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達多太子與耶輸陀羅王妃往世因緣
發布:釋藏洋  

過去無量劫之前,有一個婆羅門修行人,名字叫作光明,他在四萬二千年之中修持清淨行,已經到達不再造作種種惡業,甚至遠離一切過失的境界。就在經過這四萬二千年修行之後,有一次因為某種因緣他來到一個大城,這城裡住了一個女人,名字叫作伽咤,這伽咤看到光明婆羅門色相端正,就生起了貪欲愛樂之心,走到光明婆羅門面前向他敬禮。這時光明婆羅門就問伽咤:“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希求而來到我面前敬禮?”伽咤回答說:“我請求您這位婆羅門修行人能與我共結為夫妻。”光明婆羅門就告訴她:“我是修行人,我已經不對女人生起貪欲愛樂之心了。”

伽咤又說:“我今生如果不能跟你結為夫妻,我將在不久之後就結束這一生的性命。”這時光明婆羅門聽了就想:“我好不容易經過四萬二千年修持清淨行,都不敢違犯任何禁戒,才能有今天的成果,怎麼可以再與這個女人結婚,去受用違背清淨修行的愛欲染著呢?讓我千年萬年修行成果毀於一旦!我還是趕緊離開她才好。”這麼想以後,光明婆羅門就離開伽咤。但是才走離了七步,光明婆羅門卻停住了腳步,心中生起了大悲心而改變了心念說:“我現在應該發起勇敢捍衛眾生的心,縱使因為與這個女人結為夫妻而違犯禁戒,我也應該忍受地獄的苦報,不應該就這樣離開她,讓她因而失去了性命。”伽咤聽到光明婆羅門的話,心中當然非常高興!因為已能如她所願,不至於要結束生命。這時光明婆羅門就抓著伽咤的手對她說:“就如你的希求,我同意隨著你。”

於是光明婆羅門就與伽咤結為夫妻,二人共同生活了十二年。因為古印度傳統婆羅門修行人,是把一生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外出尋訪、跟隨師父學習婆羅門祭儀,修清淨行。第二個階段,就是返家結婚生子,經營世間營生事務及祭祀禮儀,還有行布施等。第三個階段,年紀中老,就把家業交給兒子家人,自己則是隱遁山林,棲居在樹林中修苦行,專心思惟修行。到了最後第四個階段,則離開山林,披著粗布衣,手持水瓶、缽碗游歷四方,超脫世事,接受布施供養。因此光明婆羅門與伽咤一同過了十二年的夫妻生活之後就離家,棲居山林中精進修持清淨行,然後捨報後就生到梵天,成為色界天人。

釋迦牟尼佛講完這則故事後,又再說明,當時的光明婆羅門不是別人,正是釋迦世尊的前身;而當時與光明婆羅門結為夫妻的女人伽咤,正是釋迦世尊成佛前為希達多太子時的王妃耶輸陀羅。世尊說到這裡,進一步解釋其中的緣由說:“我於爾時,但能一念起大悲心;又復還修梵行,得生梵界。如是,我於十千劫中受輪回身,雖受是身,不生厭倦。”(《佛說大方廣善巧方便經》卷1)就是說:光明波羅門當時能生起一念大悲心,憐憫伽咤、滿伽咤的心願,讓她免於死亡;又因為之後還繼續修清淨行,得以生到色界梵天。由於這種大悲心與清淨行的緣故,雖經過十百千劫輪回生死,受報各種三界身,但都不生起絲毫厭倦之心,最後終於成就究竟佛果。

從這件釋迦牟尼佛過去世的事跡,可以看出來,釋迦世尊在因地修行時,正是為了救護眾生,以大悲心成滿眾生的願求而不顧自己的道業,甚至因而違犯禁戒必須下墮地獄受苦報,也在所不惜!絲毫不起厭倦之心。釋迦世尊就是這樣以大悲心對待眾生、攝受眾生,自己則繼續不斷修清淨行,並且這兩者的先後次序取捨,也相當明確,就是先利益眾生,再成就自己;可以說,就是以利益眾生、攝受眾生來成就自己的佛國淨土,縱使在夫妻之間,也是以同樣的態度來面對。

另外,對於夫妻間相處之道,經典中也有不少記載;像《佛說善生子經》這樣記載:“夫當以五事正敬、正養、正安其婦。何謂五?正心敬之、不恨其意、不有他情、時與衣食、時與寶飾。婦又當以十四事事於夫。何謂十四?善作為、善為成、受付審、晨起、夜息、事必學,阖門待君子、君子歸問訊、辭氣和、言語順、正幾席、潔飲食、念布施、供養夫。”(《善生子經》)這大意就是說:身為丈夫的應該要誠正、沒有恨意地敬重自己的妻子,不可與其它女人發生邪淫婚外情,並且適時給予妻子所需的衣食、寶飾等以撫慰妻子的身心,讓她得到安適的生活。身為妻子的人,也應該要以身行、言語和善對待自己的丈夫,整治家務讓丈夫能無憂慮地在外營生、養家等來奉侍自己的丈夫。

這在古印度當時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是極為切當的家庭教育;縱使現今社會形態已有所轉變,但是夫妻相互誠信、尊重及互相扶助的精神,是有助於家庭和諧、社會安定,還是應該被強調的。尤其佛教戒律中,都將淫戒列為重戒之一,對於在家人就是不可邪淫——不可以和配偶伴侶以外的人行淫,否則就犯重戒。犯邪淫戒,罪業是很重的!像《大智度論》中龍樹菩薩說:“邪淫有十罪:一者常為所淫夫主,欲危害之。二者夫婦不穆,常共鬪诤。三者諸不善法,日日增長;於諸善法,日日損減。四者不守護身,妻子孤寡。五者財產日耗。六者有諸惡事,常為人所疑。七者親屬知識,所不愛憙。八者種怨家業因緣。九者身壞命終,死入地獄。十者若出為女人,多人共夫;若為男子,婦不貞潔。

”(《大智度論》卷13)縱使沒有受戒,如果有了對自己的配偶不真誠而與配偶以外的人行淫,當生就會發生很不好的後果,像《佛說善生子經》中說:“淫邪有六變當知。何謂六?不自護身、不護妻子、不護家屬、以疑生惡、怨家得便、眾苦所圍,已有斯惡則廢事業,未致之財不獲,既獲者消,宿儲耗盡。”(《善生子經》)就是不止有損於自己的名聲而不能守護自身,妻子及家屬對你也會因而互相猜疑生惡而不能守護,進而讓怨家得便、種種苦惱纏繞,終致事業罷廢、資財耗盡。這當然對家庭及社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釋迦牟尼佛與其妻子的夙世姻緣和愛情故事

據佛經記載釋迦牟尼在過去世叫做儒童,當時是燃燈佛在世為教主,有一天,儒童看見一個叫瞿夷的女子拿著七枝青蓮,心生喜歡,因此用五百金錢買其五枝,瞿夷見他花高價買青蓮,覺得奇怪,就問他,買青蓮有何用,儒童回答:「用以供佛。」瞿夷聽了,十分感動,對儒童說道:「原來如此。願我來生能與君做夫妻,永不相離。」瞿夷又對儒童說道:「請君將我此願令佛知曉。因我身為女子,不能近佛前求願。」說罷,瞿夷將手裡剩下的二枝青蓮花遞給儒童:「此二枝青蓮花,請代獻佛。」儒童默默地答應了。

儒童來到燃燈佛處供七枝青蓮,又見地上泥濘容易污染佛足,因此脫下衣服鋪在地上,見還不夠,又解開頭髮,以髮鋪地讓燃燈佛履其衣發而過泥濘,燃燈佛因而對儒童授記說,由於你這一次敬佛的功德,所以過了九十一劫後,劫號為賢劫時,你將成佛於世間,名釋迦牟尼。」(見《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

當時的儒童,就是後來的釋迦牟尼世尊,瞿夷呢?就是太子釋迦牟尼之妻、溫柔賢淑的太子妃耶輸陀羅。耶輸陀羅後來也被授記,將來成佛名號為:「具足千萬光相如來」(見《妙法蓮華經》)。釋迦牟尼佛與其妻子的夙世因緣

這是一段世間最動人的愛情故事!不知經過了幾千幾萬億世的輪迴轉世,他們一再結為夫婦,在悠長的歲月中始終不背棄當初第一次見面時彼此互相做出的承諾,以及對自己許下的誓言,貫徹到底的真愛,直到圓滿成佛超越所有世間苦難。

這個橫跨萬億世時空,歷經轉世的超凡愛情故事,主角不是別人,就是大家再也熟悉不過的根本導師——釋迦牟尼佛!

民間傳說中的「七世夫妻」令多少人迴腸盪氣?然而七世以後,一切灰飛煙滅,彼此的愛戀逐漸淡化消失,直到後來縱使相逢也不相識。只剩下淡淡的擦肩而過…而今天許多昨日宣布彼此相愛的人卻在短短時日過後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對簿公堂;連一生一世相守的承諾都無法完成…

放眼周邊,我們看到:情侶相戀或夫妻結合時,常彼此許諾要為對方帶來幸福,然而就連自己也不知道幸福是甚麼的迷茫眾生又如何牽引自己的伴侶找到幸福呢?往往反倒變成了互相埋怨對方為自己帶來苦難的結局。佛陀的愛如何貫徹始終,是如何真正「將愛情進行到底」,直至實現了生命的終極幸福?實在是令人感到好奇而又無限嚮往!

翻開佛經,我們看到:釋迦牟尼佛在過去世中與瞿夷夫人同發菩提心,同行菩薩道。不論是那一生、那一世,不管在何時何地,從來不以相互間條件的有無,而變易他們純潔的真愛。不知經過了幾千幾萬億次的生命歷煉後,釋迦牟尼圓滿成佛了,先一步徹底明了了宇宙人生的真相。他回到家中,以種種的婉轉接引,用耐心、堅持和親身示範,畢竟度脫了瞿夷夫人(即:耶輸陀羅),幫助她解脫牽絆,離苦得樂;而耶輸陀羅在歷劫中,也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種種體諒支持,助成了釋迦牟尼的道業…要說世間最有情、有義的丈夫,舍佛陀而有誰?愛得最深、最長久的妻子,舍瞿夷還有誰?

所以說:尋找真愛,不能不學佛!

這個磅礴動人的愛情故事是從七莖蓮花開始的…

話說定光佛住世時有一位修行人名叫:「儒童」。修行菩薩道,一心自利利他的儒童聽說佛陀即將到來,他將有機會當面向這位智慧導師求教,接受這位「過來人」的親自指導和確認,於是他歡喜地進入城中,準備面見佛陀。儒童想要在見面時以鮮花供養定光佛,來表達內心的敬意。這時,他遇見了一位女子:瞿夷。她手持七莖青蓮花,經過了他的面前。儒童從瞿夷手中購得了蓮花,也將自己買花的用途告訴了瞿夷。儒童志求正覺的決心和仁慈和藹的風度感化了瞿夷,她希望自己生生世世能以他為依靠,追隨他直到終極的圓滿幸福。純潔善良的瞿夷勇敢坦率地表達了自己心中對儒童的愛慕,許下了生生世世嫁他為妻,與他一起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的誓願;同時托儒童帶著另外兩莖她自己發心供養的青蓮花,請儒童一併獻給定光佛。儒童答應他了。當時的儒童,就是後來的釋迦牟尼世尊,瞿夷呢?就是溫柔賢淑的太子妃耶輸陀羅。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定光佛授記」就發生在此時。據《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的記載,儒童菩薩獻上七莖蓮花,洞察他心意的定光佛授記時說了一段讚嘆的話。以下就是這段經文:佛知至意,贊菩薩言:「汝無數劫,所學清凈,降心棄命,舍欲守空,不起不滅,無猗之慈,積德行願,今得之矣。」因記之曰:「汝自是後,九十一劫,劫號為賢,汝當作佛,名釋迦文。」 正如那著名的譬喻:「牛飲水成乳,蛇飲水成毒。」有人在兩性關係中滅頂,有人卻在愛情中發菩提心,種成佛因-我們知道:耶輸陀羅後來也被授記,將來成佛名號為:「具足千萬光相如來」(見《妙法蓮華經》)。難怪釋常惺法師會說:「我佛善用愛情而成大悲心」!

《佛說未曾有因緣經》記載了釋迦牟尼對耶輸陀羅談起往昔因緣的一幕情景。這位夜半離家出走,出家苦行的夫君要對始終對他忠貞不二的妻子說甚麼呢?是道歉?或是一番大道理? 讀著經文,我的耳邊仿佛聽見了這麼一個溫暖的聲音,敘述著:「耶輸陀羅!您還記得往古多生多世前我們共同許下誓願時的事情嗎?當時,追尋覺悟,探索生命真諦的我,以五百銀錢,從您那兒買得了五莖蓮華,上供給定光佛。當時您對我表達了內心的求願:祈望世世生生,與我共為夫妻。我本來表示不接受,即對您表白了自己的心跡:我自生命錯綜複雜的感情糾葛中覺悟過來,自生活中紛亂難理的情緒中清醒過來,在漫長時間的實踐和觀察、理解中越來越清楚地發現:生命的內容和目標,唯有體會一切眾生的需求,理解他們的心意,廣大普及地為他們奉獻與服務,滿足大家的意願…您能接受這樣的觀念和生活方式嗎?您愛的是這樣的一個我嗎?您知道您是被這樣的一個人:他如此的生命情懷,如此的生命表現所吸引嗎?您清楚知道:您是要和這樣的一個人共度人生,甚至是您祈願的生生世世那每一天、每一夜、每一分、每一秒、每一言、每一行嗎?您若能明白這些的話,才可以成為我的妻子,才不至於讓自己置身於總是埋怨的日子中。」

「您點點頭,立下了誓言:世世所生,國、城、妻、子及與我自身的一切,您都歡喜隨我布施奉獻,無怨無悔。那是因為您也了解:世間無常,本來就沒有可以被我們永遠擁有的事物,一切只是緣來緣去、緣生緣滅,無所謂得到或失去…一切總在經歷著、演變著…而您明白:只要努力播種,明天因緣聚會時,就有收成。這就是布施得福的道理。與其為了擔憂明天的生活而慳吝不舍,不如廣結善緣,幫助一切眾生,創造明天的福分!把握時間,發揮生命的功能才是生命的真諦。而今…您是為了甚麼緣故,愛惜我們的孩子羅睺羅,不讓他出家學習聖道呢?」本來就善解人意的耶輸陀羅聽了這番話後,霍然回憶起自己過去生生世世的善行因緣,往事明了,有如昨天剛剛發生的那樣,一一出現眼前。

原文:「爾時世尊,即遣化人,空中告言:耶輸陀羅!汝頗憶念往古世時誓願事不?釋迦如來,當爾之時,為菩薩道,以五百銀錢,從汝買得五莖蓮華,上定光佛。時汝求我,世世所生,共為夫妻。我不欲受,即語汝言:我為菩薩,累劫行願,一切布施,不逆人意。汝能爾者,聽為我妻。汝立誓言,世世所生,國城妻子及與我身,隨君施與,誓無悔心。而今何故?愛惜羅睺,不令出家學聖道耶?耶輸陀羅,聞是語已,霍然還識宿業因緣,往事明了如昨所見。」於是,羅睺羅隨佛出了家,後來也證得阿羅漢果,名列十大弟子之一。

瞿夷,又作瞿毗耶,瞿比迦、瞿波、瞿婆,憍曇彌或喬答彌,意譯為明女、守護大地。她是舍夷長者的女兒,悉達多太子的夫人。古來對於悉達多太子之妃,說法不一。有說瞿夷僅為三位太子妃中的第一夫人。據《丁福保佛學大詞典》:憍曇彌為瞿曇Gautama之女性名詞,也就是瞿曇的妃子之意。如此來看的話,則瞿夷與耶輸陀羅應為同人異稱。至於太子有三位妃子之說,雖以三時殿為根據,然而三時殿的建築是由於印度的氣候:雨時居秋殿,暑時居涼殿,寒雪時居溫殿,就如避暑的行宮情況相似,並非如東宮、西宮為不同后妃的住處。

《大寶積經》中記載:瞿夷在燃燈佛住世的時候,曾經許下誓言:「從今已後-直到這位修行人證得一生補處——願他常為我的丈夫,我為他的妻子。」當時菩薩即從她手中接受了七枝優缽羅花,並且許下諾言:「我雖然本來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現在我應當滿足這位善女人的願望!」今生今世成佛前的悉達多,為了讓瞿夷發菩提心,再次和耶輸陀羅結為夫妻。(「瞿夷本於然燈佛時,作如是言:從今已後願為此梵志,乃至一生補處,常為我夫,我為其妻。爾時菩薩,即受七枝優缽羅花已。作如是言:我雖不受,今當滿此善女人願。作是願已,不離七花善根。是故菩薩納以為妃。複次一生菩薩成就示現處於宮殿婇女之中。爾時菩薩成就妙色。諸天供養成就出家。釋種女悉見如是眾事具足,其心專一作如是願發菩提心:願我具足如是眾事。是故菩薩,為令瞿夷發此心故,納以為妻。」)當時,瞿夷以兩莖供佛的青色蓮花許下了這樣的心愿:「我願在未來的生生世世,常為您的妻子,不論境遇美好或窮困,身處順境或逆境之中,始終互相扶持,絕不互相離棄!一定要將這個願望放在心中,令佛知道!我現在只是一個弱女子,不得親自走到佛的面前,請您代我將這二莖香華,帶到佛的面前,供獻給佛。」(見《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卷上》原文:「願我後生,常為君妻,好醜不相離!必置心中,令佛知之!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請寄二華,以獻於佛。」(見《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卷上》)

「願我後生,常為君妻,好醜不相離!」多麼動人的誓言,恰恰與那句「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的民間諺語意思完全相反。有人或會覺得這只是一種浪漫的說法,難以有實現的可能,現實生活迫人,從經濟來源的匱乏到思想的歧異,乃至情緒問題的不能及時調理…種種生活中的事事物物都可以成為夫妻生活間的導火線,日積夜累,就帶來了離婚的結局。我們要問一句:「瞿夷是如何做到生生世世不變的相守?佛陀從一開始時的不願意接受婚姻的束縛,經歷了甚麼樣的心路歷程,到最後在完全沒有占有或希求回報的情形之下,以惜情念恩的心情諄諄善導,幫助這位生生世世為自己守候、付出的女子解脫了輪迴的束縛?為何帶著女子瞿夷拜託的蓮花來供佛的儒童,在應許了與她的婚約後依然得到燃燈佛的授記?這些有趣的問題值得我們細細思考。

綜觀上述各段經文的敘述,「菩提心」三個字顯然就是關鍵。菩提,就是覺悟的意思。我們要在婚姻中覺悟甚麼呢?

民國初年釋常惺法師作的一篇《(佛化夫婦)徹底的真愛情》這麼說到:「大乘菩薩觀苦起悲而發菩提心,廣學一切法門,而廣度一切眾生,同至涅盤覺岸。將私我條件的愛擴充而成無條件的同體大悲。沒有人我的界限親疏的關係,沒有時間的遷流空間的變化,赤裸裸的將此心保育一切有請,究竟使之離苦得樂。所謂純潔高尚無代價的真愛。庶幾近是。」(見陳海量編撰《在家學佛要典》)人生多苦難,因為感受到了苦,也因為體會到眾生多苦難,油然生起了與樂拔苦的慈悲心,推己及人,將心比心,能夠體諒別人、護念他人,一點一滴地破除私心,擴大心胸,關懷的範圍擴大乃至無邊界!更因為對緣起真相的了知,內心篤定平靜,安樂無求,付出的是一份不會帶給接受者壓力的愛。這樣的覺悟和認知就是菩提心的萌芽。從此後,一切的學習、一切的提升和努力,永不疲厭,日常生活唯一的作用就是自己和他人苦難的熄滅。因為自己內在貪嗔痴慢的減弱,正是減少自己對別人所造成的壓力和困擾的同步進程。要幫助別人就得先改善自己,要改善自己就必須多體諒和顧念別人,減一分私心就多一分慈悲、添一分智慧,感恩的心生出源源不絕的力量,平靜的心則如水清月現,使心眼明亮,洞察萬事萬物。

常惺法師道:「在極果上說:平等普視一切眾生,雖沒有男女兩性的關係,在初發心的菩薩,亦不妨從兩性愛上做起。」對別人的關愛越深,對自我的執著就相對地越減少。特麗莎修女說過:「如果您沒有能力令很多人飽食的話,那就從提供食物給一個人開始吧!」反過來說,如果連對自己身邊的人都不能真心忘我地去愛護的話,兼愛天下的大慈大悲豈不是連個起點也沒有嗎?

釋迦和瞿夷之間,「不像一般在某種條件下則愛,超出某種條件則不愛」,這是這份橫跨萬億世的愛能夠維繫不斷,始終如一的原因。

常惺法師將「不徹底愛的條件」歸納為四類:一、性情的契合;二、思想的接近;三、體態的優美;四、經濟的豐裕。建立在這些條件上的「愛」隨著條件優、劣的轉變,當然也就產生「變化」,造成離異。當然還有另一種:「現在幾十年則相愛,彼此『報終』後,則睹面成不識。」這一生也算是「白頭」到老了,一旦大限來到,也就只能感嘆一句「花落人亡兩不知」了!

常惺法師的開示發人深省,堅定的意志,負責到底的氣魄,不畏艱難的勇猛精進,單純專一的實踐力,如果不能具足、保持,則任何承諾、誓願都成空談。難怪法師會讚嘆道:「釋迦純潔的愛耶輸陀羅,在無量劫中不變其真愛,最後使她得到究竟安樂處;復能推此愛耶輸陀羅的心,而普愛一切的有情。在空間上是平等普遍,無有親疏;在時間上,則盡未來際無有疲厭。所以說我佛善用愛情而成大悲心,方是徹底的真愛。」好一句「善用愛情而成大悲心」!且看多少人在愛河中沉溺,幾許眼淚、多少辜負?直看得叫人心驚膽跳!佛教徒結婚者多,願同學我佛,實現徹底的真愛!


釋迦牟尼佛在過去世修菩薩道時,得遇燃燈古佛為其授記做佛

這是世尊釋迦牟尼佛在過去世修菩薩道時,得遇燃燈古佛為其授記做佛的故事,出自《佛本行集經》。

雲童子(世尊的前身)往昔已值遇百千萬億諸佛,四事供養,但均未得授記。直到這一世,他成為一個智慧深廣,受人尊敬的婆羅門,一次參加無遮大會(賢聖道俗貴賤上下無遮,平等行財法二施之法會)獲得很多供養,準備回雪山供奉師父,經過蓮花城時看到全城裝飾莊嚴妙好,就向人詢問原因。

那人回答:您沒聽說嗎?燃燈佛要來蓮花城說法,國王下令人民作種種莊嚴,準備供養燃燈如來!雲童子心想:我聽說具有三十二相的人,在家必定作轉輪聖王,出家必定成佛,我應先留在城裡供養禮拜燃燈如來,求於未來能夠成佛,然後再報師恩。

他又想:我應該用什麼來供佛呢?諸佛世尊不貪求財物供養,最讚嘆以法供養,可我還沒得法,就買上妙的好花供佛吧!雲童子問了很多花店都已不賣花,國王早已包下所有花店的花拿來供佛,嚴令不許再賣給其他人!

童子私下四處尋求,碰到一個婢女名叫賢者,她偷偷地藏了七支優缽羅花在瓶中,童子發現後很高興要拿五百金錢跟她買花。女子說:這七支花是花店老闆女兒收了我五百錢,偷偷把花拿出來,我自己也正要拿去供養燃燈如來呢,所以不能讓給你!

雲童子說:我拿五百錢買你五支優缽羅花,兩支你留著。女子問童子買花做什麼用?童子回答:如來出世難見難逢,我想買花供佛,以求未來成就無上佛果。女子說:我看您愛法精進,身心勇猛,將來一定可以成就佛果!若答應讓我生生世世做你妻子,你成佛時度我出家學道得阿羅漢果,我就給你這五支花,否則不給。

童子說:我所學的毗陀論中說,若人想求無上正等正覺,行菩薩道時應憐愍救濟一切眾生。如果有人來求索,我會將財物、妻兒、乃至自己的身命都布施出去,如果因為你的愛戀,障礙我布施之心,你的罪業就大了,如果你發願將來決不障礙我所做一切布施,我就答應你做我妻子!女子收下五百錢給了他五支花,說到:其餘兩支我送給你,願我生生世世都和你在一起!

這天燃燈佛來到了蓮花城,童子遙望佛慢慢地走近,佛身端正悅人、清凈光明,諸根寂靜,並有無量天人圍繞,散下種種香花作供養。國王與大眾出城迎接燃燈佛,天龍八部散下的香花沒有一支落在地上,都停在佛頂上的虛空中化成大寶蓋。

童子看到燃燈如來,生起信敬心和殷重心,將七支優缽羅花散於佛上,發願說:願我來世作佛時和燃燈佛陀一樣!童子所散之花停留在在佛頂上化為華蓋,佛走華蓋走,佛停華蓋停,童子看到這樣的神通德力,加倍生起了信敬之心!

這時很多人都把最妙好的衣裳鋪滿地上,來供養燃燈佛。童子身上只有一件鹿皮,就把它鋪在了地上,眾人嫌鹿皮太次就辱罵他,並把鹿皮扔到遠處。童子心想:燃燈如來啊,請您慈悲我、憐愍我吧!佛即知其心念。

這時燃燈佛以神通力,變現出一片稀泥地,眾人紛紛躲避開了。童子心想:佛陀無上尊貴,怎能走在泥水中弄髒了佛腳呢?我要用我的身體在泥水上做橋樑,讓世尊從我的身上走過!

於是童子鋪開鹿皮,把頭髮散下來面朝下伏在地上,為佛作橋。當燃燈佛踏上童子的頭髮時,童子發願:願我未來世作佛時,具足燃燈如來同樣的威德、勢力,作天人之師!並願我今盡此身命,若然燈佛不與我授記,我就不從這泥水中起來。這時,大地六種震動。

燃燈佛知童子心念,即安詳地從童子身上走過,並對比丘們說:你們不能象我一樣從此人的頭髮和身體上踏過,只有如來可以,因為這是菩薩的身體和頭髮!

這時燃燈佛對童子說:善哉善哉,年經人,你為利益安樂眾生,發起大海般廣大的誓願,和大精進勇猛之心。所以你今天能夠以身體擔負如來。你將來為求無上佛果不得吝惜身命,何況其他財物?你所作的布施,不能求來世的人天福報,只能求出世的無上菩提。不得生起貪心;不得奪取別人的錢財;要嚴持禁戒不犯;

不應執著外相;不能自贊毀他;你要忍辱,如果有人打你罵你殺害你,乃至一節一節地割你的身體,你都不能起嗔恨心,應當忍辱生慈悲心;不得殺生;

不得奪取他人財物身命,對自己經營謀求的東西也應當知足;不得親近他人妻,對自己的妻子也不能貪心;要遠離妄語說誠實語;不得離間他人,要說和合語;不得惡口罵人,要說柔軟語;不得綺語要說於人有益的話;

要有正知正見,遠離一切邪執外道。年輕人,你如果能做到這些,所求必能如願。你應當哀愍一切眾生猶如親子,調伏心口直心行道,應當供養有德之人,不得懈怠、放逸,應當常修禪定正受,觀人無我法無我。年輕人,你如果能做到以上這些,就大聲說「我能!」。

童子即對佛說:「世尊,我能!」燃燈佛知道童子心之所念,即時微笑。

這時,一個侍者比丘起座問佛:如來何故微笑?燃燈佛說:你看這個年輕人以七支花供養我,又伏身披髮於泥上作橋讓我踏過,以此因緣他過阿僧祇劫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十號具足,如我無異!

童子聽到燃燈佛為自己授記,頓時身心輕便,騰於虛空,喜悅無量,以清凈心向佛合十作禮。

燃燈佛對童子說:年輕人,你看東方世界。童子即見東方恆河沙等剎土諸佛,皆悉為其授記成佛,又見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世界諸佛也是同樣在為童子授記。

童子從空中下來,頂禮燃燈世尊佛足,說:請世尊准許我出家受具足戒。佛說現在正是時候,即為童子剃除鬚髮,無量諸天都爭相取童子的頭髮去供養。

講完這段宿世因緣後,釋迦牟尼佛對阿難說:我自成佛以來,親見所有供養諸佛的眾生無一不得到了安樂!我往世煩惱具足貪嗔痴三毒未盡,無量百千億眾生也都因取我頭髮作供養而得解脫,何況現在我已成佛,若有眾生於我作諸功德必得解脫,所以一切眾生,都應當發心供養如來!

我從那以後,在煩惱中行菩薩道,不舍精進勇猛之心,常行布施常作功德,我以修種種善業的緣故,於無量百千世中,得作梵王、帝釋、轉輪聖王,今得作佛轉無上妙法輪。由於我的福德智慧力,現今一切剎利及婆羅門長者居士,沙門比丘,智慧之人,皆信受我語依教奉行。我所說的皆是諦實之語,我依燃燈佛為我授記時的教示,依之修行,今得無上正等正覺。


噶瑪巴尊者

佛陀也有愛情故事

我們談到世尊釋迦牟尼佛時,印象上會覺得他一生心如止水,沒有任何愛情故事;但其實並非如此,在佛陀的本生傳當中,記載到他過去生中,有著許多愛情故事。

在佛陀的最後有際,也就是輪迴的最後,即將成佛的那一生時,一些經典提到,佛陀有兩個妻子,也有說佛陀只有一個妻子,似乎只有一個妻子的說法比較正確。總之,本生傳中提到,佛陀的妻子耶輸陀羅和他因緣深刻,她過去生中曾經發願,要生生世世甚至幾百、幾千萬年之久,都能伴隨世尊左右,同為夫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佛陀一生中,也有和他因緣特別深的人。不僅如此,〈金剛總持祈請文〉中也告訴我們,弟子要發願「世世不離清淨上師尊」,或例如觀音菩薩發願過要與上師阿彌陀佛永不分離,也因此彌陀成為了觀音菩薩的頂嚴。這都在說明,生命當中都會有一些和自己特別有緣的眾生。

因此,話說回來,我們應當練習對於眾生平等廣大的關愛之心,但一生中仍會有許多和自己業緣較為深厚的眾生,這就是修持關鍵之處,你要能夠在其間取得平衡,不相違背的做到兩者的圓融。

「圓融」說來簡單,但行之不易,需要我們投入更多的心思去聞思學習,並且練習實踐做到。我們知道生存於世,容易存有強烈的親殊之分,當你投入「關愛親人」的當下,自然會生起「仇視敵人、貪愛親友」的二邊分別,這也是我們面臨的修行難題。但無論如何,我們應該試著透過佛法的聞思學習,開啟真實的慈愛之心,不然繼續照舊下去的話,世間情愛只會造成自己更多的痛苦。

「愛與慈悲」

時間:2016年6月23日上午

地點:印度德里凱悅飯店 2018/8/19 2 2019/2/27 4

耶輸陀羅王妃-1.jpg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