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這才是最大的傲慢

原創:佛實居士-陳建霖

傲慢,按世俗來說,就是一個人的態度問題。比如,一個人對別人謙和恭敬,我們就說這個人不傲慢,謙虛。如果細分起來,不外是身、口、意三個方面。

我們最容易看到的,當然就是外表,也就是身和口。

比如,一個人講話很有禮貌,動作彬彬有禮,那麼,我們就說這個人有教養,有修養,進而就說,此人謙和而不傲慢。至於其內心想得如何,我們也看不出來。待到接觸一定時間,才能看出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謙虛,不傲慢。

如果按佛法來說,我們都是罪惡生死凡夫,其實都差不多。不過是十步,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區別。當然,我們就是在這個區別中,來判斷一個人是不是不傲慢的。

所以,從世間入世來說,沒有啥絕對的傲慢不傲慢,都是相對的。

那麼,對於出世來說,判斷標準就是,是不是相信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如此,問題就簡單了。

出世有聖道門和凈土門之分。聖道門解脫生死是靠自力,而凈土門是靠佛力,是無條件地靠倒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此,就是順佛本願,暢佛本懷,這就是最大的謙虛,最大的謙和。

相反,有些念佛弟子,雖然也念佛,也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總是要給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加上一些條件。諸如不行善,不能往生。不照顧老人不能往生,不照顧老伴不能往生,等等。這些都是沒有認真學習善導大師凈土思想的結果。有這樣的知見錯誤,雖說可以理解。但是,正因為有這樣的知見錯誤,才使自己有意無意中升起了最大的傲慢,就是不相信阿彌陀佛無條件救度的最大傲慢。自己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多麼虔誠。其實,不相信阿彌陀佛無條件救度,那也不算是真正的虔誠。

當然,佛法不壞世間善法。也就是本命和本分,本職不矛盾。但是,世間善法不是我們往生的條件。往生只和念佛,只和相信阿彌陀佛無條件救度有必然聯繫。

所以,真要明了和破除自己內心最大的傲慢,就是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相信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以無條件之必定往生之心去念佛。

南無阿彌陀佛


有阿彌陀佛的救度,還要不要奮鬥? 

很多佛弟子,尤其是念佛弟子,知道了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得到了大安心。那麼,有的可能說:既然有了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我就念佛等待阿彌陀佛救度,還用奮鬥嗎?

要理解奮鬥二字,還是要從出世和入世兩個角度分別去分析。

從出世角度來說,當然不用奮鬥。

也即是不必靠自力,自己的所謂持戒也好,修善也好,念佛到什麼境界也好,心清淨不清淨也好,修的好不好等等,一切不論。就是念佛,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名號,相信阿彌陀佛的無條件救度,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那麼,臨終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引我們,就這麼簡單!

這麼簡單,就是大慈大悲。所以,完全靠倒在阿彌陀佛的懷抱裡,即便是躺著也能成佛,還用什麼奮鬥呀。

從入世角度來說,還是要奮鬥。

俗話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因為,我們唸佛弟子,已經得到了阿彌陀佛給的無上摩尼寶珠,也即是阿彌陀佛已經給了我們無量的大福報和功德,我們自當感恩戴德。當然,阿彌陀佛是不會因為我們感恩不感恩而決定救度與否。即便是說感恩,念佛就是最大的感恩,相信阿彌陀佛的救度就是最大的感恩,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是最大的感恩。因為,“順彌陀本願,暢釋迦本懷”!

但是,我們既然還在人世間,那就要行人的本份。也即是生活中孝親尊師,工作中努力工作,以及隨緣行善。這些都是奮鬥。

當然,我們都是凡夫,而且是罪惡生死凡夫。因為是罪惡生死凡夫,所以,我們需要阿彌陀佛的救度而脫離苦海。因為是凡夫,所以,我們就有很多煩惱習氣。總得來說,就是貪嗔痴慢疑。細分起來,就是諸如懶惰、傲慢、卑慢等等。雖然有這麼多煩惱習氣,阿彌陀佛也知道我們有這麼多,不過還是願意看到我們行善奮進。就如同我們是正在學走路的孩子,無論我們跌倒還是爬起來,或者我們根本就是躺在床上起不來,都不會改變我們是阿彌陀佛的佛子的事實。但是,我們努力學習走路,阿彌陀佛還是很高興的。

所以,我們當努力學習走路,也即是要努力奮鬥。

改過自新是奮鬥,隨緣行善是奮鬥,孝親尊師是奮鬥,努力工作也是奮鬥。這些都不矛盾,都不是非此即彼。不過是每一個人的遇緣不同,以及每一個人不同階段的緣份不同而已。

當然,因為我們是凡夫,所以,我們在這些奮鬥中,都不會十全十美,尤其是我們也不能成聖成賢。但是,我們可以希聖希賢,即把聖賢作為我們的榜樣。在清醒我們凡夫本質的前提下,行希聖希賢之世間本份。

有的佛弟子可能說,改過自新、隨緣行善、孝親尊師,這些都是應該,努力工作的奮鬥,這個好像不行吧,這不就是追求貪慾,追求物質,追求所謂成功嗎?

世間的一切都是有漏的,所以,我們才要接受阿彌陀佛的救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既然世間的一切都是有漏的,那麼,改過也好,行善也好,也都是有漏的。所以,《了凡四訓》中才說:

“若復精而言之,則善有真,有假;有端,有曲;有陰,有陽;有是,有非;有偏,有正;有半,有滿;有大,有小;有難,有易為善而不窮理,則自謂行持,豈知造孽,枉費苦心,無益也”。

世間的善,真的深究起來,都這麼複雜。想想我們凡夫,怎麼可能行的圓滿。況且,本來就不可能圓滿。

當然,我們也不應因為世間善法是有漏的,不圓滿的,就因噎廢食。即便哪怕是我們在隨緣行善實踐中,可能確實會有意無意中“為善而未窮理”。

那麼,努力工作的奮鬥,也是同樣的道理。

努力工作的奮鬥,就是要逐漸淡化生存、興趣、成就的第一階段的個體小我奮鬥,而強化第二階段的團隊使命、信念的奮鬥。

當然,我們畢竟是凡夫,我們就是凡夫。即便談奮鬥,不過仍然是有漏之奮鬥。但是,我們可以多爬一點距離,多站立一點高度,也就是儘量多一點點。

四攝法法中,有佈施、愛語、利行、同事。如果將工作奮鬥融入到隨緣勸人唸佛的落實中,奮鬥即是無畏佈施,即是內財佈施,即是法佈施;奮鬥之激勵,即是慰喻語、慶悅語、勝益語;奮鬥之行動,即是利益大眾之利益行;奮鬥之團隊,即是奮鬥同事。即是和光同塵,同行同樂。

如此之奮鬥,即是從團隊之第二階段的使命奮鬥,上升到第三階段的信仰精神之歸宿!

當然,出家佛弟子本命和本份合二為一,無有在家佛弟子之曲折,就無所謂奮鬥不奮鬥了。但是,反而是最值得讚歎的。因為,出家佛弟子是僧寶!

南無阿彌陀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菩提煉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