跏趺坐,這是一般習靜的共法,雙盤也好,單盤也好,對我們並不陌生。跏趺坐之後,就開始觀想--白骨。

在觀想之前,我們應該做些準備功夫,那就是對人體骨架有所瞭解---常看白骨圖片或骨架模型,我是得職務所賜,看了很多的死屍;先是在戰場上,後來在醫院裡,總之,能閉上雙眼就想像出非常清楚的骷髏架子方始合適。

於是在上座之後,想像出你的左腳大趾開始潰爛,漸漸的往上蔓延,至踝、至足、脛、股、手、臂、肱、尻、脊、肩、頤、面、頂直至全身。

在這裡要特別強調的,起先你可能一無所「想」,更無所「觀」,但你必須要有耐心、恆心和信心,須知初步的「觀」就是「想」。

當你趺坐之後,靜念定慮,想像你自己的腳趾潰爛,應該不至於太難吧!

據說也有少許同道們,他們花了很多時間,還始終沒有「想」出來的,那我想也許是靜念定慮或趺坐方式有問題,不然那只能歸咎於宿業因緣和契機了。

「想」出來了整體白骨之後,功夫精進,你會慢慢在「心眼」裡呈現白骨,由模模糊糊以至於清清楚楚,玲瓏剔透,漸漸的功夫純熟,只要略微起觀,全體白骨就會現前,功夫到了這個地步,你所能觀到的,無論在公車上、馬路邊、無非是白骨,猶如電影《湘西趕屍記》一樣,不過你所觀的是白骨骷髏,而不是殭屍。

「白骨流光」。功夫到了這裡,就很快可以「觀」到「白骨流光」。

所謂「白骨流光」就是在「觀」到整體的白骨之後,漸漸的開始流出無限的光芒--正如筆者於幾十年前,曾在東嶽泰山玉皇頂的日觀峰上,看東海日出一般。

最先看到海天的那一邊,一片黃金色彤雲,慢慢的,漸增漸大,而後大日輪冉冉上升,在起先,還可以看到象蛋黃似的大太陽,漸漸的,越來越大。

越來越強,以至於一片金光,而日輪反而看不到了。「白骨流光」亦復如是。

在起初流光的時候尚可以「觀」見到非常清晰的「白骨」,漸漸的光度越大越強,越強越大,到後來,白骨化流於光明中,以至無相無住,到那時真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再怎麼說都是多餘的了。

以上所述,只是略說個人靜修白骨觀的過程,自然談不上什麼成就,但是,在這修觀的過程中,由於生理心理的各種奇妙變化,明師指導是非常重要的。

筆者於起觀中,每每因心行閉塞,難解難分的當兒,老師會契機的頌一首詩、一句偈,甚或一聲香板,那真是醍醐灌頂、豁然開朗,受用無窮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菩提煉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