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六祖慧能,本來是一個目不識丁的樵夫,並不需要了解佛學與文學,豈不同樣悟道而成佛作祖嗎?

誠然!但在六祖前後,又有多少慧能?本來佛法與禪悟,是屬於智慧的造詣,聰明才智,到此一無用處,然而具備真智慧的人,究竟又有多少?如果動輒以六祖自比,早已失其謙虛之德,已經充滿了憍慢之情,那與禪宗的宗旨,適已背道而馳了。何況釋迦說出「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的宗旨,卻在他說過無數的經典以後,才提出這個掃蕩執著文字名相的家風,他並非根本就不用文字而直截了當地立此宗旨,這點須要特別注意。

總之,佛法與禪宗,都是因時因地適變的教學方法,凡是真智慧人的作為,成功各有千秋,大可不必刻舟求劍,致有回首茫然的結果;不過為學為道,必須要實事求是,腳踏實地的做去,先求入乎其內,才能出乎其外,否則,浪費一生學力,那就太可惜了!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禪與道概論》

undefined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