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信徒問天童普交禪師:「修懺悔法門是為自己懺悔?還是為他人懺悔呢?若為自己懺悔,自己的罪性從何而來?若為他人,他人非我,我怎能為他人懺悔?」

普交禪師一時無法回答,便開始雲遊參訪,希望能解開這個難題。

有一天,普交禪師來到泐潭應乾禪師那裡,剛剛踏進門,泐潭禪師突然大叫「喝」了一聲。

普交禪師不明白這「喝」一聲的意義,不過想到既然前來問道,應該自己先表明來意。正想要開口時,泐潭禪師的禪杖已先打了過來,普交不明所以,想到自己是來參訪的,只有忍耐。

數日後,泐潭禪師對普交說道:「我有一個古德公案,想與你商量。」普交才要啟口說好,泐潭又大「喝」一聲。

在「喝」聲中,普交禪師豁然開悟了,不禁哈哈大笑。

泐潭禪師走下禪床,執著普交禪師的手說道:「你會佛法嗎?」

普交禪師也學著泐潭禪師,「喝」了一聲,把泐潭禪師的手甩開,泐潭禪師哈哈大笑。



懺悔法門,有層次深淺。在佛教裡有法懺,就是誦經、禮懺;有功德懺,就是做種種好事,將功折罪,也可以消除罪業;還有無生懺,就如有一首偈說:「罪從心起將心滅,心若滅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為自己懺,亦為他人懺;為他人懺,亦為自己懺。自他無二,事理一如。何必要把自己與一切眾生分開?在事相上,當然有罪有業,有業有報。但在自性本體上,那有罪業之假名?

「喝」的一聲,是善是惡?是常是暫?是己是他?眾生有分別,但在真理上實無分別,在禪的世界,亦無分別。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