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著書破邪護正法《揀魔辨異錄》

大安法師

清朝的雍正皇帝在歷代的皇帝中是非常了不起地一位,參禪有悟,正知正見。自古以來有很多皇帝也都接觸過佛法、修學佛法,但雍正皇帝是第一人。印祖對雍正皇帝也是非常推崇。

雍正皇帝曾作過一本《揀魔辨異錄》,他著此書的因緣是這樣的:在明朝時,天童寺有一位密雲悟老禪師,是一位開悟了的和尚。在他座下有一位徒弟叫法藏,天資非常聰穎,在參禪方面也是很有消息的。

但這位法藏我慢貢高,並沒有徹悟,就認為自己道行、悟境超過他的師父,就作了一本書叫《五宗原》。《五宗原》一出來,他的師父密雲禪師就認為他的很多觀點不對,就進行了批駁。

可是法藏不服氣,還在其他場合說他是無師自通,都不承認他師父了,認為師父的水平不如他,他是千古第一高人。這樣教內很多有正知見的禪師也都對他進行批駁。

法藏座下又有一個徒弟叫弘忍,他就維護他自己的師父——法藏的觀點,寫了本《五宗救》,來反對其他老禪師的批駁。

這在禪宗內部掀起了軒然大波。這法藏、弘忍師徒倆,都是很有點水平,很有點悟境,但知見確實不正。但他們有個特點,就是很多士大夫階層是他的外護,他又很能裝點門庭,徒眾甚多,勢力很大。

那麼到了雍正皇帝,他在節選禪宗語錄時,就發現這個法藏和弘忍的書裡有很多不正確的東西——「妄認識神生死本。以為極則。誤認佛性。謗毀戒行」。

「妄認識神生死本」,即整個以他的識神作為他開悟的極則事,把很多虛法都當作實法去理解。他立一個圓相,認為圓相就是千佛千祖的本源,然後套用禪宗的三玄三要來附會他的觀點。

法藏和弘忍有很多知見講得是天花亂墜,但他們不了解,知見立知即無明本,是害人法身慧命的毒藥。佛說三藏十二部,最後為什麼會有拈花的公案?摩訶迦葉破顏一笑,教外別傳,不立文字,向上本份。

然而法藏和弘忍在這個知見當中一套又一套,全都是邪知邪見。雍正皇帝是很具有正法眼的,認為這樣的觀點如果流行天下,將會害天下人的法身慧命。

以至於修行人會演變為不坐香、不結夏,甚至飲酒食肉、毀戒破律的魔子魔孫。每天談的都是怎麼吟詩作文,取悅士大夫,搞所謂的機鋒轉語,在枝節上兜圈子,行這些伎倆。這些都是毒藥啊!

雍正皇帝認為曹溪的法脈不能容忍這樣的濁流。如果這樣的魔說以及魔子魔孫流落人間,就會使後人受到無窮的遺毒,法身慧命就會受到損傷。

所以雍正皇帝說,後世人具正法眼的畢竟很少,大都喜歡看熱鬧,看到法藏、弘忍很有勢力,有很多外護,又講得天花亂墜,就識別不了。

為使天下後人不受他們的毒害,雍正皇帝不惜眉毛拖地來作這本《揀魔辨異錄》,花了兩年多時間,在治理國家的繁忙事務中抽空寫出來的。一共有十卷,十萬餘言。

這本書著出來之後,他就立了一個諭旨,要將《揀魔辨異錄》收錄到大藏經裡面。

然後把原來明代以來入藏的像法藏和弘忍他們的書全部剔出來,把版全部毀掉。而且下了一道旨意,如果還有哪個叢林要流通法藏和弘忍的書,那就要按國法去處置。

雍正皇帝為什麼用皇帝的權威來做這樁事情?就是太關心後世眾生的法身慧命了。這種正知正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先入為主接受了一個邪知邪見,那一個人的修道就毀掉了。

雍正皇帝是以皇帝這樣的威德,來做一樁剷除佛門邪知邪見的事情。

我們看到後來有些學者談到這一段歷史的時候,說雍正皇帝如何專制,如何干涉禪宗內部的事情,實際上這些學者都不了解真實情況,這正是雍正皇帝大慈悲心的表現,是為了護持後人的正知正見。

這部書文理高深,通過讀《揀魔辨異錄》,真的覺得雍正皇帝是個學問非常深邃的人。無論是教內的佛法,禪宗的消息,還是儒家的理念,都是如魚得水,左右逢源,用得非常嫻熟。

他挑選了弘忍在《五宗救》裡面八十多條錯誤之處,一一加以批駁,批駁得非常精闢,擊中要害。其文句和道理都很高深,濃縮著禪宗和教下的根本理念,去破斥邪知邪說。

這本書可能不是現代人所能輕易看得懂的,但我們看一看還是有好處的。印祖提倡讀書人去看這個,不僅對教理有一個更好的理解,而且對儒家孔子的心法、以及開拓學問之眼界都很有好處。

 

揀魔辨異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菩提煉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