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什麼叫出玄入牝?就從頭頂上,有個小人,可以出去,又可以回來

有一個老修行,就修“出玄入牝”的功夫。什麼叫出玄入牝呢?就從頭頂上,有個小人,可以出去,又可以回來。回來,就叫牝;出去,就叫玄。

他各處去參方修行,這一天,走到一個廟上來;廟上有一個老師父帶著一個小沙彌修行。出玄入牝的老修行,天黑到廟上借宿;他晚上打坐,用出玄入牝的功夫就出去了。出去啊,到日本玩一玩,又到德國,又到澳洲,都去玩一玩。

啊!這些地方,外國人講話,雖然聽不懂,但是他看得很清楚。他盡挂著出去各處看,看樣子或者到美國也來過。他看美國,啊!這金門橋修得是不錯的,工程很大;在橋上玩一玩,就忘了回去。

天亮之後,小沙彌和老比丘要吃飯,老比丘說:“叫住宿的老修行來吃飯!”小沙彌到那兒一看,“哦!老修行坐著死了!”就回去對老比丘說:“啊!師父,昨天晚上住宿的人,已經死了!”老比丘去一看,果然死了。

因為出玄,他出去了,里邊就沒有呼吸氣,就和死人一樣。老比丘說:“哦!死了!好了!那我們用一把火,把他燒了。”于是乎,就點著火燒了。

燒了之後,老修行也不用坐飛機,到各處旅行,大約玩夠了,就回來;一找,找不著自己的“房子”。

自己房子沒有了,到處找也找不著,在晚間就作起怪來,大聲喊著說:“你把我房子,放在什麼地方啊?把我房子還給我啦!”

老比丘和小沙彌,一聽,“誰講話呢?”他們雖然是修道的人,但沒有五眼六通;若有五眼六通,就可以看一看,知道是住宿的老修行回來。

那麼看不見,聽有人這麼講,就說是鬧鬼,“哦!這是鬧鬼啊!那天晚上來的老修行,現在回來要房子。”頭一天就在晚間,第二天呢?天一黑,就鬧起來;以後天天,甚至于白天,都來要房子。

大約鬧了有一個多月鬼,一天到晚都來廟上要房子;吵得老比丘和小沙彌就生了恐懼心,說:“哦!廟上也鬧鬼,我們快搬家吧!不要在這兒住!”他們也要搬家了 。

明天就要搬家,今天晚間又來一個借宿的和尚,要在這兒住下。老比丘叫小沙彌說:“你去告訴他,我們現在不留人住宿!這個不得了,我們太麻煩了。”

小沙彌就說:“您到旁的地方找宿去吧!我們現在不留人住宿。”

老修行說:“哦!你現在不留住宿?以前你一定是留人住宿過。現在為什麼你不留了呢?你可以告訴我嗎?”

小沙彌說:“哦!因為以前有一個老修行在這兒住,住完就死了。死了,我們就把他的尸首燒了;現在他天天回來要房子。所以我們現在不留人住宿,我們也要搬家了。”

老修行說:“哦!這樣子,這不要緊!我可以治鬼,我可以幫你的忙,把鬼降服了。”

小沙彌一聽說他會治鬼,說:“那我回去告訴我師父一聲,看看我師父怎麼說。”回去就和老比丘講:“來的這個老修行,說他能治鬼。他要住一宿,可不可以?”

老比丘說:“嘿!他說他能治鬼,他是騙人的!我們出家人都治不了鬼,他和我們一樣,他怎麼會治鬼呢?啊!不管他治不治,我們留他住一宿再說吧!”這個意思,也就是試一試。他若能治,更好;不能治,只住一宿。于是乎,把這個老修行留下。

老修行說:“以前的老修行在哪個房子死的?他現在要房子,他在什麼地方出來要房子?”

老比丘就說:“他在西廂房那兒住的,住完第二天就死了。以後總鬧鬼,回來說要房子。太陽一落,他就會來,你怎麼辦呢?”

他說:“這容易!你給我預備一缸水,要很大的缸;你再給我點著一堆火在我住的房子里。你這樣做!”

等到天一黑,以前出玄入牝的老修行來了,說:“啊!我的房子,你弄到什麼地方去了?快把我房子找來!”所謂他的房子,就是他的身體。

這會治鬼的老修行就說:“你的房子啊?你的房子在那水里哪!你到水里去找。”于是乎,老修行就跑到水缸,鑽來鑽去各處找,說:“沒有啊!”

“沒有啊?你的房子在那火堆里呢!你到火堆里找一找。”老修行又跑到火里,跑出跑入的,在那一堆火里,也沒找到他的房子,說:“也沒有啊!我的房子也沒有在火堆里。”

另一老修行就說了:“啊!上座啊!你現在入水不溺,入火不焚,你還找什麼房子!”說這麼兩句話,這個人開悟了:“哦!”就好像果寧似的,“哦!”哈!開悟了。

由此之後,就不鬧鬼,老比丘和小沙彌也沒有搬家。這是修出玄入牝的危險,出玄入牝,雖然可以到各處去玩,你若不遇到行家──行家,就是懂道理的──就以為死了,把你身體燒了,那你就找不著房子。

全站熱搜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