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們大都能回憶前世!所以它們常常流淚!

一位殺豬屠夫轉豬者的前世記憶:

這令我想起過去到鄉下的爺爺奶奶家,豬圈裏有些豬總是眼睛上有淚水,豬臉上的毛總是會被淚水打濕,好可憐啊!原來它們當中有些是能夠記起前世啊。 

有一位年老的僧侶,當他走過屠宰場時,都不由自主地潸然落淚,說起過去的往事:

說來話長,我能記得兩回的前世,第一世,我是個以殺業為生的屠夫,三十多歲就去世了,我的靈魂被好幾個陰間的使者拘提,到了陰間冥府,審判官責備我殺生的罪孽太重了,押我的魂前往陰府的轉輪受惡苦的果報,我覺得恍恍忽忽,神識不清,像喝醉酒,又像作夢,只有頭腦熱的不得了,才剛覺得有點清涼,竟已經身在豬欄中,轉世為豬。

從乳豬斷奶後,見到人們老是拿吃剩的穢臭食渣來餵食,心裏知道這些都是不乾淨的東西,想忍著不吃,但饑餓難忍,五臟六腑像被火燒一般難受,不得已吃這些髒東西來維持生命,爾後漸漸曉得豬的語言,和豬朋友們對話,原來豬能記得自己前世的也是很多,只是身為畜生,和人類語言不通,無法溝通罷了!快被屠殺時,也多少知道,多半發出愁苦的呻吟,眼眶濕潤。

豬的身體又重又難走,夏天到了,很怕熱,只好將身體浸在泥漿中才較涼快,但這點奢望也常常無法如願以償,毛粗又硬又稀疏,冬天很怕冷,見到狗和羊身上長有厚毛像毛毯,真像神仙待遇的牲畜。快被逮去挨刀時,自知死期難免,就跳躍掙脫,想延遲屠刑,不久也會被屠夫追上來,身上被踏,脖子被繩子綁住,繩子捆住四肢腳蹄,深深捆到骨頭,痛得像被刀割一般,用船或車子載著走,一隻只豬擠著,肋骨要碎了般,身上血脈不暢通,肚子賬得像要裂開,有時好幾隻豬用竹竿串在背上吊起來扛走,痛得要死,到屠宰場被扔在地上,心臟和脾臟被震晃得好像要破碎一樣,有時因疼痛而死亡,有時被綁著幾天,看到刀和砧板在左邊,燒得滾燙的大鍋子在右邊,想到這些刀刮、熱湯上身不知道有多痛,身上顫抖個不停,有時想到自己將來會被四分五裂,不知道變成誰家廚房湯鍋裏羹料,淒慘絕望。 

豬快被宰殺時,屠夫一牽住,就驚惶眼昏,四腳皆軟,心左搖右晃,魂魄像要從頭頂上飛出去一樣,落在屠砧上,看到刀子光亮亮的,不敢正眼去看,只好閉上雙眼等著被割頸子。屠夫先用刀割頸子,搖擺刀鋒,將血瀉倒在盆子中,真是言語無法描述的苦楚,求死不得,只有長長叫號。血都瀉盡後,一刀刺心,痛徹心扉,無法再發出聲音,逐漸神識恍忽,像剛轉世時一樣,如醉如夢,很久後,自己一看,魂魄又變回人形,回到陰間,陰間判官待念過去世還有一些善業,才判為人。

所以今生,看見這只即將被宰殺的豬,悲哀著它將被屠宰,想到殺它的人,將來也會受到同樣被宰殺的命運,又想到自己過去受的苦,三種思考纏繞在心中,不知道為何就流淚。

屠夫聽到他說了這些,將刀子丟棄在地,改行賣菜。


豬也嗔癡

有一位屠夫死了,距離屠夫家四、五公里的地方,生了一隻豬,這只豬習慣性地回到屠夫家中躺著,趕也趕不走,他的主人捉它回去,自己又跑來,只好把它鎖住,不讓它亂跑,真懷疑這只豬是那屠夫轉世的。

又有一名屠夫死了,一年半後,他的妻子改嫁他人,才穿上漂亮的新嫁衣,登上船,一隻豬突然跑來,睜眼生氣的怒視這個新娘,把新娘的裙子咬碎了,又咬她的腳跟,人們急著保護新娘,把豬擠得落到水中,才可以將船轉方向走,不料豬從水掙跳起來,跟著船在岸上奔跑追著,風正好吹過來,揚帆而去,豬才沮喪回去。人們也懷疑豬是這名屠夫來轉世的,因為他太太琵琶別報,他才勃然大怒。

又有一名屠夫正殺一隻豬,豬才死,剛好他太太臨盆,生下一名女嬰,才生下來,哭聲就像豬一樣,號叫三、四天就死了。也可以證明是那只剛被殺死的豬轉世為小女嬰。

 

父轉為子母為妻,怨仇眾生轉為親  

佛菩薩要我們認清輪回的本質:即怨敵與親屬實屬一回事!佛菩薩將之統稱為:怨親債主!佛菩薩苦口婆心的要我們要諸惡莫作、諸善奉行,即要孝順父母、愛護子女、要恭謹和善的對待每一位親友,但不能癡迷。這樣既能解宿怨,又能不再結新怨。長此怨親間的糾葛就會越來越少!就不必生生世世相互纏繞!糾纏越少越容易解脫!越容易修行!

 

《親友書》雲:“父轉為子母為妻,怨仇眾生轉為親,及其返此而死歿,故于生死全無定。”

《親友書》說:父親轉為兒子,母親轉為妻子,仇敵轉為親人,以及與此相反,即兒子變成父親,妻子變成母親,親人變成敵人。所以,生死當中根本沒有固定不變的關係。


下面以二則公案說明。

《法句喻經》中說:當年,舍衛國有一婆羅門很富裕,但性格慳貪,每次吃飯時,都要關緊大門。有一天,他家煮雞吃,夫妻倆關著門一起享受美味。小孩坐在二人中間,他們時不時地夾雞肉給小孩吃。

佛陀知道此人以宿世的福德,到了應該度脫的時候。於是,佛化現成一個沙門,直接出現在他們面前。婆羅門看見後,生氣地說:“你這個道人真是無恥,為什麼跑到我們家裏?”

沙門說:“是你自己愚癡,你殺父、娶母、供養怨家,怎麼反而說道人無恥呢?”

婆羅門不明白這句話的含意,便詢問原因。

沙門說:“餐桌上的雞,是你前世的父親。因為他性格慳貪,所以常常墮為雞身受苦。這小孩前世是羅刹鬼,你前世常被他損害。你們之間的宿業未了,所以他又來投胎當你的小孩,讓你償還宿債。你現在的妻子是你前世的母親,她對你感情深厚,所以今世又轉為你的妻子。這種輪轉的戲劇,愚人不知,只有道人看得清楚。”

佛陀顯現威神,讓婆羅門看見自己的宿命之後,婆羅門便懺悔受戒。佛為他說法後,他就證了初果。

在《中阿含經》中也曾說:都提的父親死後轉生為都提家的狗,偷吃盤中食物。旃檀的父親轉生為乞丐,乞討至旃檀家時,被看門的人打斷手臂。

安士先生評論說:世間極為駭異之事,正是世間極平常之事。這些不是駭人聽聞的特異現象,而是家家戶戶極平常的現象。我們身處的環境,正是輪回。一旦認識自己正身陷這樣的處境中,才知輪回是令人厭惡的大苦海。

《安士全書》中記有這樣一則公案:

清朝順治年間,有個名叫梁石柱的富商,十分疼愛兒子。兒子十九歲時身患重病,梁某因此非常悲痛。

有一天,兒子忽然直呼父親的名字說:“我前兩世住在徐州,有三百兩金子,當時和你一起做生意。路上我拉肚子上廁所時,你趁機用利刀刺入我的胸部,將我殺死。然後,你用刀割破自己的手腕,假裝我是被強盜殺死,你的手是因抵擋強盜而受傷。我死後投胎到睢陵縣的王家,二十年前的王某便是前一世的我。你比我晚三年死,死後也投生在睢陵,就是今天的你。

往年我一直找不到你。有一次,我上縣城交納條銀,在櫃檯邊忽然遇見你,當時我非常氣憤,用拳頭猛擊你。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衝動。你因為與我素不相識,反而不介意。數日後,我便憤悶而死。

死後,我就投生為你的兒子,算算這十九年的帳:小時候我出痘疹,你花了多少醫藥費?請老師教我讀書,又花費多少?替我成家花費多少?考試拜老師花費多少?還有其他零星的小費,總共是多少金子?錢債你已還清了,但命債還沒有還。看在這十九年,你對我很厚愛,我本來不忍心說,但我現在快要死了,怕陰府不會寬恕你。”

兒子死後,梁石柱傷心得早晚痛哭。他對別人說:“我兒子既孝順又聰明,他是怕我傷心,才編故事來安慰我。天下哪有父子是仇人的呢?”不久,他親手磨了一把長槍。有人問他磨長槍作何用?他說:“今年欠收,準備用這把槍來自衛。”有一天,他把長槍的木柄頂在牆上,把槍頭對著胸口,忽然大叫說:“兒子,你等我自己來撞槍。”說完便奮力朝槍尖猛地一撞,槍尖穿入胸部七八寸,一直釘到脊椎骨。

按照這個公案來思惟,便能對輪回產生厭離。比如,你所疼愛的兒女可能是前世的債主,你能期望他對你做什麼呢?你只是在償還欠他的宿債,直到還完為止。像這樣的法可以依靠嗎?再如,自己現在所迷戀的妻子,上一世也許是條惡狗;或者現在所執著的親友,來世就變成專門壓迫、淩辱自己的怨家。因為輪回中的法本來就沒有固定的自性。如此思惟,就會覺得輪回法都是欺誑之處,心執著在這些法上毫無實義。

我們可以想像整個輪回是個大舞臺,臺上有父、母、夫、妻、兒、女、親怨、豬狗、天人、餓鬼等各種角色;再將一生縮短為五分鐘,每隔五分鐘就變一次相,夫變成子、子變成妻、妻變成狗、怨變成妻,如此不斷變相。這些假相,哪一樣值得我們貪愛或嗔恨呢?因此,看清輪回的真相之後,應不再分別並且出離生死中!

創作者介紹

菩提彼岸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