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是福還是禍?

神通功用,也容易招賊!知道嗎?像《西游記》講的:孫悟空得了神通,便在人前賣弄,菩提祖師出來了,說:“人前賣弄!萬一人家要知道了你有神通,叫你教,你教不教啊?你不教,馬上就害你的命。”你看,有神通也是災難了!後來,氣得菩提祖師說:“你走吧!走了之後,別人要問你就說是你自己會的,不要說是我教的。有了神通,你想幹嘛就幹嘛,天堂、地獄你都亂攪和,到時候做了壞事兒算誰的啊?那不給我惹麻煩嗎?”“行,那我就說我自己會的吧,這樣我犯了錯也不會歸罪于師父。”你看,有了神通真好嗎?孫悟空有了神通造的業更大,天堂也給他攪亂了,地獄也攪亂了,龍宮也攪亂了,什麼都給他攪亂了。那就成妖猴兒!所以神通好嗎?

你們知道,有一種鬼力量特別大的,很厲害,叫“荼吉尼”,就是咱們經常講的那種“狐狸精”這一類的。我們經常講鬼道眾生,一般的鬼道眾生,像人死後成的鬼道眾生也沒什麼力量,他想害人也不那麼容易。最難纏的就是那種妖魔鬼怪,這種妖魔鬼怪當初也學過佛,或者修過道,所以他有定力、有力量,但是他們執著于這種功德,煩惱習氣去不掉就做壞事兒去了。因為他心不空,他又覺得自己很能幹,就要做壞事兒,那是最可怕的!包括,有的時候世間有各種災難、各種戰爭,有時都有這種妖魔鬼怪在其中搗亂。

所以說,如果不能把這些神通妙用空掉就可以成魔,因此佛教的根本就是放下這一切,解脫自在。這樣自己沒有災難,也不給別人帶來災難。有了神通,誰能控制著不用呢?大家都想得神通,是吧?如果你現在能隱身,或者能穿牆過壁,你肯定覺得很自在,是吧?但你想想,你能控制得住不用嗎?比如說,如果現在你能穿牆過壁,你要是現在沒有錢,恐怕就會去搶銀行,是不是?或者隱身成就的,那可能就去偷東西啊,做壞事兒了,什麼都敢幹。所以說,神通真好嗎?大家要反思。很多人修行,就為了得那個神通,現在你真有了神通,就以現在自己的修為,你想想,你幹什麼去啊?大家一說就是大話:“我肯定做好事兒,度眾生去!”你真會這樣嗎?真想想,不要給別人說!自己想想,比如說,你現在可以隱身成就,別人看不見你,你最喜歡幹的一件事兒是什麼?

講到這里,希望大家去看一部美國拍的大片叫《透明人》,拍得非常好看。那是西方人結合科學的觀念,又結合東方神通的概念,拍出來的一部片子。這部片子大意是這樣的:有一個人非常能幹,他有一個地下研究室,是搞秘密研究的。是由國家出資,他專項研究。他研究非常有成果,研究什麼呢?研究一種能改變人基因的一種藥,讓人身體隱形,讓別人看不見,結果研究成功了。開始的時候,最初他在動物身上做試驗,注射了藥之後動物身體就看不見了。後來他想在人身上做試驗,但恢複原狀的解藥還沒完全研究好。本來打算得繼續研究隱形之後對人體有沒有危害?對社會有沒有危害啊?情感有什麼變化?等等還要做很多研究。由于發財心切,就在自己身上直接做實驗了,注射藥物後,先是皮膚漸漸地消失了,接著血管、肌肉也消失了,慢慢地骨骼又消失了,最後人也不見了,消失了,整個過程和解剖學一樣的,非常經典!

他隱身之後,自己也能控制自己的心識,但過了幾個小時之後,他有點憋得難受,心情煩躁,因為他自己的肉體沒有了就覺得很恐慌。後來怎麼辦呢?他就用一種發泡乳膠或者硅膠之類的,在他的身上、頭上薄薄的刷上一層,就像一個空殼一樣,然後他在眼睛、嘴巴和鼻子位置剪開個孔,好可以說話、呼吸,就像面膜一樣。這個樣子就很像一個人了,並且大家也能看到他,還有一些機器專門兒監視他。結果,他受不了了,非得想出去玩。然後他就還穿上衣服,戴上帽子,戴上眼鏡上街玩去了。他開始出去逛的時候還很高興,在車上還逗人家玩呢。轉了一圈回到家里,他看到隔壁鄰居美女正在換衣服,他就想偷看,人家一拉窗簾看不見了。你注意哦,人會隱形的時候,你能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識?這時候他的欲望就控制不住了,一想,自己有這個能力可以隱形,這個時候他把那層外套一脫,就完全隱形了,他趁那個女的休息的時候就把她給強暴了。但是這個女的也看不到有人,也沒辦法報案。這部片子真的非常好,追求神通變化的人要多看。人都想得神通變化,你真得了神通,到底想幹什麼去?是行菩薩道,還是做魔去?

為什麼末法時代不要追求那些東西?一是追求不到,二是即使追求到了,你現在的煩惱執著去掉了沒有?你的修養到了沒有?那個片子真是現身說法,拍得非常好!他可以害人去,害了之後人家還啞口無言,你拿他沒辦法,你告他怎麼告?哪有証據呀?真的非常可怕。

你看,人的私心如果去不掉,你真有了大能力你會幹什麼去?很多修行人不從道德修養上下手,不從解脫自在上下手,光追求神通變化,注意哦,都要成魔。那很多人說:“為什麼我們現在也學佛,經常還有很多災難,甚至于災難來了,我們想用什麼法都不靈啊?”你們知道嗎?因為那些魔的力量真的很大,你覺得你現在修這幾年力量不錯了吧?他可能比你還用功呢,他修得可能神通具足,真能隱身成就。很多人都覺得,經常念咒能保護自己,我也念了,怎麼還有各種災難啊?還有什麼魔鬼干擾啊?是,你可能念得有一點兒力量了,有些力量小的魔鬼你能降得住,還有大的呢?

修行真是很謹慎的一件事情。一是要多結界護身,因為這些東西真的多;第二個,自己一定要發清淨無染、解脫自在的心,不要追求那些神通變化。那些真的非常可怕!你真得了神通,你真控制不了自己。就像提婆達多,開始也很用功,跟著佛陀幾十年好好修行的。後來非得想求神通,佛陀說:“你不能求神通,你把煩惱去掉,解脫是關鍵,你解脫了再出神通也沒關系呀。”“不行,我就要出神通!”後來他神通真出了,煩惱習氣又去不掉,甚至于想要把佛殺死,自己要做佛,知道嗎?他沒神通的時候,還非常聽話的。得了神通,狂妄、傲慢就起來了。

我也發現這個問題,包括跟我學多少年的弟子,剛入門的時候可用功了,道德非常好,非常謹慎,非常用功。覺得自己修得好的時候,我都弄不了他了,他覺得:“我比師父高,你哪有資格說我呀? ”然後“我自己創門派,我自己搞什麼事去,我自己賺錢去”。哎!你怎麼說他都沒用。這樣的人我見得太多,我真的非常感慨。

再講《透明人》那部電影吧,肯定是邪不壓正,正義戰勝了邪惡。後來這些人斗智斗勇,有很多人都被他殺死了,最後就剩下他的前女朋友和她的男友,也差點兒死了。你們知道這個主人公最後怎麼死的嗎?因為傲慢。

禪宗為什麼只講解脫不講通神功用,這就對了。所以,外在的一切都放下,內在的追求也放下,任何貪戀都放下,還是“空對閒窗與隙塵”就對了,想追求也不願意追求了,心空無住。你沒有執著外境,外境也沒有幹擾你。其實“萬法本閒,唯人自鬧”,法界一切不會幹擾你,不會拉你進入六道輪回,輪回是你抓住不放,自己去的。

法界就是一扇窗,一切國土、一切眾生、包括一切神通妙用,都是隙中塵,沒有用的。塵土,它是覆蓋你的自性寶珠的,不要追求那些東西,這些灰塵是不真實的,最真實的就是你的這一顆自性寶珠。因為自性無形無相,看不見。你要注意哦,你越放下相的執著,你越覺得自性真實。自性沒有相,你覺得它很玄虛,覺得這個東西把握不住啊,感覺生死無望,那是因為你執著外境執著太多了。你把外境放下,你就會覺得自性那麼真實!所以,修行是越放越覺得真實,越放越覺得有把握,你著了境就覺得沒把握。自性本無生死,你也不用擔心:“我見了自性,萬一我有生死怎麼辦?”沒有萬一,你不執著就沒有輪回!你不著那個境,你就不進入輪回!如果你現在一念之間任何外境都不執著,你就解脫。


追求神通的種種弊端

出家人專心用功修行,一定多少有成就,有些也必定有些神通。否則沒有成績給人家看,人家怎麼相信佛教呢?實則信仰佛教,並不是信仰神通。成績也並不在於神通,不過一般人喜歡神通,故從神通來說吧!

神通有好幾種,

一、「修得通」,依修行用功而得的神通。修行也有好多種,有依佛法而修行的,亦有依種種外道法而修的,都可以得到神通。這其中也有深淺關係。

二、「術得通」,學種種術法的神通。如種種符咒之類,巫術啦、催眠術啦!五術:仙、醫、命、卜、相,都是術得通。

三、「報得通」,即前生所帶來的印象。如鬼神道而來的;或前生學過五術,而與生俱來的種種異秉;還有鬼通、妖通、魔通、魔術等等的神通。

 

不論哪一種的神通,依神通而利人利己,豈不是很好嗎?世間萬事,有其利必有其弊!一般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其利,不知其害。「修得通」必須下許多苦心去用功,最少須十年八年,有三十年、五十年才有了少少的神通。用這樣很深的歲月的修行,去換取世間一點名利值得嗎?

名利越多,繼續修行的時間越少,神通也越消失!而名利的迷惑力很大,沉下去即不能自拔!慢慢就走入魔道了!對利人來說,一般人只求神通,而不求真理;只求自己的利益,而不為修行,也慢慢走入了名利的魔道,「引迷入悟」、「方便度眾生」都變成了口頭禪。

「術得通」種種的法術,可應一般人的需求,能安慰人的心靈,解決人種種的困惑。相反的,不法之徒也依此貪財騙色,依此迷人,也違背了因果與公理正義。一般所說的逆天行事,自己能得什麼報應呢?不是孤獨貧窮,即是五根不全,或短命多病,尤其是學奇門遁甲尤甚!

為什麼會如此呢?因為人的貪、嗔、癡、名利心未消除以前,做事都是自私自利的。俗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若依法術而搞自己的名利,即其心已入魔,理智也迷惑了,作事能有功德嗎?信神通的人只求他力的幫助,不求自己用功精進,即很容易陷入魔道,「報得通」亦復如是。那麼神通利人多,還是害人多呢?那就在我們智慧的運用了。

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利,而利益世間呢?依佛法而修養心性,修道德與人格,消滅貪瞋癡與煩惱,使身心清淨與快樂,使生活有意義和目的,即是真正的利益,也是將來無限的利益。若是只求眼前神的賜予,其利益很少。若是交了邪神或鬼類,其後果不堪設想。

再說,修行的成績和目的不是在神通,而是在道德、智慧、慈悲,誰修慈悲心最大,智慧最深,道德最高,誰就是最有修行的人。如果賣弄神通,「顯異惑眾」,即是邪道的人。所以用神通度人,不但自己陷於名利,也帶人入於邪道,除非自己是證果的聖人,否則大多皆是難以自拔。

如果證果的聖人呢?不但不為名利而賣弄神通,而且是能夠知道眾生的災難痛苦都是業果現前的關係,只有教人修行、改悔才能究竟解脫。神通救人者,只是拖延他業報的時間而已,早晚還是要受報的,那麼怎樣才是究竟利益眾生、度眾生也不難明白了。


神通是怎麼一回事?

神通是人本自具足的功能,沒有什麼特別稀奇的,一般人不了解這個道理,沒有這個能力,就認為是奇妙、不可思議。

神通,一般而言有六種,稱為「六神通」,即: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

神通的生起分五種,報通、修通、妖通、鬼通、依通。 報通是有些人前生修持過,這一生天生帶來的;修通是這一生修行好,戒定慧修到了而發起的;妖通、鬼通就是現在講的精神病、神經病一類,給外界的力量迷住了會發通,不過都有限度;算命、看相等等叫做依通,不是神通,依通是要依靠別的東西幫忙,大部分靠我們的意識推測作用來的;真正的神通是大徹大悟得道了以後發起的,是智慧的成就。

有人認為有神通的才是大法,更有人把神通當做沽名釣譽的工具,這都是不正確的。當然神通也可以修,但是沒有正知正見,修出來做什麼?除非是諸佛菩薩他們因為有定力、戒力、能力,可以用作度眾的方便;否則,凡夫俗子還是不要有神通的好,免得成為可怕的神通。

一個暴虐無道的皇帝,如果有了「天耳通」,聽到背後有群臣罵他昏君,豈不要加重殺戮了嗎?男女朋友,因為有「天眼通」,看到對方另有約會,豈不要情海生波,滋生許多事端了嗎?

自己有「他心通」,知道兒女、朋友、家人在背地裡都對我有意見,豈不要心生反感,造成家庭不和了嗎?自己有了「神足通」,每天東南西北,到處奔波,這日子過得豈不辛苦?自己有「宿命通」,知道自己過去世是貓、狗、惡人來轉世的,現在又怎能活得自在?

真正有神通的人不會講,因為這種事情一經宣傳出去,所有的人統統都跑來求你指點或者挑戰,那你這一生不就完了嗎?這還好一點,更壞的情況是,你沒有神通,可是人家硬指你有神通,這個時候你說沒有神通好像有失面子,於是也硬著頭皮裝作有神通的樣子,那這就是大妄語了,要下地獄的。

神通有遠近、大小、深淺的程度不同,譬如你看到某個人下禮拜有災難,但是你看不到下下禮拜的事情,說不定你這一看就判斷錯誤了。所以有神通也很危險,要小心用。

過去的祖師不少人都有大神通,然而所謂「打死會拳的,淹死會游的」;會神通的,死於神通。例如提婆被外道刺死、目犍連被外道壓死,可見神通抵不過業力,神通並不究竟。

明心見性和神通二者之間有根本和枝末的區別。在修法過程中,悟和通是有先後之分的。真正通曉佛法的修道人都以明心見性為先驅,而後才能開發神通。因為一切神通都是佛性本具有的,只因習染深厚,遮蓋了,而發不出來。就像陽光被烏雲所遮一樣,只要將烏雲驅散,陽光就會即時大放。要消除我們的習氣,只有明心見性之後,才有力量。因為這習氣是我們多生歷劫以來養成著相、逐境的習慣,又因我見之故,事事都要符合己見,所以人人都有貪、嗔、痴、慢、疑五大惡習,要一下改掉這多生歷劫養成的舊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在明心見性後,於事境中辛勤磨練,勤除習氣。一旦習氣除盡了,烏雲散了,光明自然大放,神通自然大發。所以,明心見性在先,發神通在後。明心見性是根本,神通是枝末。但得本,不愁末。真正見性了,根本具足了,培養它,自然會生起枝葉來,形成大用。這就叫做悟後真修,長養聖胎,這是古來用功的規範,我們一定要弄清楚。倘若修法不以明心見性為先,而妄求神通,則是本末倒置,修法不但不會究竟,還有著魔的危險。

我們修行一定不要著相,先了人我,後除法我,一切都不可得。這樣方能既了了分段生死,又了了變易生死。得了漏盡通,五通自然齊發。最後,就是發了大神通,也不見有神通可得,還是無所得。這才是真正證道!


黃念祖老居士談外道妖通與佛法神通

對於特異功能我們要有所警惕!現在出現的一些法術有的是變戲法的

對於特異功能,我們要有所警惕!我們要知道為什麼現在出現這麼多的奇異功能?怎麼以前沒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為奇異功能一出來,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領兵打仗了。歷史上的這類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蓮教、太平天國……他們都興兵,都是借著這個宗教搞政治。清朝時候有個八卦教,也是依此來與政府打杖。所以歷朝歷代都把有奇異功能的人稱之為「妖人」。他們施的法為「妖法」,都要通過武力予以限制、禁止。所以歷史上不是沒有。

現在出現的一些法術,過去都有。有的其實就是變戲法的。比如搬運法,很多變戲法的人都會,這個名子就叫「五鬼搬運法」。現在就有這麼一個人會搬運,最為突出,所以還受到國家優待。其實他的「後台」確確實實就是一個鬼在幫忙,所以叫「五鬼搬運」,一點沒有叫錯。他這個事情就發生在當今,我們把一切問題,只要有,就把它挖出來。

面對外道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道教也說:我們道教怎麼怎麼樣了,你們佛教徒顯點什麼給我看看……於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

諸佛出興於世唯一大事因緣是開佛知見、示佛知見

其實,佛法就是跟這些外道不同呀!我們要知道,我們學佛的人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一切佛出現於世,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

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緣,我們學佛也是應當來學這個大事因緣。那這個大因緣是什麼呢?就是:開佛知見、示佛知見。佛是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悟佛的知見、入佛的知見。所以諸佛出興於世,唯一為的就是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我們學佛也是為了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

奇異功能都只是些小術,還不配稱「神通」

佛既然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我們就應當經過不斷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見。所以,面對這些奇異功能,要知道:奇異功能都只是些小術,還不配稱「神通」呢!「神通」是什麼程度?初果的神通,連「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

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個地球,至少包括一個太陽系,還不止太陽系,甚至於大於一個銀河系。初果的人就能在這樣一個宇宙範圍之內,沒有地方他能看不到的。現在出現的這些個奇異功能現象,跟這一比,實在算不上什麼!這些「通」,在佛教裡叫什麼呢?它是「聖末邊事」,於我們這個大事因緣沒有關係。你知道天宮上那跳什麼舞,這於你這「悟佛知見」有什麼關係呢?有很多人就貪看那個跳舞去了,這就大錯特錯了。世間東西你在留戀還留戀不過來,天宮上的事你也愛去了……所以人有時候很愚癡。要知道:這是「聖末邊」的事!

學佛是要把修持功德要迴向法界眾生,不許拿特異功能做宣傳

我們學佛就是因於大事因緣,是學心地法門。宗門是不許談境界的!宗門不但不許談這些奇異功能,就是你修持正當的境界也不許談。我到了什麼境界、得了什麼神通……宗門不許談境界;教下只准論功夫,所以也是不講境界的。彼此相見只能談功夫怎麼怎麼樣,你打坐幾個小時?你念的時候心亂不亂?你這煩惱來了之後如何克服?……這些屬功夫之類的問題,教(即教下)只准論這些功夫,而不准談境界。因此這個出發點就不一樣。

第二點,所有我們修持的功德,要迴向法界,讓法界一切眾生都能覺悟。我們要使自己破無明、開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見」、「入佛知見」,我們的功德就在這一方面起作用,因為我們無始以來的罪業是無量無邊的,那麼就要靠我們現在的修持去把它洗乾淨、去剔除消滅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讓你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怪、那樣的奇,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佛教不許拿特異功能來做宣傳。就這一點,我講兩個實際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個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黃老的舅舅)。現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講「法相」。他兒子親自跟我說的,因為他是修公路的,沿著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認識一位小活佛,這個小活佛轉世在武漢,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連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後來我這表弟去了康藏之後,他看見來的是漢地人,很歡迎,把從上海帶來的餅乾拿來請客,他們都很熟。這個小活佛就有兩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說:「你們趕緊回去吧,這裡快要出亂子了。」後來又說,於是他父母還挺尊重他的話,就離開康藏回到了武漢。等回到武漢後,廟裡就知道了原因,知道這是小活佛說的結果,於是這個寺院裡管戒律的叫「鐵棒喇嘛」,連小活佛一樣打,很是嚴格教育。他把這小活佛打了一頓,不許泄露!你預知,預知了但不許泄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還沒有改過來,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門口玩,他還是小孩嘛,一個騎馬的人從寺院門口走過,一看小活佛在門口,他趕緊滾下馬,向小活佛禮拜。小活佛就對他說:「你還在外頭玩呀!?你還不趕緊回去,你們的敵人已經帶著隊伍來打你們了。」這有多大的危險,趕緊走,這人跳上馬趕緊回去了。趕回去後就集合大眾,把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準備,剛剛準備好,敵人就來了,因為有備,所以無患,而沒吃虧。於是,他就很感激這位小活佛,為了感激活佛,就帶了很多禮物來去給活佛送禮、磕頭、道謝,寺院把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鐵棒喇嘛又來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頓。

妖魔鬼怪也都有神通;想靠神通來弘佛教,這根本就錯了!

雖然這都是小事,但好事也不許!為什麼?這有個極深的道理,因為這種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

那麼有的人說:我必須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來弘佛教,這根本就錯了!!這個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敗法!!很多人都有這個思想。有人說:「我必須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極端的錯誤!!不許的!!只有在臨終的時候,才能顯現。我的老師告訴我一點,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師給我泄露,談他的常寂光,沒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隨隨便便就把這個對人宣說的。更不能拿這個吸引人!因為這樣的話,你們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麼?魔跟天帝打杖的時候,天帝是打不過他的,(天帝在佛教稱「帝釋」,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釋打不過,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軍就敗了。魔軍敗了之後,他領著八萬四千魔軍,(能夠藏身在一根藕絲裡頭,藕絲多細呀!)就在一根藕絲裡頭藏下了。這是魔的神通。

如果靠神通來弘法,那魔也可以說,「我就是佛,我有種種神通顯給你看……」我們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們要覺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見性。魔如果能明心見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們禪宗二十八祖裡頭,其中有一個祖師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師前開悟了,於是成為接法的一代祖師。他也由魔變成佛了。這個力量是無限大的,不是說弘法都要說神通。那帝釋還打不過魔嗎,還要靠佛的法寶。天的力量還戰勝不過阿修羅王。

說到「通」,有各種的通;頭一個是「妖通」,就是不正確的「通」

至於說到「通」,有各種的通。頭一個是「妖通」。就是不正確的「通」。由於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們稱之為「妖通」。

「修羅」分:畜修羅、鬼修羅、人修羅、天修羅……「六道」中有「修羅道」,但有的把「修羅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裡頭了,稱為「五趣」。比如《無量壽經》稱為「五趣」。「天修羅」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羅」。所謂的「仙」之流,實際上就是「畜修羅」。有些鬼、鬼神也是「鬼修羅」,都屬於「修羅道」。他們的確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這種經驗。所以練道家功很怕你開鬼脈、開鬼眼,這個是壞事。一旦開了,你就可以見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隨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兒,種種的,這是一種可怕的、不好的現象。

另外一種的「通」是「術通」

另外一種是「術通」,就是靠法術而顯通。比如他能畫個符,或者憑其他方法能解決問題。但他本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本人沒有什麼覺悟,只是他有點法術,稱為「術通」。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術通」。我舅公梅光曦,他在廣東做官,他長了個瘡,正好省長要來巡察,他是一個區的區長,一個專區的行政長官,省長要來巡察,他正在長瘡,如果不去接待,兩個人之間就會產生誤會,人家省長就以為你對他有意見呢。可是要去接待,卻腿上長了瘡……於是他就找了個 「祝由科」。「祝由科」說:

「好!我能給你解決問題,你要多久才辦完迎請之事?」

我舅父說:「連接風帶陪同,要兩個月才能把省長送走。」

「好了!兩個月之內,你盡管去辦事,保證在這段時間內沒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術把這個瘡一下子搬到樹上了,樹上就爛一塊,可人卻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這事辦完了,都很好。回來之後就跟他商量說:「你能不能不搬回來呀?」

他說:「不行,非搬回來不可。搬回來之後在你腿上再治。」

這都是「術通」,靠一個法術能夠把你的問題暫時解決一下,但是還必須得搬回來。也就是說,通過法術,能把這時間給你錯一錯。說到的很多特異,其實就是把時空錯一錯的結果。現在北京有個最有名的人,紅的發紫的一個氣功師,有個人從遠道來請他看病,確實是病給看好了,剛一到家就死了。大家聽到「祝由科」和這些事情,就會明白這些事情都是很勉強的。你病是好了,壽命完了,到家就死了。這些事情我們要有所了解。

佛「神通」即佛大事因緣:開示佛的知見,讓眾生悟入佛的知見

所謂「神通」,阿羅漢從初果起都有「通」。禪定之中也可以發現一部分「通」,二果勝於初果,一個阿羅漢就可以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內的事情。這個宇宙大的不得了,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羅漢不聞他方佛名字,另外一個佛土、另外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薩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這就屬於「神通」。

現在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不能稱為「神通」,相比之下那就太渺小了!所以這些特異功能都稱為「聖末邊事」。而我們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雙運」,這才是我們的根本!所以在這個「神通」之上就是「道通」。

我們這個「無住生心」就是「道通」。心中無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無量恆河沙的妙用,才為「道通」,這個才真正的高哇!

那麼有人會問: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剛才說過的阿羅漢神通、菩薩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僅僅是如此,佛獨特的稱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呀!能讓你、直指你,讓你自己能見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緣也就是:開示佛的知見,讓眾生悟入佛的知見。佛的「神通」也就是這個,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們對於當今出現的種種奇異功能,過去大家沒有聽到過這麼多,忽然聽到很多,便有些個驚訝。其實這也很自然。如果把他道破了,那也就是這麼一回事罷了。

佛是「天中之天、聖中之聖」,佛教是最徹底的教

當年,在孫權那個時候,佛教剛剛傳來中國,《無量壽經》就是當年在孫權那邊翻譯了一部,稱為「吳譯」。孫權在佛教來中國的時候也開過會議的,他說:「我們這很好嗎,要不要佛教來呀?」

於是有人對孫權說:「我們這個道教的聖人是「以天為師」的,拿天當老師,傚彷於天;而天是「以佛為師」呀!」。你看,佛說法諸天都來聽嘛,咱們的古聖先賢,那都是「以天為師」,拿天作老師,學這個法;而天又是「以佛為師」的。所以,佛是「天中之天、聖中之聖」,佛教是最徹底的教。因為道教和其他的宗教,最高是生到色界天,總之還沒有出「六道」,都是要再輪迴的。能夠出輪迴,這才是佛教最基本的宗旨。所以,我們能夠信佛,這是人生最殊勝、最幸福的事情。

不少人想學密宗,但是要知道,學密你會去辨認嗎?

至於說到另一個感想,那就是有關學密的問題。現在,確實大家都在感慨,種種人都掛起牌子來稱自己為「上師」,還四處傳法。剛才我不就說了嗎,有人剛剛皈依,他就說是自己是「上師」了。這樣的事情大家是熟視無睹了,這個事不是都明明白白的嗎,但是還是很多人敬仰他,很多人去學。並且,在他的所謂傳法中,都夾帶著一些亂傳亂修《封神榜》的內容。這種事,咱們這(指北京)有,北方有,南方有,西方也有,就是陝西一帶、四川、香港、東南亞、台灣、美國……都有,都是這個毛病。

不少人想學密宗,這個事本來是好事,但是要知道學密會有許多這種情況需要你去辨認。就好像現在市場上這個冒牌貨太多了一樣。比如茅台酒吧,一個空瓶子賣二十八元,為什麼這麼貴?因為收購者拿回去在它那裡裝了假酒後,他再冒充茅台賣。你吃了點假酒還不要緊,可萬一往裡兌點什麼毒藥擱進去,兌點砒霜什麼的,那你就是服毒。所以這個事確實是很危險的。

學密,一要有個很正的知見;二要會何選擇老師;三要有這樣的根器

那麼,真要想學密,你首先要有一個正的知見才成,這是第一個要求。

第二個,你要知道如何去選擇老師。所以說很難。第一個你自己要有個很正的知見,就是一切不正的事情不肯做,這個人要很正派。第二你要有測師的眼光。在西藏,因為大家修行都是依靠師父,所以你還要看師父三年呢,師父也要看你三年。那個「看」,可不是像咱們這,磕一個頭,然後一個月甚至一年都不見面。那裡是天天在一塊,你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是這樣的一個看法。

再有就是,自己真正具足,你學佛不但是學佛,而且要學密,你要有這樣的根器。有很多想學密的人,許多有這種願望的、這樣的出發點的、這樣的感情的……都是不相宜的!這樣去學密,你要是不改,你就這麼去學,學來學去,可以說沒有好處的!

第一個就是好奇。這種人多了,也都看慣了,所以不足為奇。到雍和宮一看各種建築、各種畫像都很奇,威猛相、雙飛相……於是以這個好奇心出發想學密,這個是不行的!

第二個就是貪求快。都以為密宗修行成就快。於是用一種急躁情緒想學密。以為我很快成就,是為了「自己」很快成就,這不還是為個人打算嗎!你有急躁情緒,就是生了「癌細胞」。

第三個就想找竅門。各種修持都很艱苦,我得有這麼個竅門,我一下子成佛了,而且「即身成佛」了,那該多好哇!於是就想不費力的得一個竅門。「即」是得竅門嗎!於是自己便可搖身一變,而成佛了……這本身就是邪見!

第四個是貪求神通異能。密法裡頭可以出一些神通,於是很多人都想得神通,這都是不正確的!有這種想法是最壞的!有些人就是對「(男女)雙修」有興趣,就是惦記著要學、要有機會修。而現在又迎合了這種情況,很多人就來做表演,就來收徒弟。各處都有。你有這樣的思想,又碰見這樣的師父,正好一拍即合。一拍即合不要緊,那你的這個前途就不要問了。就是金剛地獄。這個金剛地獄就是專給這路人預備的。這是一個極嚴重的後果。

凡有「玄耀神通,提倡雙修」這八個字的,你千萬不要去接近

所以,盡管密法是好的,但是我們將來要學密,我給大家提供一點參考,怎麼樣去分辨師父?凡是「玄耀神通,提倡雙修」的,要有這八個字的,你千萬不要去接近。雖然這個師父怎麼有神通,他如果提倡「雙修」,要是這樣的師父,不管他是什麼牌子、什麼活佛、什麼法王,你就說,「你好,盡管你好,我根器不夠,我不接近」,這是最保險的。

再舉一個例子:我的先師上虛下云老和尚,有一個知識份子出家了,就叫他打坐參禪。幾個月之後,他就從座位上玄空了,離開座位了。於是大家就報告師父,這種現象必須得讓師父知道。你們猜虛老怎麼說?「他不適合於修這個法,趕緊換法門」。這就是我們要知道的。國外的人對虛老那是敬仰極了!因為他一直是大家尊重的;中間沒有曲折,敬仰極了。這是他的態度。我們一般情況看這個人一坐就能飛空了,就離開地了,這你要修下去,你還得了,這才真是法器!然而,老和尚卻說他不適合修這個法,要換一個法。現在必須要有這個眼光,才能教人學法。

密法之殊勝,就在於菩提心大,是發大菩提心。所以密宗說得果大,這是由於什麼呢?是由於你的菩提心大。這是個因果問題,什麼因得什麼果,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所以你種菩提得菩提。你要想得個大果,即身成就,而且很快,這就在於你的菩提心大不大了。這個「大」不是大小的「大」,而是「大方廣」的那個 「大」。《大方廣華嚴經》的那個「大方廣」,「大方廣」的解釋是「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不是大個兒的那個「大」。如果以為這個「大」是「大」的沒邊的意思,那你就還在著相之中,著到大的上面去了。這個大一方面是大的沒有邊了,一個「小」的裡頭再沒有心兒了,「小」沒有內了,這個叫做「大」,是絕對的,超過你思量的境界。

實際上,密宗所要發的菩提心是這個「勝義諦菩提心」。有這個「大」字,並不是指大小的意思,如果這樣,那麼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我是否可以把這「四十八願」再加上多少條,那我不是比阿彌陀佛的願還大了嗎?不是這意思,那個意思你恰恰是胡鬧!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僅是第十八願就攝及於一切了,所以你沒法再超了。

學密的,第一是找師父;第二是要持戒;第三是實修

學密的,第一點,是找師父。

第二個,就是要持戒。現在大家都不講持戒了。要修密,大家要認真的持戒呀!持戒中最難的一條就是「尊重上師」。對於上師要絕對的相信、絕對的服從!不但是聽話,在思想上要完全放棄自己的這些思想,以上師的思想來把自己的思想完全破掉。也就是說,是一個改造的過程,你這樣才能夠真正聽話。所以,依上師的身、口、意為自己的身、口、意。首先,你要知道上師是什麼意,能夠知道上師是什麼意的人,這個人就很有水平了,所以上師再給你傳個什麼法。現在有的人還點名:我要學某某法,就好像我老爺交了錢,你得交貨。對於這樣的師徒關係,你學密能成功嗎?那就等驢年吧!你對上師一點尊敬意思也沒有!

第三個是實修。我看過「大圓盛會」的一個課程表,那就排滿了。天哪!看了可怕,真是畏懼啊!自己就知道不夠格。這一天二十四小時,只有一個時辰是上床的。早上起來就有這個修本尊、修大手印,修護法……一個法接一個法,幾次的脫噶、幾次的收起次第、火供……排滿了,只有到了二十三點到零辰一點這個一小時,咱們稱為「子時」,「子時」叫做「耀入光明定」。這個時辰你躺下來入定,只有這一個小時時間是你可以躺下來的,而且是入定。

所以這個「即身成佛」是有的,但是人家那個修持法很精進!所以我就不敢放逸呀!比人家那個修持差的太遠了!那真是一座接一座地修法。

解放到現在,修密宗「即身成就」證「光明身」的有六個人

從解放到現在,修密宗「即身成就」證「光明身」的有六個人。最早的一個人,那是貢噶上師跟我說的。剛一解放不久,誰也不知道這是位大德,就是一個普通的在家居士。他是化光明身走的,只是留下指甲、頭髮、肉身。留下肉身又是一種。像諾那祖師是肉身縮,這是一種,身子縮小到一尺多。諾那祖師是肉身縮到一尺多。心臟不壞,兩個特點:燒的時候心臟不壞,出很多舍利,這個身體縮小,出舍利,這是諾那祖師。再有修「大手印」、修「大圓滿法」成就的,他可以整個變成光明之身,這個肉身沒有了。最近出現的一個就是貢噶上師。在色朗金珠他的一個報告裡,我就聽說:化虹光身的。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前後一共有六個人。他身上這個護身符還有一根頭髮,是其中一位化紅光身的大德所留下來的。這根頭髮沒帶走,他把它供在他的四尊佛裡頭。

所以說,精進修持是可以得到「即身成佛」的殊勝成就的。但是,不是容易的事。大家想一想,咱們中國十幾億人口,這麼幾十年才出了六個成就者。一億人中攤不到一個。這個是可能的,是行的,是有的,可是修到這個地步,是億分之一,千個、萬個難得一個、半個。

淨土法門往生的人不只是六個了,而是六十個、六百個了……

但是,淨土法門,我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能夠得到往生的人,那就不只是六個了,而是六十個、六百個了……恐怕還要比這多。

西藏的人學密,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然後修「四加行」

所以,現在大家想學密,我有個建議:西藏的人學密,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不管哪位,只要想學密,那麼咱們就要學西藏的規矩,你念十二年的經典,那是脫產念哪!在寺院裡頭脫產念十二年,這是最低的要求了。然後修「四加行」。

現在有尼泊爾的一位活佛在美國強調:十萬個大頭決不能少!有人說不磕十萬大頭,把這個「四加行」(編者按:密教中,受傳法灌頂之前,依方便所修之行法。)中的「磕大頭」一項提出來不要了。對於漢人的這裡說法,活佛覺得很可笑!堅持十萬個大頭,而且是大頭,「四加行」之後才可修法。所以真正要修密,那就要按規矩行。基礎不鞏固,你這個即使樓蓋上去也是不行的。

學十二年的經論,這一點大家就一致了。不管你學密也好,不學密也好;你學淨土也好;參禪也好……你先學這十二年!我看這就夠大家受的了。脫產十二年,這只是一點呀!

念佛號不就是密嗎?!佛號就是《往生咒》裡的頭一句

而且我們要相信:淨土法門是密教的顯說。念佛中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咒,就是往生咒。第一句,「南無阿彌多婆夜」,「南無」應該念成「那摸」(Na  Me)。這個「阿彌多婆夜」的這個「阿」字,大家也有人知道念阿(a);「夜」字讀(ye)。南方人把「日夜」的「夜」就讀(yà),所以要按這個音就是「那摸阿彌噠吧啞」。這個音要念出來那是什麼呢?就是以梵音念「南無阿彌陀佛」。我有個外孫子,還是小孩,他就念成「那摸阿彌噠吧啞」。有人問:你這是念什麼?你就說我這是念一句印度話。這麼說也沒有撒謊嗎,確實是印度話嘛!小孩生長在「四人幫」的時代,所以他就這麼念「那摸阿彌噠吧啞」,就是《往生咒》裡的頭一句。所以,大家如果覺得我必須要學咒才是學密。其實,我念佛號不就是密嗎?!佛號就是《往生咒》裡的頭一句,就是不可思議的咒。

咱們大家修行一定要生正信哪!正信和不正信差別很大!

另外,有一個普遍的現象,咱們大家修行,一定要生正信哪!我們要生正信,正信和不正信差別很大!截流大師的話:你生正信的話,才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你要不是正信的話,就往生不了。他提出來這一點非常尖銳!對我們有很大的警告。他說:你不能生正信,你這麼修,往生不了!來生你就會大富貴,大富貴就不免要造很多業。確實!有錢的人就做許多壞事,吃喝玩樂不算,玩弄婦女、投機倒把……種種不法的行為,甚至於傷天害理都干,大富貴嘛,就會有這些事情來了。這些事情來了,在下一輩子又怎麼樣呢?入地獄!那麼,這就跟我們這一生沒有正信有關。雖然來生富貴,可第三生卻入地獄。這叫什麼?佛教有個術語,叫「結三世冤」。你給第三世的冤從這就結下來了,所以「結三世冤」。比如跟我同一世的一個人,他犯「五逆十惡」之罪,做出種種的不法之行,結果是入地獄。如果我雖修行但沒有正知見,那我跟他能差多少呢?就差一輩子的事。他是這輩子就入地獄了,而我是下輩子富貴,再下輩子入地獄。只是他早進去一步,我後進去一步罷了。

所以,這是我們需要警惕的事。我們不要覺得有沒有正知見這無關緊要。要知道這個生死輪迴,現在有許許多多的事實證明了的,而我們這個「信、願、持名」是決定往生啊!你往生不了,等來生就會因為今生的功德而得富貴,這恐怕是大家所求的,但你可不知道富貴之後的危險有多大哪!這危險是非常大呀!

所以,我要勸大家,一定要生正信!要相信自己的本心跟阿彌陀佛的本心是無二無別的,只是阿彌陀佛是已經徹底的覺悟了,我還在迷呀!我現在可確實不是阿彌陀佛,我在迷之中,雖然我是在迷之中,可是我通過念佛,使自心跟阿彌陀佛的心,就像兩盞燈,一個燈是自己,一個燈是阿彌陀佛,這兩個燈都著了,我念佛的時候,燈不就著了嗎!那麼阿彌陀佛這個燈不就在我們這個燈光裡嗎!所以,阿彌陀佛就在我的心裡頭。我在哪兒?我也在阿彌陀佛的燈光裡頭嘛!我也就在阿彌陀佛的心裡頭嘛!所以,我們跟阿彌陀佛就像水跟牛奶的關係一樣,都摻合於一塊了。牛奶中全部都是水,水裡頭也全是牛奶,是牛奶就是水,是水就是牛奶,你不能再分哪兒是水哪是牛奶了。

我們跟佛的關係是:我們這個光,即是佛的光,也是我們的光,我們這跟佛沒有分別。雖然現在不是,但你通過念佛,你就是了。「如來悉知悉見」,所以就得到往生。得到往生不是為了求安樂,而是為了實現「我要度眾生」的這個真實的志願。

我自己還不覺悟,還是迷迷糊糊,我怎麼能夠去覺醒別人呢?!要覺他,就必須要自覺。只有在真正見了阿彌陀佛,聞法「悟無生」,這才真正能夠覺他,真正才能饒益大眾,利益法界眾生。為了這個願,我們才求往生。所以我們帶著這個欣厭心,對於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東西,我們要全都看淡,而對於往生要信仰懇切,老實念佛,老實持咒決定往生!

佛法是大安樂法門,能夠使人真正得到安樂。當年夏(蓮居)老師聞到這個往生(淨土)法門,他笑了幾天哪!整天地笑。他說:「我這可有辦法出這個輪迴了!」所以,這是個大安樂法門。希望大家對這個大安樂法門,也生起無比的歡欣,慶幸自己此生能得聞此殊勝法門。

 

 修行最大的「神通」是「道通」

 

神通廣大並不代表是得道聖人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