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界法師:凡夫外道對緣起的五種邪見

於阿賴耶識中,若愚第一緣起,或有分別自性為因,或有分別宿作為因,或有分別自在變化為因,或有分別實我為因,或有分別無因無緣。

假設我們對於一切法生起的親因緣,所謂「阿賴耶識」的種子產生疑惑,就會產生類似外道的五種錯誤的邪見。

先看第一個,「或有分別自性為因」。這個是數論外道。「數」,數學的數。這個數論外道認為,一切法生起的因是「自性」 。這個「自性」當中又有另外一個叫「神我」。假設這個神我是造了善業,這個自性就會創造安樂的五蘊來讓神我受用;假設這個神我造了罪業,這個自性就創造了痛苦的五蘊讓這個神我來受用。換句話說,這個宇宙萬法生起的因緣是「自性」。當然這個自性是不生不滅的。

這個是違背大乘佛法的思想。大乘佛法認為,阿賴耶識的種子是生起的因,而阿賴耶識的種子是生滅變化的,它是受熏的。比如說你今天犯了罪,但是你內心當中慚愧心生起的時候,你那個罪業的種子就變化,由大而變小。就是說,一切法的生因的種子應該是可以去受熏的,可以去改造的。但是外道的宇宙的生因——自性,是不能改造的,它是固定的,永遠就是自性。當然這個地方佛法是不同意的。宇宙萬法的生因是不生不滅的,這個是不合道理的,那你這樣子改造生命是不可能的。

第二個,「或有分別宿作為因」。這個「宿作」就是過去的業力。這個就是所謂的尼犍子外道。尼犍子外道認為:生命是由業力所決定,而這個業力是不可以改變的;除非你不做,做了以後,這個業是永遠不能改變,你懺悔也沒有用。所以說,這個尼犍子外道這樣一個定業的思想,這個宿命論,就造成了他一種所謂的苦行的修學。

他認為說,我們在三界不斷地流轉,每一個人都帶了很多的罪業來投胎,而這些罪業都不能改變的,你修止觀也沒辦法改變,懺悔也不能改變。那怎麼辦呢?趕快把這個罪業消掉。怎麼樣消掉呢?修苦行。從今以後你不能再睡床鋪,拿那個有刺的木頭來睡覺,就是用種種的苦行趕快把這個罪業消除掉。這樣子佛法是不同意的。佛法是說,「禍福由因,改變在緣」 。你前生有罪業是因,但是你心念的改造,這樣的不同滋潤,這個業種子就有變化。你可以通過你的懺悔,通過止觀的心念的調整,「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所以「宿作為因」這樣的定業論當然是邪見,就造成了一種心外求法的苦行外道。

第三個,「或有分別自在變化為因」。說宇宙萬法的生起是「自在變化」,就是大自在天——摩醯首羅天,它是整個萬法的生因。所以,我們想要離苦得樂、趨吉避凶,修行是沒有用的,持戒也沒有用。應該怎麼辦呢?向大自在天祈禱,因為他能夠決定你的快樂跟痛苦。當然這個是邪見。

第四個,「或有分別實我為因」。這個「實我」是屬於勝論外道,殊勝的「勝」。這個勝論外道的思想就是:「實我」叫作「梵」,大梵天的「梵」,這個「梵」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梵當中有一個小我,這個「我」是很痛苦的,是個小我。梵是一個大我,是安樂的境界。那麼我們想離苦得樂怎麼辦呢?應該要通過修習禪定、冥想,把這個小我跟大我合在一起,梵我一如。「梵我一如」就是他們所謂的《奧義書》所說的一個最高的意境,離苦得樂。

不過這個地方跟佛教有一點混濫。佛法也認為說,有一個生滅門的個體的、生滅的生命,有一個真如門的我空、法空的真理,我們修行也是從生滅門趨向真如門。不過這個地方有不同:佛法的意思,真如門、生滅門這兩個都是沒有真實體性的,是不二的;但是外道的梵、我兩個都是有個體的,大我是有實體、小我也是有實體,所以這個有實體的小我趨向大我。這是不合道理的。

第五個,「或有分別無因無緣」。前面的四種都是有因緣論,這第五個是無因緣論。什麼叫「無因緣論」呢?他認為生命的快樂跟痛苦都是沒有理由的,也就是說,生命只是一個偶然,就像樹葉從樹上飄下來,往東邊跑、往西邊跑,是沒有任何理由的。當然,無因無緣就會造成斷滅見,就是沒有來生。既然只有今生,那你歸依三寶、持戒修行沒有意義,所以只好及時行樂。這個是無因緣論。

總而言之,外道對於諸法的生因,他們認為是一個有實體的東西,或者自性,或者是實我,而這個實體是不能改變的。不像我們佛法說,種子是剎那剎那地生滅,因為你的行為思想的變化,你內心的種子也會有所變化。


淨界法師:修行錯誤比沒有修行更糟糕

佛陀出世之前,印度有九十六種外道,他們也都發心很圓滿,出家求出生死。也就是說,他們也知道生死的痛苦,他們的生命當中也立定了一個要了生死的願力,這個引導力都有,但是不知正法,求升反墜。

外道當然不可能接觸佛陀的經論。外道的修學,在印度九十六種外道主要有兩派:一個叫作苦行外道,一個叫作冥想外道。我們解釋一下,第一個,苦行外道認為,我們造的業是固定的,不能改變的。「萬般皆是業,半點不由人」,佛法講這句話是從因緣的角度來安立的,就是你因緣變化,業力可以改變。但是外道認為業是不能改變的。所以怎麼辦呢?你想辦法讓自己痛苦,痛苦越厲害,業消得越快,因為這個業是固定的。當然這個觀念是錯誤的,這個業是有自性的。

第二個,冥想外道。冥想外道他們看得更深刻,他們知道一個人會起煩惱造罪業,來自於妄想,「一切業障海,皆由妄想生」。佛法是從道法當中去轉變妄想。但是外道沒有這個傳承,他們是用禪定把妄想給滅了,叫入了無想定。這時妄想暫時不活動,如石壓草,如冰夾魚。但是為什麼求升反墜呢?因為他來生到天上以後,第三生來到人世間,他的煩惱會比一般人粗重,因為他因地的時候是壓抑的。

諸位!你如果沒有依止佛陀的智慧來引導你的煩惱,老是用咒語跟佛號壓它,壓久以後到來生反彈時,你的煩惱比別人重,它會反彈。佛法是用般若波羅蜜的智慧把它觀空,用善巧方便把它做一個轉化,但是外道完全是用強大的力量把它壓下去。所以煩惱不能壓,因為它會反彈。

求升反墜就是說,當你的禪定失掉時,當你的福報享盡時,你的煩惱會比一般人重,你就很可能會造惡業,墮到三惡道去了,因為你處理煩惱的方式錯誤,這就是外道最大的盲點。所以,你不留心教典的後果,雖然勇猛精進決定變成天魔外道,因為你沒有佛陀的善巧。這個是指外道的心中沒有道法,雖然有發心,但是最後卻是墮落。

反觀佛弟子,蕅益大師舉年紀最大的修行者就是脅尊者為例,他本來是在外道修學,八十歲才出家。以八十歲的高齡,他能夠「晝觀三藏,夜習禪思,乃有濟」。他白天研究教理,掌握修行的道次第;晚上修習止觀,實際地去操作,所以解行並重,最後成就了。「濟」就是大成就,成就了大阿羅漢。

脅尊者對佛教的最大貢獻,除了他自己成就阿羅漢以外,有一個地方值得我們說明。脅尊者是在佛陀滅度後六百年出世。那時有一個外道叫馬鳴菩薩,就是後來對大乘佛教有很大貢獻的馬鳴菩薩。馬鳴菩薩非常聰明,立了一個宗旨,跟很多佛弟子辯,這些佛弟子沒有一個人辯贏他。馬鳴菩薩就說:「如果佛弟子當中不能把我的立論解破,從今以後佛門的弟子不准打楗槌。」這個就很嚴重了!一個僧團的作息,完全靠打板來運作,什麼時候集合,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聽經。這時脅尊者就出來跟他辯論,結果就把馬鳴菩薩打敗了,後來馬鳴菩薩就皈依佛法。馬鳴菩薩皈依佛法以後,對整個佛教產生很大的影響。你看看佛教史,可以說整個大乘佛教的興盛,馬鳴菩薩功不可沒。

舉脅尊者的例子,意思就是說,他雖然八十歲的高齡,尚且解行並重都能夠成就,外道盡一生的修行結果變成魔道,所以說方法就很重要了。

我們的內心是很複雜,不是單純的,為什麼?因為雖然我們本性清淨,但是因為長時間在三界流轉,我們每一生生命的經驗,都或多或少留下痕跡了。所以我們的心在無量的生死經驗當中,留下了很複雜的妄想。如果沒有佛陀教法的引導,你不可能釐出一個頭緒的。

就像《楞嚴經》上說的,我們內心打了很多的結。外道解開結的方法,就是把這個繩子往兩邊拉扯,結果這個結越打越深。不修行還好,一修行在妄想中又增加了一個妄想,妄中加妄就是外道。凡夫只有一個妄,外道兩個妄,多了一個邪見。佛弟子有佛陀的傳承,他知道這個結要從結心中去解,不能從兩邊拉扯。你看苦行外道跟冥想外道,就是往兩邊拉扯,不知善巧,這個是這樣。

你如果看《楞嚴經》,《楞嚴經》的道理是說,我們修行時,當你知道怕,知道修行時,你的心已經亂七八糟了,搞得很複雜。你如果說一天就念十五分鐘的佛,什麼事都沒有,你不看教理好像也沒事,因為風平浪靜。但是如果你很用功,你的心發得很真切,心中產生一個強大的正念,而這個正念開始刺激到妄想時,那問題就很複雜了,《楞嚴經》說的「真妄交攻」,然後你就面臨了五十陰魔的考驗。

意思就是說,你這個水溝很臭,已經累生累世都沒有處理了,你不打開它,什麼事也沒有,反正你就平常每天念十五分鐘佛,念完佛以後離開佛堂,該打妄想繼續打妄想,那你什麼事都沒有,妄想當中多了幾個佛號如此而已,你的生命也沒有徹底地改變。所以你也不覺得學了教理有什麼用,對你真的沒什麼用。但是如果你真正用功時,你就要小心了!你的內心會出現很多很多的狀況,稍微不小心你就完了,「一念差池全體殘」,比沒有修行還糟糕。

諸位!你修行失敗,從《楞嚴經》的角度,比沒有修,比那些放逸的人還糟糕。為什麼?因為你「寧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著魔」。你沒有修行,起碼是一張白紙,以後還有機會。可是你產生錯誤的邪見,糟了!你對正法產生排斥,變天魔外道,成外道種性。而一個顛倒的放逸眾生,他起碼不會排斥正法。所以,你要麼就不修行;你要修行,我希望你好好地研究這條道路怎麼走,不要太高估自己。修行真的是要傳承,欲知山上路,須問過來人。你不可能拿一把鐮刀,自己在那邊開路,不可能!這條路佛陀走過,祖師也走過,你遵循著走就好了。你拿一把鐮刀自己在那邊開路,你開出來的路開到老虎洞去了,誰都救不了你,真的!

一個人著魔誰都救不了,實在說,這就是外道的悲哀,他很想做出改變,但是他沒有方法,結果弄得自己比沒有修行更糟糕,「求升反墜」這句話是很悲哀的!所以,如果修行錯誤,後遺症更嚴重,修行錯誤比沒有修行更糟糕,《楞嚴經》的確是有這個意思。所以古人在解釋《楞嚴經》說「寧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著魔」。

這個正反兩面的引證,引用外道的墮落跟佛弟子的成就,他們兩個都很用功地去做一件事情,為什麼有人成功,有人失敗呢?這就是因為有些人得到佛陀的引導,有些人是自己打妄想,這是產生成敗的差別。


淨界法師:這五種事情,很容易會折損清淨智慧

這一科是遠離外道的損智,佛弟子若做以下這五種事情,很容易折損清淨的智慧,故應避免造作。

(一)合和湯藥:這是透過煉丹制藥來為人治病。

(二)佔相吉凶:「佔」是占卜,如文王八卦或米卦等,從卦象中看出一個人的吉凶禍福。

「相」是看相,看一個人五官的長相,來判定吉凶禍福。以上的佔相吉凶也就是所謂的為人算命。

(三)仰觀星宿:透過觀察夜晚星宿的變化,推測人世間因緣的變化,這是以星宿的變化來判定人事因緣的變遷,稱為仰觀星宿。

(四)推步盈虛:前面「仰觀星宿」是以眼睛觀察星宿的變化,這「推步盈虛」則是由儀器推測星宿的變化,以判斷人事的吉凶禍福。

(五)歷數算計:由計算天干地支、生辰八字等陰陽數字,推算出一生的吉凶禍福,如紫微鬥數、四柱等的算命,「皆所不應」,皆不該從事這些事。

蕅益大師總結前面五條戒,說這是「邪心求利,不達正因緣法。」就是對因緣觀還未堅固之前,若經常做這五件事,則容易生起顛倒的智慧。

我在未出家前,也曾親近一些外道的大修行者,後來我發覺這有問題,外道雖也強調斷惡修善,但他們的斷惡修善並沒有判定標準,如這件事是否該做,他們就卜卦問神明,神明說可以做,他們就去做,神明說不可做,就不去做。

如此久後,自己的這念心完全沒有判斷能力,也就是說,什麼事情該做或不該做,自己的明瞭心完全要訴諸於外在的卜卦、神明的指示,否則自己不敢下決定。

我發覺一個人待在外道久後,內心會喪失判斷能力。

佛法的八正道中,第一個就是正見,一個人一定先要有正見智慧,才能行善法,先要知道什麼是功德相、過失相,由正見才產生正思惟,也才產生正確的身口意。

若對佛法因緣觀的真理沒有勝解前,就做前面的五件事,則你的心容易心外求法,時間久後,對吉凶禍福的因緣,這件事為什麼是功德相或過失相,你完全不能了知。

我有位師兄弟,他閉關好多年,後來他就不看教理,一路在行門上用功。後來他出了一些問題,請我幫他處理。他說他現在什麼事都請示觀世音菩薩。聽他講的意涵,我認為那不是觀世音菩薩,因他甚至今天中午要吃幾碗飯,也要請示菩薩。

我對他說,你這樣內心已沒有智慧,猶如行屍走肉一般。佛法的六波羅蜜中,最尊貴的是般若波羅蜜,這猶如人的眼睛。修行要目足雙運,所有的修行是依止智慧的引導而成就解脫。如果甚至中午要吃幾碗飯,自己都無法判斷,則怎麼能知道什麼是生死的因緣?什麼是涅槃的因緣呢?臨命終時什麼該放下,什麼該追求,則更不可能了知了。

所以前面的五件事雖是攝受眾生的方便,但佛陀提醒我們,做這些事情會折損我們的智慧,自己要小心。

我曾讀過一本古書。書中說:山上有一大戶人家,有眾多眷屬住在一起。這家人的長者往生,於是請山下一位有名的地理師來看風水地理。這地理師從山下走到山上,非常辛苦疲憊,這戶人家就準備熱開水給他解渴,而且在開水上面灑了一層粗糠。這地理師喝開水時起煩惱,他認為這戶人家請他喝水沒誠意,竟在上面灑粗糠。這樣的一念生起瞋心,他就把最壞的凶宅地理介紹給他們,說祖先若埋葬此處,家族會興盛,這地理師是想報復。

過了幾年,他想到這件事感到非常後悔——別人只是在開水上灑了一些粗糠,自己怎麼就做出如此大的報復呢?於是他又去找尋這戶人家,看看他們是否凶多吉少。結果他發現這戶人家的家宅,非但沒有凶多吉少,還更加繁榮,房子蓋得更大。這戶人家看到地理師來訪,表示非常感激。

地理師問說,當時他從山下走到山上,為什麼請他喝的開水上面會灑一層粗糠?他們答說:「你從山下走上來,怕你口渴,喝水太急,熱開水會燙傷喉嚨,灑一點粗糠,你會吹開它,喝水就比較慢一點。」

地理師於是說:「一念善心,轉凶宅為吉宅。」

我們雖同意世間的因緣法,有陰陽五行的吉凶禍福,但從因緣上的觀察,心是根本,講因緣時若不講心則不是佛弟子。若只是觀察外在的因緣,心只是次要的角色,則你跟外道就相同了。

佛法認為一切的因緣中,心是主要的因緣,外在因素是其次。若這樣,是否還需要看地理風水呢?

我個人做出一個結論:

如果內心對業果的道理深信不疑,內心完全安住於真理,不把外境的因緣變化當作一回事,自己永遠相信,善業召感安樂果報,罪業召感痛苦果報,對這真理深信不疑,那麼不用看地理,你的心能轉境。

如果對真理的信心跟理解有所動搖,心多少還會攀緣外在的境界,則也不妨看一下地理,因你的心對它有所著,它就會對你產生影響。所以若心一半安住在真理,一半安住在外境,則這部分對你就會有影響。

菩薩戒在講到攝眾生戒也有這觀念,若菩薩已通達諸法實相的道理,對真理深信不疑,永遠相信「心若安住在善法,一定召感安樂果報,若安住惡法,則召感痛苦果報」,若自己對生命緣起的真理,已深信不疑,則可以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學地理風水算命。為什麼呢?

因有些眾生若對他講真理,他不會相信,先以這種方便,「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你為他算命,他對你有信心,再為他講道理。

但這裡《遺教經》的涵義,從自利的角度上,這些佔相吉凶的事。


淨界法師:有五種情況會使所造的業變重

沒有對治,簡單說就是你一天過一天,沒有目標,沒有宗教信仰,對人生完全沒有任何的期許,完全過著放逸的生活,這個就有五種結果。我們先把它念一遍。

無治故重——謂不能日日乃至極少時持一學處,或亦不能半月、八日、十四、十五受持齋戒,於時時間,惠施修福,問訊禮拜,迎送合掌和敬業等,又亦不能於時時間,獲得增上慚愧惡作,又不能證世間離欲,或法現觀。

有五種情況會使令我們所造的任何一個業變重:

第一種,就是這個人一天裡從來沒有做一點解門行門的功課,來持一個學處,一天過一天,這個人造的業容易變成重業,因為他完全不對治,這個人做什麼事都不踩煞車的。

第二種,他不能半月半月地去受持齋戒,或者在八號、十四號、十五號這個六齋、十齋日受持齋戒,也沒有嘗試去約束自己,用齋戒來調伏自己的身、口、意。

第三種,這個人完全沒有宗教信仰,對於三寶或者他所皈依的境界,從來不修福、問訊、禮拜、合掌、恭敬,他什麼都不信。這個人要小心!他所造的任何一個業都可能變成重業,因為他完全沒有任何信仰,誰都不相信。

第四種,他不能經常在日常生活當中產生一種自我反省、增上慚愧,對自己的業——「惡作」自我反省,就是心裡想要做什麼就做了,也不會事後去做反省。

第五種,他更不可能去修止觀來產生對世間的離欲,或者修空觀,來做一種我法二執的調伏。

總而言之,就是這個人的生命當中,沒有宗教信仰,沒有自我期許,也沒有目標,反正就是把前生的福報花完為止,縱情地享受。也就是說,他所造的業是盡情的造業,完全不踩煞車。這個人造的業就很糟糕了!他這一期的生命會創造很多生的問題,他要為今生的享受付出很大代價,因為他所造的很多業都是強大的業力。

 

 

佛教徒不得看相算命、求神問卜、看風水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菩提煉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