摘自《大圓滿前行廣釋》

在十種不善業中,要數殺生和邪見最為嚴重,如云:「殺生之上無他罪,十不善中邪見重。」尤其是邪見,《成實論》中說:「意業勢力,勝身口業。」又云:「於諸罪中,邪見最重。」所以,意業的力量,遠遠勝過身體和語言造業的程度。

那麼,這裡為什麼說殺生和邪見是最嚴重的惡業呢?就此作了一個簡單分析。

殺生:一般而言,除了地獄眾生以外,誰都貪生怕死。當然,有些人感情上、生活上出現問題時,生存的痛苦遠遠超過死亡,此時也會選擇自殺。(不過,有些人自殺只是嚇唬別人,自己根本不想死。那天我就看見一個人,她哭著鬧著要自殺,我說:「你自殺就自殺吧,那邊有房子,你去吊嘛。」她就把腰帶解下來,掛在房樑上,偷偷地看我們——我們誰也沒有管,就在那邊一直說話。於是她又把腰帶放下來,也不想死了,很「高興」地就回去了。)除此之外,每個有情最珍愛的莫過於生命,一旦受到威脅,必定會全力以赴地保護它。

尤其是我們作為人類,如果對其它眾生的生命不屑一顧、隨意踐踏,那麼的確非常惡劣。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著名畫家達·芬奇說過:「鄙視生命的人,不配擁有生命。」他還說:「人的確是禽獸之王,其殘暴勝於所有動物。我們靠其它生靈的死而生活,我們都是墳墓。」法國著名思想家、文學家、哲學家伏爾泰也說:「如果它們會說話,我們還敢殺它們嗎?」這句話講得很到位,我們在吃動物時,倘若它們會說話,相信沒有人敢去殺。然而,正是因為它們不會說話、無力反抗,人們才肆無忌憚地摧毀它們的寶貴生命。

其實,殺生的罪業極為可怕,殺害一個眾生,需要償還五百次命債。 《念住經》還說:“殺害一個眾生,需在地獄住一中劫。”所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們佛教徒都不能殺害眾生。原來有些人也問過我,說經堂里柱子是木質的,長了許多白蟻該不該殺?我當時就回答:「不該殺,換個水泥柱子就可以。眾生的生命更寶貴!」所以,只要能明白生命的可貴,就會想出各種辦法來解決問題。否則,不要說這些眾生侵害了你,就算沒有侵害你,但你為了一時的口腹之慾,也會肆意殺害它們,這樣一來,一條生命需要用五百世來償還,如此果報特別可怕。

前段時間,我遇到一個學佛的人,說家裡來了很多螞蟻,準備去買殺蟲劑。我聽了之後,覺得這些人根本沒意識到生命的可貴。原來有些人也問過我,說經堂裡柱子是木質的,長了許多白蟻該不該殺?我當時就回答:“不該殺,換個水泥柱子就可以。眾生的生命更寶貴!”所以,只要能明白生命的可貴,就會想出各種辦法來解決問題。否則,不要說這些眾生侵害了你,就算沒有侵害你,但你為了一時的口腹之欲,也會肆意殺害它們,這樣一來,一條生命需要用五百世來償還,如此果報特別可怕。

尤其是現在有些人,以塑佛像、印佛經、建佛塔等善舉為藉口而殺生,這種罪業更為嚴重。帕單巴尊者亦云:“依惡建造三寶像,將被後世風吹走。”不久前,我聽說一個特別不好的消息,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說是藏地有人為了修佛塔,弄到很多牛羊,並將其賣到肉聯廠來賺錢。藏地還有些人為朝拜拉薩覺沃佛,先是拼命地殺生,再用賺來的錢去那裡懺悔,這種行為真的特別愚癡。

漢地有些人也是如此,看到螞蟻、蟑螂、老鼠時,一邊唸佛一邊把它打死,還美其名曰“是在超度它”,這種做法極不合理。如果你想利益眾生,在它耳邊唸佛號就可以了,又何必要殺死它呢?試想:假如別人念一句“阿彌陀佛”,再把你殺掉,那你的感覺怎麼樣?每個人不妨思維一下。

去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演講時,一隻蒼蠅多次落在他臉上,他不堪其擾就把它拍死了,此舉引起了動物保護主義者的強烈不滿。今年奧巴馬在演講時,又飛來一隻蒼蠅,一會兒停在他頭上,一會兒落在臉頰上,甚至還一度停在他嘴唇上“歇腳”。但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任由蒼蠅不停地徘徊,也不敢再痛下殺手。

在對待蒼蠅等眾生的態度上,我覺得印光大師做得特別好。以前他居住的寮房有蒼蠅、蚊蟲、跳蚤,侍者想將這些清出去,但印祖阻止道:“這些是我的善知識,留它們在此地,證明我的德行不夠,不能感化它們。”後來據說他到70歲之後,所居住的地方,再也沒有這些小含生了。有些法師言,這也是他的功德力所感。因此,在戒殺這一問題上,對比了印祖的行為之後,有些佛教徒還是要繼續改進,否則,某些現象的確不容樂觀。

關於殺生罪業的可怕,《雜寶藏經》中講過一則公案:從前有一個富翁,他很想吃羊肉,但又怕兒子反對,就打妄語說他家這麼富裕,是因田頭一棵樹的樹神庇佑,故必須要殺羊供神。兒子信以為真,就在樹旁建一座小廟,經常殺羊供養樹神。不久後那富翁死了,因惡業所感,投生為自家的羊。第二年兒子又要殺羊祭神,恰好選中了這一隻。此羊咩咩叫著,死也不肯被牽出去。正在此時,門外來一阿羅漢化緣,見此情景,便加持兒子看到此羊為其父親的轉世。了知這種因果報應後,兒子十分懊惱,趕緊摧毀了神廟,從此斷惡行善,永不殺生。

所以,人有時候在邪見的控制下,好像在供養、做善事,但實際上根本不是。以前有人認為宰殺眾生、用血肉供養,是在行善。此舉不但沒有功德,反而罪業遠遠超過了所行的善事。 

你們漢地歷來推崇吃素,這是個很好的傳統,但個別居士為了讓上師歡喜,每次都要“大開殺戒”,點些活物來供養上師,這種行為很不如法。

除非你上師像薩繞哈巴、欽則益西多吉、敦珠法王那樣,是特別了不起的成就者,有起死回生的超度能力,否則,一般人接受這樣的供養,不可能不被殺生的罪業染污。而且措珠仁波切還說,就算你有弘法利生的能力,這樣做外表看起來也不雅觀。

其實,如果你常為上師殺生吃葷,一定會對上師的長久住世和弘法事業有障礙。除非上師的確能將所殺眾生超度到極樂世界,像帝洛巴尊者那樣,吃一個就超度一個,這樣的降伏在佛教中也開許。反之,沒有這種能力的人,務必要竭盡全力斷除殺生,不然,就會像《大智度論》所言:“莫奪他命,奪他命世世受諸苦痛。”

邪見:《毗奈耶經》、《四分律》中都說,對我們而言,即使生起一剎那的邪見,也將失毀一切戒律,不能列入佛教徒或出家人的群體中。而且,縱然你原來具足暇滿人身,但從此之後,也不算是閒暇的人身了。一旦自相續已被邪見染污,即便兢兢業業地奉行善法,也不能踏上解脫之道。

為什麼呢?因為若想趨入解脫,必須對生死輪迴、善惡因果有最基本的正見,如果你連這些都不承認,那行持善法完全是流於形象,而並非解脫之因。

所以,聖天論師說:“寧毀犯尸羅,不損壞正見。”寧可毀壞戒律,也千萬不能令自己的正見有損。龍猛菩薩亦云:“邪見者行善,其果亦難忍。 邪見者就算行持一些善事,裝模作樣地磕頭、修法,實際上所得的果報也仍是痛苦。

此外,《成實論》中還說:“行善者將命終時,生邪見心,則墮地獄。行不善者死時,起正見心,則生天上。”可見,一念之差有時候特別關鍵。北宋時期的無德禪師,教徒十分嚴格。一次,他座下一位沙彌在走夜路時,不小心踩死了一隻青蛙。

禪師得知之後,要求沙彌到後山去跳崖謝罪。沙彌萬分悲痛地來到懸崖邊,往下一看,深不見底,跳下去肯定粉身碎骨。他左右為難、進退維谷,於是號啕大哭起來。正在這時,一位屠夫剛巧經過,見此就問他為什麼哭。

他把原委老老實實地交代了,屠夫一聽,說:“你不過無意間踩死一隻青蛙,罪業就這麼重,要跳崖才能消業。那我天天殺豬,滿手血腥,罪過豈不更是無量無邊?唉,你不要跳崖,我來跳吧!”說完,毫不遲疑地縱身跳了下去。

由於他的懺悔心極為強烈,眼見就要命喪深谷時,一朵祥雲突然托住了他,救了他一命。也有歷史說他當下成就了,這也算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可見,一念懺悔,就能清淨無量罪業;而一念邪見,則會墮入萬劫不復的深淵,而且由於認為諸佛菩薩都是假的,沒有任何功德,那即使你造罪後想懺悔,也沒有懺悔的對境了。所以,在一切惡業中,最可怕的就是邪見。為了避免這一點,大家理應經常祈禱上師三寶,同時要懂得佛教見修行果的真理,這樣一來,自相續中隱藏的邪見種子,就會被智慧火慢慢焚毀,生生世世都會以正見來護持佛法、利益眾生!

 

文殊師利勇猛智 普賢慧行亦復然

我今迴向諸善根 隨彼一切常修學

三世諸佛所稱嘆 如是最勝諸大願

我今迴向諸善根 為得普賢殊勝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菩提彼岸 的頭像
菩提彼岸

菩提彼岸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