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達吉堪布著

 

  當今世界各地的生物研究所及大專院校,都存在著非人類的動物實驗,這是物種歧視的結果。許多導致動物極端痛苦的實驗,對人類或任何動物均無利益。在計算機「模擬核實驗」早已實現的今天,是否可以以更先進、更人道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取代這些殘忍的動物活體實驗,尤其是取代活體解剖呢?

 

  其實,動物活體實驗所要得出的結論,大多都可以通過推理和直觀的教學手段而理解。然而現在科學儀器設備的完善與發達,使得醫學院的學生和科研人員在實驗中虐殺動物的現象更為泛濫。

 

  這是國內某一醫學院的一堂動物實驗課:老師教學生將一只大白兔的耳朵用手指彈紅,確認主要靜脈後,使用針管注射進一段空氣,不久「氣化栓塞」回流入心髒,引起循環障礙,那兔子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很痛苦地死掉了。

 

  現代中小學生普遍作的青蛙活體解剖實驗,更是殘酷。同學們在解剖中,按照實驗程序將活生生的青蛙開膛剖肚,剝皮斷骨。無非是為了證明青蛙的心髒離開身體後尚能跳動一兩個小時。我覺得這種令人發指的實驗沒有很大的必要,除了使學生學會一些對動物的殘忍與麻木無情之外,又能從這些淺顯明了的實驗中學到什麼知識和技能呢?

 

  無視動物的痛苦與生命的可貴,這與藏地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貢布達吉有何差別呢?貢布達吉在他在短短的一生中所作的罪惡罄竹難書。他曾引誘一群天真無邪的兒童到九層高的樓頂喝牛奶,然後滅絕人性地把那些無知的兒童推下樓去。可憐的孩子腦漿迸出、肝膽俱裂,摔死在血泊中。暴君在樓上面對這淒慘的場面,發出了野獸般的陣陣狂笑,滿足了他扭曲的獸性心理。他也曾將一年輕人活活地開膛剖腹,取出心髒。年輕人聲嘶力竭地在痛苦中掙扎,暴君卻面目猙獰地大笑道:「你的哭聲就是我的笑聲!」那些被用來作實驗的動物,除了不能言說之外,它們所遭受的痛苦,與那群被推下高樓的孩童,與被活生生開膛剖腹的年輕人,有何兩樣呢?很明顯,制造這種痛苦的人,他們之間是沒有多大差別的。

 

  某些科學研究者頑固地堅持用動物作實驗的一個主要因素,大概基於動物是非人類吧。動物畢竟有生命,雖然非我族類,但讓它們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甚至致死。我認為這是非正義的,也是不道德的。請反過來想一想,要是用我們活人做實驗,即便是在某個領域取得成功,我們願意這樣去做嗎?我想你一定會持否定的態度吧!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