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人學佛,自度尚未成,反被人度去。
廣欽老和尚

居士世代篤信佛法,早年常親近虛雲老和尚,這次來台,仰慕老和尚的道風,專程上山參拜。

居士見過老和尚後,便對老和尚表示,人生短促,今後將一心一意走修行這條路,看能不能了生死。

老和尚說:

「現在民間信佛,大都佛、道不分,把佛菩薩、神明搞在一起,亂信一通。而且在世俗中,人人都被名、利兩樣絞得團團轉,天天都在打名利的妄想,像沉睡在迷夢中不知醒一樣,這樣要學佛了生死,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居士說:「所以我就想,早點把擔子卸下來,專心走這一條路。」

老和尚:

「話是這麼說,你還是有所掛礙,你仍是在掛心你的孩子、全家大小。我們修行就是要修這愛別離苦、生老病死苦。」

「你要知道,我們投生到這人間來,有父母、兄弟姊妹等,這些都是屬於四生輪迴中的一環,今世父母生我,以後我再生別人,彼此輾轉相生。」

「再加上我們的殺業,現在你殺我、食我,以後我殺你、食你,殺業不絕,冤冤相報,這樣一下子生為人,一下子又淪為畜生,在四生六道中,來來去去,永無止息,六親眷屬就是我們輪迴的伴侶。」

老和尚:

「現在你既然曉得學佛、拜佛,也會供佛、供法、供僧,這也是過去有種善根,學佛了更應知道來擁護佛法。」

「居士在家學佛,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這是免不了的,但是我們要知道有所節制,能夠吃得飽、穿得暖,一切能過得去就好,把所剩的錢財拿來供佛、供法、供僧、做功德,做個護法,這才是在家居士所應做的本分事。」

問:「那我們在家人應該修持那一種法門?」

老和尚:

「在家居士想要修得如何,那是很困難的事,還是放下一切,一心念佛,求帶業往生,不要再墮娑婆,才是最穩當的。」

「我們出家人,有的為了度眾生,發誓還要再來這個娑婆世界,但這個願,也要本身有達到菩薩的境界才有把握,否則一來很容易就迷失掉,又被牽入輪迴中,這是很危險的。」

老和尚:

「現在的人學佛,自度尚未成,自身還是一團泥沼,就想度自己的親眷,結果度人未成,反被人度去。學佛人自度無暇,還去牽絆掛礙親眷,這樣子,世俗念頭不易轉過來,想要修成了生死,就很為難了。」

「這個人生就像在演電視劇一樣,各人扮演各種不同的角色,劇情發展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看戲的人也隨著劇情忽喜忽樂、忽憂忽悲,而這好惡憂樂,也只不過是我們自己的眼根對塵境,在分別取捨而已。」

「我們看娑婆世界也是一樣,順境、逆境、善的、惡的,心境隨之起伏,而不幸的是,我們的習氣深重,眼根對境,見惡易隨,見善難徙。」

「看到惡的,契合自己的惡性習氣,就隨順而去;而聽到佛菩薩的事迹和種種的作為,卻心生為難,認為那是佛菩薩們的境界,自己是凡夫,如何學得來,心生退卻,對佛菩薩只有空讚歎。結果好的沒學到,壞的卻越染越深,這就是本身沒有誓願力的緣故。」

「我們修行,就是靠我們的誓願力在成佛的,自古以來的佛菩薩,像文殊、普賢、觀音等,無不是靠著他們本身的誓願力,修苦行而成就的。」


利益眾生的要領是什麼?

達真堪布

  我們已經發菩提心、受菩薩戒了,就要全力以赴地用自己的身體、受用和善根利益眾生。如果有眾生需要幫助,並且自己也有能力,在方便的情況下,要去幫助眾生。若是自己沒有這個能力,或者沒有這個方便的情況下,也不要勉強。

  所謂「佛度有緣人」,我們都是大乘修行人,應該幫助他人、利益他人,但是自己要有這個能力和方便,這是很重要的。有的人自認為是大乘修行人,應該幫助他人,然後就不管不顧,去做一些事情,最後給家人和自己都帶來了煩惱,這是不如法的。在沒有能力,也不方便的情況下,若你還勉強去做,會給自己帶來煩惱,自己的相續就被染污了,會障礙自己的解脫、成就;而你的家人等身邊的這些眾生都是與你最有緣分的眾生,一般情況下,你應該先照顧和利益他們,然後再去幫助別人,若是給自己的家人帶來了煩惱,這也是不如法的。

  在自己有能力和方便的情況下,一定要去幫助需要幫助的眾生,要為他們做事。這是在身體上利益他人。我們也應該以吃、穿、用等受用利益他人。在自己有能力和方便的情況下,要去做布施,去幫助他人。若是自己沒有能力,沒有這個方便,也不能勉強地去做。否則,在表面上看是利益和幫助他人了,但實際上是造業。

  作為一個大乘修行人,第一要把握自己,第二要幫助他人。如果把握不了自己,無法保護自己相續的清凈,只是在表面上幫助他人,這是不如法的。佛法主要強調的是智慧,佛法的根本是智慧。大家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智慧,這樣就不會做錯事情,不會給自己及家裡最有緣分的眾生帶來煩惱。在這樣的情況下,才可以幫助別人,利益眾生。先自度,再度他;先自覺,再覺他。

  對善根也應如此,我們要將所有的善根都迴向給與我們最有緣的眾生以及所有的眾生。眾生無量無邊,你的善根也會變得無量無邊。若是將善根迴向給這些有緣的眾生,對他們也有一定的幫助和利益。

  總之,我們要將自己的身體、受用和善根都用來利益眾生,幫助別人。要斷掉對善根、受用和身體的貪著,這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修鍊,也可以以這種方式去利益這些眾生。


人真可憐,為誰辛苦​為誰忙?(南懷瑾老師)

不要把這個假的身心當成真我,把它看得牢牢的。想想看!我們一生時間中百分之九十五都在為這個軀體而忙。它需要睡覺,躺在床上,人生已去了一大半。它會餓,吃三餐飯,可有得忙了,買菜、洗菜,要煮、要炒,吃完了,還要洗,吃下去也挺麻煩,又要排泄出來。早晨起來,還要洗臉;冷了要加衣服,熱了要脫衣服。為了生活奔波,要工作,要受氣,忙了一輩子,結果,它還是不屬於我的,最後屬於殯儀館的焚化爐。你看!我們被它騙得多苦!眾生顛倒!除此之外,又是名,又是利,那更有得忙了,忙了一輩子,結果如何呢?人真是可憐啊!

要透過這些假相來尋求真正的生命,不要被這些六塵緣影騙住了。其實,大家念佛打坐也是在玩自己的六塵緣影,尤其是學道學密宗最喜歡講夢,跑到我這裡來,老師啊!我昨天做了一個夢……如何如何,唉呀!我聽一個頭三個大,明明是夢,明明是假的,偏偏講了又講,最後還說這個夢是真的,你說眾生顛倒不顛倒?

——《圓覺經略說》

下面接著人相眾生相都是假相。佛學說這個「我」,就分析來看,我們現在一定是有個我,有個身體,佛學說這個身體是四大假合之身,骨頭呀,肉呀,這些東西湊攏來而成的暫時的我。而且生下來到了第二天,那個第一天的我已經衰老了,滿月以後,與第一天生下來也完全不同,十歲與一歲也完全不同。總而言之,我們今天坐在這裡,十二年以後的我們,全身連骨頭都換了。所以這個肉體不是我,是假我,這是個工具,暫時借來用。等於這個電燈泡,暫時借來用一用。所以此身非真我,是非相,假相,不要認假為真了。

身體的我既非真我,那麼我們的思惟意識,念頭是不是我呢?也不是,因為每一分,每一秒思想意識都會變去;尤其年齡大的時候,過去幾十年,甚至現在說的話,都隨時忘記,所以說能夠思惟、意識、念頭也非我,這些都不是我。「我」都尚且非我,那裡還有你、我、他,那都是非我,一切無相。萬有的相是因緣湊合,是假合的虛妄相,不是真實。但是虛妄不是沒有,只是偶然暫時的存在而已。所以說我相即是非相;推而廣之,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也都是非相。《金剛經》使我們同時認清,不要被虛妄的人生,和物理世界的暫時現象,騙去了自己的智慧,騙去了自己真性的情感。

真性的情感這句話,有沒有問題呀?有問題!真性怎麼會有情感,真性不是沒有情感嗎?所謂情感者,即非情感,是名情感。情感也是虛妄相;但是,如果佛沒有情感,佛不會發大悲心,大悲心即是情感心。不過,佛的情感不是痴迷的,一切相即是非相,真正的悲心,沒有悲心的痕迹,只是理所當然而行去,道理就是如此。

——《金剛經說什麼》

所以說,凡夫之人都是天生的貪著其事,都要抓,抓得很牢,因此佛說不可說。我們給它的結論偈子:

第三十品偈頌
塵沙聚會偶然成
蝶亂蜂忙無限情
同是劫灰過往客
枉從得失計輸贏

「塵沙聚會偶然成」,這個世界是一顆顆沙子堆攏來,偶然成功的世界。人生也是這樣,他是你的父母、你的丈夫、你的太太、你的兒女,也是塵沙聚會偶然而成。

「蝶亂蜂忙無限情」,這個塵沙堆攏的世界一形成,很好看的,那麼多的花朵,構成了自然的美。蝶亂蜂忙,人們就像蜜蜂蝴蝶一樣,在那裡亂飛亂鑽亂忙。前面我們也提過,唐末的羅隱有一首詩,形容人生的痴,像蜜蜂一樣。

不論平地與山尖
無限風光盡被占
採得百花成蜜後
為誰辛苦為誰甜

蜜蜂一天到晚忙碌採花釀蜜,為誰辛苦為誰甜。如果喜歡吃蜂蜜的話,拿起那一瓢蜜就要念一下,然後說,為我忙!咕嚕把它吞下去;那就對了,有了答案了。可是蜜蜂自己沒有答案,採得百花釀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人生都是如此,忙了一輩子,為兒女呀,為家庭呀,忙到老死,最後嘛,眼睛一閉像那個蜜蜂一樣,為誰辛苦為誰忙,不知道,找不出答案。

所以我們說,蝶亂蜂忙,明知道人生是空,個個都看得清楚,可是還是捨不得呀!還有無限情,自己無限的感情。有時候看這個世界上的人真好玩,很多人反對打牌,但是自己一輩子就坐在牌桌上而不自知。不過打牌人人不同,有些人把寫文章當牌,一天勾著頭,脖子都歪了,像打麻將一樣地寫文章,他也在賭啊!寫詩的,作文章的都一樣,都是在賭。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大賭場,誰賭贏了?誰賭輸了呢?只有當東家的老闆賺了錢,其他的人都輸光了。贏的也輸,輸的也輸,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我們了解了人生,一合相即非一合相。

「同是劫灰過往客」,我們的這個世界是個劫灰,前一劫燒成灰了,這一劫從新再來,所以叫劫灰。人生在這個世界上,像是住旅館一樣,過往之客,有生就有死,有死再有生,同為劫灰過往客。

「枉從得失計輸贏」,人生在世,誰對誰錯?誰贏誰輸?都差不多,最後都是沒有結論地走了。假使以佛法來看人生,都是沒有目的地來,沒有結論地回去。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是名如來。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