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寫在前頭。

說道死亡,對於每個人都是神秘的,因為我們都沒有經歷過。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真相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我們往往會武斷的妄下結論,佛陀要我們對末世惡性比丘采取默擯的態度,在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我們無法分辨的太多,最後呢,當然還是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淨空法師一直是頗有爭議的僧人,我也曾經困惑於此。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這篇文章,才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困惑並不重要,我們過於關注一個人,影響了我們精進的腳步,作為芸芸眾生,我們要抱著冷靜的態度去思考,有可能我們趨之若鶩的事情一直是錯誤的;也有可能我們當面不識觀世音。

寫了這些,不是說我要為淨空法師做什麼,我說的只是我們對待世界的態度。如果列位不喜歡,那請您不要點擊,讓帖子自生自滅沉下去;如果你喜歡,也不妨看一看。我是一個比較內向的人,不願做口舌之爭,也謝謝您不要給我上課、加分、減分。謝謝!

 

當代高僧大德對淨空老法師的評價 

1、趙朴初居士 眼裡的淨空老法師

我和淨空法師是多年相識相知的老朋友了,雖然我今日因遵醫囑,住院靜養,未能前往共襄盛舉,但是我仍願分享法喜,並衷心祝願活動圓滿成功,祝願淨空法師在北京參加國慶觀禮期間悉皆順遂、六時吉祥!——摘自趙老對大藏經贈送儀式的賀詞

朴老聽到人家要去讀書非常高興,我去年五月曾去見他老人家,提起淨空法師,朴老站起來合掌,說是了不起的大法師。我請他做居士林的名譽林長和淨宗學會的名譽會長,他推說居士林我應該做,我很喜歡居士林;但淨宗學會是淨空法師在那邊講經說法,我什麼資格去做顧問做名譽會長?我又請他做培訓班的顧問,他(指趙老)說「他是大法師(指淨空老法師),我不行啊」,我說「不可以,你要指點一下,有時候我們在家人,法師講經一些組織、一些手續不會辦,請您老人家慈悲」,他才答應說「這樣好吧!」。你去中國提到趙朴老的名字人家都很恭敬,而他看到每一位法師也一定合掌。——李木源居士

2、本煥長老 熱情招待、並啟請淨空老法師講經

「九0年代,我曾經到廣州兩次,本煥老和尚請我在光孝寺講經,他招待我吃飯,素席很豐盛。我跟老和尚說這些素菜要浪費很多錢財,實際上並不好吃。他問我:法師,你喜歡吃什麼?我說:我喜歡吃青菜。第二天,人工的料理沒有了,桌上十個菜全是綠的,像菜園一樣,那個味道真的不一樣,我幾十年在外國,沒有吃到那麼鮮美的青菜。」——摘自淨空老法師講經

八年前,淨空老法師到弘法寺講開示,本煥老和尚親自迎領到講堂,並坐在旁邊聽講。這是很多人都看到的。——某佛弟子

3、黃念祖老居士 眼裡的淨空老法師

黃念祖老居士在《旅美雜談》 中說:「這個人(指淨空老法師)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鄭老乃上海大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了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當時聽到這話,只覺得這是弟子們對於自己師父的一種贊揚的話,所以沒有十分留意。等聽到鄭頌英也有這個說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這是一位大德!」

「這個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體會到了,這四句裡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的可貴之處,而且是在這個導師(指淨空老法師)領導之下的結果。回來之後才更多地了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系我是明白的:他是台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台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作了和尚。」

據說有一比丘尼曾在黃老面前說起淨空法師的過失,黃老卻說淨空法師禪定力很深,念佛功夫好,度生事業功德大之類的話,並無半句貶損之言。

4、茗山老法師 眼裡的淨空老法師

淨宗學會的導師--淨空法師,不僅德高望重,而且學識非常的淵博。唯其淵博才能夠一門深入,唯有一門深入才能學識淵博,這也是值得我們贊嘆、隨喜的。

台灣淨空法師與我雖我不相識,但互相仰慕已久,今日專誠來訪,我極為歡迎。先以八個果碟招待吃茶,後以十幾樣蔬菜設齋,真誠款待。——《茗山長老日記》

5、慧律法師 評價淨空老法師

「這個講堂(文殊講堂)以前曾經請過淨空法師來上過課,這淨空法師我們要給他鼓掌!淨空法師絕對是一個正知正見的法師,他叫你念佛,講《無量壽經》是正確的,你們要好好親近他,所以你們請他來演講是你們大眾的福報,是大家的福報。」——慧律法師文集

6、聖嚴老法師 眼裡的淨空老法師

在訪問新加坡期間,原先沒有到各寺院拜訪的計劃,原因有二:一是不想打擾他們,新加坡的佛教界人情味特別濃厚,遇到遠客拜訪,一定會請吃飯、送供養,十七年前就有過這樣的經驗。二是我的身體真的很虛弱,不宜有太多的訪問活動,不僅僅是坐車,光談話就夠累人的。

可是有兩位法師我不得不去,第一位是現任佛教總會會長隆根長老,……。第二位是我一同受戒的戒兄淨空法師,雖然他提倡淨土宗,我提倡禪法,我們兩人在法義的認知上或大什麼偏重偏輕之處,但我一向對他很尊敬,因為他真是一位現代的法匠。首先在台灣成立華藏圖書館、華藏講堂,以及佛陀教育基金會,後來又到全世界開創淨宗學會,在中國大陸全力弘揚淨土法門,估計有幾佰萬人受到他的教化。近四年來定居新加坡,訓練了一批又一批的講經弘法青年人才,所以我應該去看看他;特別是在我閉關期間,他替我找全了《弘一法師三十三種律學合刊》借給我研究,這是我永生感激的事。目前他每天對著十幾位中國大陸去的年青比丘講《華嚴經》,他們都是各佛學院的教師和負責人,將來他的影響之大,無可限量,同時也透過科技網路設施,把他的開示立即傳達到世界各地,據他自己說,進入他的網站,每天有五萬人次以上,像他這樣的弘化功能,是我所敬佩的事。

7、索達吉堪布 評價淨空老法師

大家應該知道,淨空法師對漢傳佛教的淨土宗貢獻非常大,以前雖然對密宗有些看法,但現在他老人家也常宣揚密宗大德的功德。

我們想一想,有多少人依靠淨空法師而趨入佛門?有多少人依靠淨空法師而精進念佛?淨空法師的弟子裡又有多少人臨終顯現往生跡象?

雖然我們凡夫人不一定敢肯定淨空法師就是什麼什麼果位,但是他一定具足善知識所需要具備的條件:廣大的菩提心。否則就像上面上師所言,普通人恐怕沒有這樣的能力。

——索達吉上師講解《弟子規》

8、大寶秋央珠扎仁波切 評價淨空老法師

某位密宗弟子請教秋央珠扎仁波切時,上師主動提到了淨空法師。上師稱贊淨空法師為漢傳淨土法門的一代宗師,認為淨空法師對於漢傳淨土法門的解釋已經到了當代最圓滿的程度。

9、昌臻法師 常常引用淨空老法師的說法

在1996年佛七總結時,他(指昌臻法師)說:「淨空法師說:教理不明,修行就不得力,說個不好聽的話,就是盲修瞎練,一定要懂理,否則不能成就。凡夫終日忙碌,應酬既多,回家又不攝心靜慮。雖然每日早晚兩課,而心中未曾一刻安寧,盡管念佛,妄念依然壓倒正念(就是念佛的心);也從不體會到離一切相(就是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修一切善法等道理。因之,修行多年,仍然心隨境轉,自己做不了主,得不到佛法的益處。」

(昌臻法師引用淨空法師的話)當代的淨宗大德淨空法師也說:「學佛是修心。修正行為容易,修心難啦!」淨空法師還說:「修行不是一天到晚念經、念佛、磕頭,不是在形式上,那是做的表面工夫,在起心動念處下工夫。念頭才起,就轉成佛號,這叫做從根本修。」

10、達真堪布 引用淨空老法師的說法

我們都聽過淨土宗的淨空法師的講法,他也講菩提心,他講的菩提心是什麼?他講的不是世俗菩提心,而是勝義菩提心,清淨平等,直接讓你發清淨心、平等心,在這樣的基礎上念佛念到一心不亂,統統放下。這誰能做到呢?能修持這個法的人是真正有修行的人、特別有福報、有根基的人,也就是大圓滿法裡講的利根者。

現在很多人連斷惡行善都不會,不懂什麼叫行善、什麼叫斷惡。淨土法門的淨空法師也講了,《弟子規》是世間法的基礎,斷十種惡業、行十種善業是出世間法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才可以念佛。

很多很多人根本沒有找到方向,根本沒有找到目標,還在那邊糊裡糊涂的,還覺得自己很有知識似地耍聰明。耍吧,最後耍的就是你自己,還要耍到什麼時候?什麼叫皈依?什麼叫行善斷惡?連這些都沒有做到。行善斷惡是出世間法的最低的、最起碼的基礎。淨空老法師講的太對了。連這個都沒有做到,還想解脫成佛,這是不可能的事。

11、星雲法師 評價淨空老法師

還有淨空法師,他在台北有好幾處講座,這次也為了成就你們的學佛,而從台北趕來這兒給各位同學講課。——《星雲大師講演集》

12、聖輝法師 眼裡的淨空老法師

九七年淨宗三大慶,聖輝法師來新加坡參加,他目前是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也是中央人大代表,他是仁德法師的徒弟,目前是南普陀的方丈,也是湖南佛教協會會長,他來的時候要跟淨空法師交流,跟我說「第一個我(指聖輝法師)要見的人是淨空法師」。師父(指淨空老法師)聽了說「不行,應該是我去拜訪他,而不是他來見我。」於是我們就去光明山看聖輝法師,那天師父(指淨空老法師)和聖輝法師從八點多講到十一點多,他還不夠,第二天又來找師父。第二天早上來找師父,談了一整天,思想整個改變,他跟我講「木源,我要保送幾個來新加坡學習,我跟淨空法師一席談,我對整個佛法,要怎樣辦佛學院,我很清晰了,我知道走什麼路。」——李木源居士

13、靜波法師 評價淨空老法師

有人說,淨空法師錯了,他總是說淨土法門如何如何好。淨空法師沒錯,他要是不說淨土法門好,誰還去學淨土法門呀?是你錯了。其實淨空法師講了很多別的經典,你只是不知道而已。——摘自靜波法師開示

14、印海法師 評價淨空老法師

我記得兩年前星雲法師來這個地方演講,也請我講兩句話,今天又請到淨空老法師來這個地方講經。這兩位是近代佛法的法將,一位是弘揚禪宗法門,一位是弘揚淨土法門,他們二位長老對於近代佛教的宣傳,可以說真正是替佛宣揚,是諸佛的化身。

這二位法師真是偉大!我們不要談星雲法師,像在座的淨空老法師,他的偉大處並不是在洛杉磯這邊偉大,他的偉大是在國際方面,從新馬地區,乃至今天他把佛法遠遠的向大陸宣傳。

15、密宗弟子評價

我接觸的紅、黃兩教的大成就者都肯定淨空法師是淨土宗的大德。

我還聽到一位紅教大法王對此作的開示,因為某些人對淨宗弟子私下說淨空法師是阿彌陀佛化身有疑問,法王就說:能勸導一億人念佛的人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

16、圓真法師 評價淨空老法師

中國佛學院以前有個圓真法師,現在普陀山,他們稱他作普陀山的佛學活字典,他對佛學研究之精,你要講到任何一部經,他都知道,你只要念出一句,他就能說出是哪一部經在哪一頁哪一段,他都很熟,辯才無礙。

可是他來到新加坡,聽了淨空法師的卡帶,那一天他帶了很多回去,有四五箱之多,到關口不通過,他抱著那些卡帶不放。妙善法師請他放下,他不肯,說我要抱著這個走。結果後來商量,留下了兩箱,他還是叫他們想辦法拿回來。一拿到普陀山,他關了門就聽,別人跟他借,他舍不得,「弄壞有沒有得賠?這個是法寶,沒得借,我要聽」。他每天就念《無量壽經》,他來新加坡觀音救苦會,林義豐居士請他講經,他對醫學有非常深的研究,對佛學也非常有研究,很多醫師跟他辯,沒有一個能辯贏他,是佛學、醫學都非常好的法師。

可是我第二年去到普陀山,他說「李居士,現在我不講佛學了,我專念《無量壽經》專念佛號,我聽了淨空法師講經的卡帶,才了解那才是真正的佛教。以前我學得太雜了,我不要」。你看他的學問有多好,隆根法師是他(圓真法師)的學生,這邊隆根法師要披衣去跟他頂禮,演培法師還叫他老學長。演培法師說「木源,你要請這個,這個人了不起」。

可是第二年我(李木源居士)去的時候,他跟我講,他說李居士,我經過試驗《彌陀經》裡面說「若一日、若二日……若七日」一直念佛,他說:這七日七夜應該是不可以吃,不可以睡,事實上到底行不行呢?他說我去求妙老,請他慈悲給我一個房間,我拿幾桶水進裡面,決定念佛七日七夜不吃不睡,只喝水。我跟他們講,如果我往生的話,把我化掉,不管;如果我七天後能夠出來,那我就證實經上講的若一日到若七日不停念佛,事實真正能夠作得到。結果七天後,他出僚房,滿臉紅光,你看園真法師變了一個人。紹松曾看過他,整個人滿臉紅光。

園真法師出來三個星期後,他就想我能夠念佛七天七夜,是否也能二十一天?這可能是一種妄想,不實在吧!可是他說我也要試,關了門念了二十一天,出來身體非常好。他跟我講他才真正悟到「禪悅為食,法喜充滿」,念佛就是一心不亂念,什麼都不想,很容易過活。

他整天就是坐在那邊念佛,一句佛號不間斷。他很希望見到淨空法師,叫我請淨空法師回去,他今年八十三歲了,身體非常好,整天一句佛號不間斷。他說誰敢講淨空法師講的是錯的,我要跟他辯論,我可以證實。我原本是研究佛學的,我只是研究不是學佛,我這幾年才剛剛開始跟淨空法師學佛。


索達吉堪布:觀淨空法師...為佛的化現(頂禮!感恩淨空法師!)索達吉堪布上師開示同修疑問

——請問淨空老法師是不是具德的善知識?

問:淨空老法師在漢地影響非常大,但近年來許多人對他很有非議,請問他是不是具德的善知識?

答:「哪個是善知識、哪個不是善知識,我沒有這種辨別智慧。但淨空老法師這麼多年來,非常地慈悲傳授了淨土宗法要為主的許多教言,讓世界上很多人對淨土法門產生信心,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至於他早期對密法有些不同看法,以及對一些法師的見解有直接或間接的駁斥,這對我個人來講,全部都觀清淨心,把所有這些法師都當作佛的化現。當然,有必要的時候,為了澄清自宗,建立清淨的佛教見解,我們也可以互相辯論、探討,這在佛教中是允許的。但作為學佛的人,最好不要評論誰是邪知識、誰是魔知識,否則,以講經說法的法師為對境這樣稱呼,很擔心會造惡業。

所以大家應該觀清淨心,看到任何一位對佛教、對眾生有貢獻的高僧大德,盡量要看他們的優點。至於自己不能理解的地方,最好是去慢慢觀察,這樣的話,逐漸可能會了知他們的甚深密意。

[另]:

記得索達吉堪布上師在講解《弟子規》行將結束時說:

在世間所有書籍中,這本《弟子規》,確實很有功德、很有加持,因為它改變了世界上許多人,給他們種下了善根種子。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不是聖者,普通人恐怕寫不出這樣的論典,即使寫了,後人也不一定如此重視。所以,我認為,作者肯定具有非常廣大的願心。

結語:

顯教的高僧大德,有一部分往往是在圓寂後才示現出他們是哪一位聖者乘願再來的,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大家肯定也都看過的。有些大德聖者住世時遭受到嚴重的誹謗,甚至是嘲笑,布袋和尚就是如此,直到他圓寂時念出的偈子,世人才曉得他是彌勒菩薩化身。

眾生的福報太淺了,所造業障卻是大過無數須彌山的堆積,豈不痛哉???


有他心通的法師聽老法師講經後,神色凝重的說:不可誹謗淨空老法師!

摘自:宏琳法師寫給某青年佛弟子的信

以下是信件內容!

×××居士:

淨空法師是我最欽佩景仰的大德,我走過一些地方,也拜見過不少偉大的成就者,但在今天,我心目中當代第一善知識是──淨空老法師!

你曾經批判淨公上人講的法如何如何,什麼不符合佛經,歪曲佛意等等,我聽到只是一笑──老和尚講法你聽不懂啊!我住禪堂,跑藏地,折騰這麼多年,受盡苦難折磨,才聽懂一點,你才入佛門多久?不過雜七雜八看了幾本佛書,你能聽懂嗎?我剛出家時,遇到一個聽得懂的!××法師,我的好同參,好朋友,他真有神通!他在陝西西安臥龍寺住禪堂得了消息,又學過東密、藏密、南傳禪定,特別喜歡《廣論》。

我剛出家不到一年,遇見他佩服得五體投地,後來我去青原山參體光老和尚也是他指引的。他有他心通,我心里隨便想什麼,他張口就說,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書本上說的“他心通”;他坐在屋里,可以說出幾分鐘後誰會推門進來,當此人真的進了屋,我是又吃驚,又佩服──剛出家的小沙彌,哪見過這個!他有時對淨空法師的態度也好像不大恭敬的,直到一天,我們一起在電視前看了完整的一堂淨空法師的講法錄影,他出來時神色凝重,對我說:“淨空法師見到‘那個’了(心之本體,他的口頭語,經常如此說),不能誹謗淨空法師!”我對他極為敬佩,所以這話我一直印在腦子里,包括我對老法師有懷疑的時候,我沒有造這個無間地獄的罪,沒有誹謗老法師──今天想來好慶幸啊!多虧遇到善知識!我對上述講話負因果責任!我沒有打妄語!

如果你今天問我,怎麼評價淨空老法師的講法,我的回答是“言言明心,句句真實”。我聽了老法師至少幾千個小時的講經,我才真正了解了老法師,那種感恩和欽佩,不是用語言能表達的。

老人家講法時常說:“講經你聽不懂啊!”真的,真的聽不懂,老人家教你如何契入如來境界,他不是開知識講座,如果你想搞學術研究,你走錯門了!如果你從小就接受邏輯思維訓練,那勸你趕快放下──我們中國人用直覺,不用邏輯,不然你緣木求魚,什麼也得不到。

告訴你,你犯的錯誤,就是用其他的法師言教體系去衡量老法師,特別是用藏傳佛教的理論為標准,去評判老法師,你錯了!藏傳佛教的理論體系很殊勝,很精密,但你不能用他的文字定義去衡量漢傳佛教,漢地有漢地的講法!直到你能夠超越一切概念和文字,能進入經典上的文字所要引領你達到的那個真實境地,你才能有評判的資格,不然就好好依師一門學下去,哪一條路都可以通往真實的國度,可悲與可怕的是,你半路上就發言,就評論,你將為此付出想象不到的代價。

各宗各派的祖師,都有他們各自一套的教法,你只要用心依止都可以解脫。智者大師和六祖,他們的言教肯定不同,你以為智者大師是真理,則六祖大師的言說都不符合真理了,六祖在世時,誹謗之聲從沒斷過,可是六祖傳的是佛陀的心印,他契入了,你聽他話你也可以契入,他和智者大師同一鼻孔出氣,你在那里比較兩位大師孰高孰低,你將永失大利!

老法師說,要聽一個老師的話,這是真理,五十三參,要先得根本智啊!老法師說:“你依三個老師學,就是三岔路口,依四個老師學,就站在十字路口──你完了!”你不是這樣嗎?你看了好多法師講經說法吧?漢藏都有吧?依別的法師講法為真理,去衡量淨空老法師了吧?可是你沒有進入離開文字相的那個真實國度,你還沒有發言的資格,你就發言,你就批判,你就叫嚷,你自認為在維護正法,其實你已站在地獄火中!

有僧人問四川的大隨法真禪師:“劫火洞然之時,佛性燒壞燒不壞?”大隨禪師說:“壞”這分明與教義相違,法身是不可能有成壞之相的。安徽的投子和尚後來聽到別人傳話,知道了大隨禪師如此回答,他向四川方向頂禮遙拜──“西川出了古佛!”他真聽得懂啊!

你可能特別執著你的宗派,認為不提倡或阻止別人學你的宗派,就是破壞佛法,你就謾罵,其實破壞佛法的人正是你自己──証悟者的密意,你是否體會得到呢?我再講個我親身經歷的事情告訴你:

我曾經在江西親近禪宗尊宿體光老人,這位老和尚是05年走的,端坐而終,他圓寂後,名聲愈來愈大,大家都承認,他是虛雲老和尚座下得心印的弟子,一生神通異跡不可勝數。老和尚顯現上有時對藏傳佛教特別反感,提一句他都不高興。一次他晚年的一位侍者在私下問他一句:“大手印(藏傳噶舉派最高的法)是不是禪宗?”他竟然回答:“是”這是那位侍者──一個很老實的年輕比丘親自對我講的。我也見過一次:老和尚在客堂門口和我們幾個人閒舂殼子,老和尚親口贊嘆過藏傳的大德,你認為老和尚的密意是什麼?

漢傳佛教現在其實十分衰微,這個你承認吧?為什麼?“漢傳”,“漢”的文化崩潰了,“漢傳”佛教也就如龍離江海困在沙灘,處境太艱難了!我在藏地好些年,我的那些金剛道友們真的都十分優秀,無論聞思還是實修都真精進,都是漢僧中的精英,可我又想,漢地的精英都到藏地來了,以後都弘揚藏傳四大教派,漢傳佛教怎麼辦?精英都跑這邊來了,漢傳佛教由誰傳承,以後漢地寺院都宣講藏傳經論嗎?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藏地的老上師們,見藏人說漢話,穿漢服都不歡喜的,藏人的文字至少沒改過,漢字都改了的。

淨空法師的恩師是章嘉活佛──藏傳佛教一位公認的大成就上師,照說淨空法師依止他,他應該像今天藏族活佛們向漢族弟子傳法一樣,傳授各種藏傳佛教入門的教授:傳加行、傳灌頂等等,可章嘉大師在接引淨空法師的三年中,沒有這樣做。你又對此有何理解呢?

老和尚弘揚儒家,又講道家的《太上感應篇》。有人不高興了,說這是外道法、失壞皈依戒等──藏傳的詞兒又來了!三教圓融的說法,從中國三國時就有了──《牟子理惑論》就開始了,歷代祖師都有講的,到明朝憨山注《老子》、蕅益解《四書》、蓮池提倡《太上功過格》,這些大德都“失壞皈依戒”了嗎?為什麼不先打倒他們──哦,原來他們是公認的成就者,攻擊他們攻不倒,自己先倒了,那就找當代的攻擊吧,反正一般信徒、社會大眾也不大懂佛教史的,只要一叫罵,作出慷慨激昂狀,就有人響應的。

你又說了,老法師不讓人學經教,唉,我怎麼在光碟里聽到的是老法師說:“每天最少聽經四個小時,不然還是敵不住煩惱”。你我怎麼聽得不一樣?

你說老法師提倡只學一部經這是萬萬不可的!老法師一生講《華嚴》、《法華》、《楞嚴》幾十種大乘經,《楞嚴》就講了七遍,你看他一生的行持。一部經,是你的修持,你的本尊!你的本命元辰!你到藏地問任何一個正知正見的上師:我一生修一個本尊好不好?專修一個本尊好成就,還是修十個本尊好成就?相信所有上師都會告訴你專修一個本尊是最好的選擇──唉,你真的聽不懂,練武術的都懂:專練一式,站一個樁三年,一定有大成就!可學佛的人不懂,這是真的密法呀!如果願意你可以做個實驗三年、五年,只誦一部經,屏息諸緣,看看效果──開始很枯燥,要耐得住哦!等你從白開水中喝出甘露味來,恭喜,你要入門了!

有人說淨空法師講法有部分講錯了,但功大于過,這個人太了不起了,能這麼評價說明他的境界恐怕超過了老法師,我當然更比不上:我的經教當然也沒用什麼功,但漢、藏佛學院也都上過,因明、俱舍是沒怎麼好好學,中觀、唯識倒是下了點小功夫,天台、華嚴也翻了幾頁書,我還真沒聽到淨空法師哪一句講錯了,老法師是真實語者,口誤或許有,年代、人名記錯了,這個沒什麼,藏地的大上師也會有,禪宗祖師說:一個人用土塊打獅子,獅子撲人;打狗,狗去追土塊了。

最後,我勸你平心靜氣聽淨空老法師的經兩百個小時,那時,你再寫信和我討論,“做人要謙卑”,這是老法師常說的話,有不同意見,請先放一放,不要跳起來。我其實不願搬用經典上的話教訓人,但我還是提醒你:毀謗一個菩薩的過失比刺瞎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眼睛的罪業還嚴重!謹慎呀!謹慎!

另:世親菩薩曾毀謗大乘,後來懺悔,要割去舌頭,其兄無著勸他還用此舌贊嘆大乘,這也是你唯一的懺悔方法了。

願上師三寶加持你走上正確的道路! 
比丘 宏琳 謹啟 六月初三日


宏琳法師:入藏求法漢僧。在漢地曾依止虛雲禪師法嗣體光老和尚,入藏數載,獲得過寧瑪、格魯、薩迦三派傳承。漢地禪宗則有虛雲禪師臨濟、曹洞、雲門、法眼四宗法脈傳承,長期閉關隱居。

海賢老和尚曾多次要求阿彌陀佛接引他往生,阿彌陀佛說他修行得很好,叫他留在這個世間表法,時候到了,一定會來接他。那是什麼時候呢?等他遇到一本叫作“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的小冊子的時候,他表法的時節因緣就圓滿了,佛就來接引。

“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這本小冊子是宏琳法師用十幾年的時間搜集了許多資料編成的,文中回應了一般人對于夏蓮居老居士的《無量壽經》會集本的質疑。現前在海內外,有很多人反對夏蓮居老居士這個會集本,他們認為佛經不能會集。宏琳法師搜集的資料表明,會集佛經的做法古時候就有,那時叫合經。所以這個會集本如理如法,它的出現是時代的需要。

海賢老和尚留在世間,就是為這個最後的表法。當然,他的一生都在表法,但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最後這一次。至此,他的表法功德圓滿,阿彌陀佛接引他往生西方了。

這個表法是什麼意思呢?第一,証明夏蓮居老居士所作的《無量壽經》會集本是真經。《無量壽經》的會集本早就有了,但是都有瑕疵,這個會集本沒有瑕疵,字字句句都是出自經典的原文。第二,印証了黃念祖老居士對這個會集本的注解是真實可靠的,是《無量壽經》注解里最完美的注解。這是集注,是集經、論和古德注解之大成,真正是正知正見。第三,為淨空法師作了証明,証明他這十幾年來依靠這部經和這個注解來修行,沒有錯。

這是阿彌陀佛給海賢老和尚的使命,讓他最後表這個法!這個任務可大了,功德不可思議,它關系到釋迦牟尼佛末法九千年的法運,海賢老和尚在這個時候做了關鍵的承傳。世尊末法九千年,一切學佛眾生能夠一生成就,就靠這個法門。

《無量壽經》說:“當來之世,經道滅盡,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經止住百歲。”“當來”是將來釋迦牟尼佛一萬年末法終結的時候。那時,所有的佛經都在這個世間消失了,但是世尊慈悲,特別留下這一部經,再多留一百年,留下的是哪個本子?淨空法師告訴我們:“就是夏蓮居老居士作的《無量壽經》會集本。”他還說,“會集本跟念老的集注,肯定是釋迦牟尼佛往後末法九千年,眾生得度的第一法門。”“末法九千年,真正成就全靠這個法門,其他的法門都做不到。”

僧贊僧,這是佛門的大事,佛法的興衰就在這一代。中國人常說家和萬事興,一家人和睦,這個家一定會興旺,團體、僧團亦如是。如果大家彼此都能夠和睦,佛法就會興旺;如果彼此排斥,自贊毀他,佛法就會消亡。所以,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佛門大德談“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阿含經中略集出,嘆大福田諸僧寶,
  大梵天王及帝釋,以大梵音贊僧寶。
  如地堅牢諸神等,贊嘆一切僧寶眾,
  我末法中出家人,常住僧贊常住僧。
  僧贊僧共佛法興,志求菩提微妙果,
  于濁苦惡世界中,常在如來清淨眾。
──恭錄自《贊僧功德經》大正藏NO.2911

注:此經取九種經典文字會集而成,有敦煌本、大正藏本兩種,海內外有多位大德弘揚贊嘆過此經。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懷嫌恨心,他實有德,不欲顯揚;他實有譽,不欲稱美;他實妙說,不贊善哉,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

──《瑜伽菩薩戒本》
  
若佛子,口自說出家在家菩薩、比丘比丘尼罪過,教人說罪過,罪過因、罪過緣、罪過法、罪過業。而菩薩聞外道惡人,及二乘惡人,說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慈心,教化是惡人輩,令生大乘善信。而菩薩反更自說佛法中罪過者,是菩薩波羅夷。

若佛子,口自贊毀他,亦教人自贊毀他,毀他因、毀他緣、毀他法、毀他業。而菩薩應代一切眾生受加毀辱,惡事自向己,好事與他人,若自揚己德,隱他人好事,令他人受毀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梵網經菩薩戒‧十重罪》
 
虛雲老和尚

修行要一門深入,以一門為正,諸門為助,各修一門,彼此不互謗。謗法、輕法、慢法都不對。“欲想佛法興,除非僧贊僧”,互謗,是佛法的衰相。

──虛雲老和尚雲居山方便開示
乙未年六月初三日韋馱菩薩聖誕

來果老和尚

叢林下人,見人有習氣者,隱而不記,縱人問者,亦不言之。人若責者,即隱其惡而揚其善。能止不犯多住一日,多種一天佛種。如是在上者揚在下之善,居下者隱在上之惡,互相隱忍。不但道成、叢林興,而菩薩道行。又常言:“要得佛法興,除非僧贊僧”,誠久住三寶之要素也。

──禪門宗匠來果老和尚
《來果禪師語錄‧卷一》

慈舟律師

第五、上人與敬僧:
  我與陳大蓮居士等,迎請上人來泰寧,上人離雙泉寺時,先向本寺諸上座一一頂禮,然後下山。至寶蓋岩,大眾將行李放好,上人領大眾進大殿禮佛。次向住持,監院一一頂禮,不論到何寺,悉皆如是。上人敬僧,不分高下老幼,一切平等。上人說:“若要佛法興,應當僧贊僧”。上人真為護持正法的師範。如是年高德紹,尚如是敬僧;實在令人生大感動!生大慚愧!僧眾若能如是奉行,佛教自然興隆了。此是上人敬僧之謙恭。

──道宣法師《親近慈舟上人之因緣及其見聞》
一九五八、十一、于高雄佛教蓮社

廣欽老和尚

還有一次,有些皈依的弟子去聽演講,認為講演的法師有影射批評廣欽老和尚的意思,就打抱不平上山報告老和尚,不料老和尚當下非但毫無慍意,反而要上來報告的弟子去懺悔“誤會講演法師”的過失,並替那位法師解釋其言辭的佛法含意,告誡弟子假如今天人家指名道姓罵我們,尚要誠懇感謝,何況人家沒指名!老人家還嚴肅曉以“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的大義,他贊那位法師“能在花花世界度眾生,實是菩薩”,並自謙說:“我還不敢去呢!”老和尚的功夫非我們能測,但一些日常突發的瑣事中所顯示的胸襟,每每令末學感動不已!

──道証法師《傾聽恆河的歌聲》

宣化上人和廣欽老和尚珍貴合影

道源長老

佛門里有句話:“要得佛法興,還得僧贊僧”,佛法要興隆,還得出家人贊嘆出家人。經上佛與佛的互相贊嘆,就是要給我們做榜樣的,也是要令眾生起信仰心。僧贊僧,就是要眾生信仰僧寶,因為僧寶是住持佛法,弘揚佛法的人。若是沒有僧寶,佛寶和法寶就無法住世了。所以要佛寶和法寶興隆,就必須僧贊僧!

──台灣淨土宗導師道源長老
《佛說阿彌陀經講錄‧第七天》

會性法師

所謂“若要佛法興,須要僧贊僧”,彼此互相贊嘆,法門上彼此互相贊嘆,出家眾也互相贊嘆,這樣佛法才能興隆起來。

──天台宗碩德會性法師佛七講話第二日
1986年11月台中靈山寺

宣化上人

在正法時代,所有的聖人,都示現于世,來助佛弘揚佛法。當時,跟佛出家的弟子,從無量劫以來,都隨著佛修行。這些証果的聖人發願:隨著佛到處轉法、度眾生。所謂“一佛揚化,千佛護持。”佛入涅盤後,這些聖人也相繼而入常寂光淨土。

佛滅五百年後,修道人的根性不銳利,沒有深厚的善根,所以變成像法時代 -- 只有供養佛的形像而已。當時,人人都要造廟、造塔、造佛像,可是忘了造就本身的慧命和法身,所以一天一天離開正法時代的修行,走向像法時代的修行。

像法時代住世一千年,慢慢過去了,現在正是末法時代。在像法時代,雖然是像法,可是還修正法。沒有人誹謗,沒有人攻擊,大致上能和平相處,不起諍論。不是“僧毀僧,佛法滅”,而是“僧贊僧,佛法興”。

──《宣化上人開示錄二》之《正法時代的境界》

覺光法師

我們都是源自釋迦世尊的傳承,我們都是弘揚世尊的正法,希望令眾生離苦得樂,所以不論各宗派都要互相尊重,互相支持,所謂“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 覺光法師
摘自《香港佛教》:《我與十六世噶瑪巴的因緣》

星雲法師

目前的社會,尤其佛教界,極需要有一次提倡“說好話”的運動,讓“欲得佛法興,除非僧贊僧”的聖言,真正能實踐在僧(眾)信(徒)之間!

──星雲法師 摘自《佛教的前途在哪里》第一講

從古至今,有許多人際之間的混亂、冷獄的冤屈、家門的不幸,都是由見不得人好的壞心理慫恿下,造成難以彌補的巨禍。如果能夠換個角度去看待:鄰居、朋友、同學、家人有成就,自己也是與有榮焉,沾光沾光,真是皆大歡喜。祈願人間的和平興盛,佛教告誡“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贊僧”,普賢菩薩也發下“隨喜功德”願,都為我們樹立一個好模範,隨喜贊嘆!

──摘自星雲法師《留一只眼看自己》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一版

人贊人,出偉人;僧贊僧,出高僧。

──《星雲日記》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一

索達吉堪布

我們應該警惕自己,千萬不要嫉妒別人,尤其在出家僧團里,僧眾之間一定要和睦相處。佛經中雲:“僧團和合為安樂”,漢地大德也說:“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贊僧”,為了興盛佛法,大家應該互相贊嘆。

──藏傳佛教寧瑪派大德 索達吉堪布
摘自《弟子規另解》第十五講

慧律法師

聽課的諸位法師,出家人攻擊出家人是佛門的不幸……【若說過惡,則破法身】法身叫做慧命,就會斷了無量無邊眾生的法身慧命。“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如果你想要佛教興盛,只有僧贊僧。

──慧律法師開示《說僧過惡,犯大重罪》

今天出家眾特別多,護法居士也特別多,我們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就要講幾句我們內心的話,要奉勸所有的出家人,要敬佛、要敬法、一定要敬僧;要贊嘆佛、要贊嘆法、要贊嘆僧,也要贊嘆擁護正法的居士。“若欲佛法興,唯有僧贊僧”,居士也要贊僧,居士要互相贊嘆,不可剛愎自用。

──《僧璨大師信心銘》
慧律法師2010年5月25日香港開示

體光老和尚

比如說方丈,他的徒弟做維那,他的徒弟做知客、做當家,到方丈來了,可以喊他的名字;在公共的地方,還是要喊維那師父、當家師父、知客師父,那就不是你的子孫了,這些事都得知道。虛老和尚他當了多少年方丈了,首座也是他的徒弟,首座也是他的戒子,雲居山每年開期,你看雲居山那些首座哪個不是老和尚的戒子啊!為什麼要說這些事呢?就是互相之間要僧贊僧,這現在變成了你說他不對,他說你不對,弄得煩煩惱惱的。

我今天說這麼多,我的意思啊,你們大家不要說人我是非,不要這個那個的,要團結六和僧眾,要僧贊僧,不能背地里說長說短,常住的教規,禁止這個背後里說長說短,一定要這樣,催板!

─虛雲禪師法嗣、宗門耆宿體光老和尚青原禪堂開示

淨空法師

自己修學自己的法門,對於別人跟我們所修不同的法門,一定要尊重,一定要贊嘆。佛家常講“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不同法門,彼此互相尊重、贊嘆、恭敬,佛法就興旺了。如果我們所修的法門不相同,每一個人都執著自己的成見,總認為自己高,其他都不如自己,這樣有分別,有執著,互相毀謗,這一種修學方法,他那個法門決定不成就。為什麼不能成就?心不清淨,心不平等,心不慈悲,心不廣大,原因在這個地方。

──《無量壽經》35

佛經上常說,殺人身命罪小,斷人法身慧命,這個罪重。人失掉身命,四十九天他要沒有大惡,他又來了,投胎他又來了。可是來了能不能遇到佛法,這大問題,得人身難,得人身能聞到正法是更難。所以,萬萬不可以把人法身慧命斷了,這個罪重!我們在這些經典里頭學習,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古大德說得好,“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我們互相贊嘆,佛法就興旺。為什麼?這些學佛的同學們信心堅定,這是興旺氣象。如果我們互相毀謗,互相毀謗讓聽眾聽到,他統統不信了。到底是哪個真是哪個假?算了我全部不接觸了。將一切眾生對佛法的一點信根全部破壞掉,這就是比破和合僧還要嚴重,這個因果你逃不掉,你得背起這個責任,那麻煩就大了。

──《淨土大經科注》20


凈天法師圓寂前告誡弟子絕不能誹謗凈空法師

凈天法師簡介 凈天法師,1925年1月出生,陝西安康人。1937年出家,1942年受戒。1943年依止西安興教寺妙闊法師學習唯識,又依止能海上師學密。曾於終南山先後住山二十年。1980年起任終南山觀音寺住持、中國佛協理事、陝西省佛協常務理事、陝西省佛協副會長,在川陝創建和恢復寺院十餘座。陝西法門寺、臥龍寺、廬山東林寺、廣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等諸多名剎禮請法師任首座。2004年5月在深圳弘法寺往生,現諸多瑞相,荼毗後五色舍利極多。法師一生嚴持凈戒、勇猛精進;日中一食、夜不倒單;一生打般舟七兩次、住山苦修近二十年,是當代稀有難逢的大修行人。

頂禮高僧大德!
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凈天法師圓寂前對弟子的告誡
凈天法師是佛門公認一位有修有證的高僧,一生苦行持戒,臨終瑞像稀有。他老在圓寂前對弟子特別交代:絕不能誹謗凈空法師!他是了不起的大德!

凈天法師弟子文章摘錄
在這裡,住著一個讓我終身難忘的人,讓我銘記終身的人:諦友法師!

他是在我入佛門後,第二個認識的修習凈土宗,修到預知時至坐化往生極樂世界的人,第一個是我的恩師凈天老和尚。

我的恩師凈天老和尚他在臨終前,特別交代我,無論別人如何誹謗凈空法師,千萬不要相信!他是了不起的大德。恩師是預知時至走了的,往生瑞相稀有難得,他不可能說錯的,如果凈空法師真的是「邪師」,那恩師他錯引導我他不可能那麼自在的往生的。
——摘自《四川德陽諦友法師往生記》


凈空老法師的委屈

作者簡介 徐足之,生於1963年。畢業於廈門大學新聞傳播系,結業於清華大學「傳播學研究生班」。1989年8月到中國新聞社工作,先後任《中國新聞·星期刊》編輯部主任、內刊部主任。2000年到2002年在香港特區從事新聞工作兩年,擔任美國《僑報》港台娛樂版主。長期從事外宣報道業務,報道對象為海外華僑華人,報道領域主要是中國國情、社會及時政、民族宗教文化等。

在中國新聞社工作20餘年來,參加了11次全國性戰役報道,1990年和1991年獲「北京市優秀司法記者」榮譽稱號;獲第二屆和第四屆全國人大好新聞獎三等獎,獲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好新聞二等獎。(摘自 百度百科)

文|徐足之

學佛弘法常有委屈,從凡夫到聖賢,都不能倖免。在家佛弟子的委屈,當然不值得一提。只要看看一代高僧凈空老法師的委屈,再往幾千年前,看看釋迦佛祖的委屈,真是來果禪師闡明的,「敢說自己受委屈難受,是無知之言,稍微有點閱歷的人,不敢將委屈二字掛齒。」凈空老法師從來不怕誹謗,不以委屈為冤枉,善能將每一種屈辱轉化為提升境界的因緣和力量。

最近有網路博主給我留言諮詢:「為什麼那麼多人說凈空老法師是邪師?難道真的不能聽他講的佛法嗎?」這只是凈空老法師弘法歷程中的又一個委屈現象而已。老法師捨身為法五十多年(小篇註:到2018年老法師弘法六十年),得到世界億萬人的仰慕,但網上時有流言蜚語,或說凈空法師是「誤導信眾的邪師」,或說「凈空法師是日本戰犯」,或說凈空法師與誰誰有染,這是老法師的「名聲委屈」。

幾年前,陳曉旭出家剃度,不久因病離世;人生如夢,各人壽年長短本無一定,而因其為老法師的得意弟子,老法師眼看陳曉旭隨業力飄走而不能救,不少人懷疑凈空老法師的法力。究其實,業因果報,自作自了,陳曉旭過早謝世,與他人毫不相干,與凈空老法師又有什麼相干呢?這是老法師的「道力委屈」。(釋迦牟尼佛一生為我們示現,佛受因果報應,三個月「馬麥之報」。釋迦族被琉璃王消滅了,都是前世的因果。佛不能避免,佛不能改變,這叫不昧因果。不是說成了佛,真正有修有證了,欠債可以不還,哪有這種道理!世出世間法因果分明。)

親蒙凈空法師教誨的弟子很多,其中難免有人打著凈空老法師的旗號,壞了佛家名聲,老法師因此也有氣得拍桌子的時候。沒有見過凈空老法師的弟子,因好心愛護老法師,時有不經意招致老法師的名聲受損。喜歡看凈空老法師講經的人很多,的確有不少人只注重老法師的「究竟說法」,而不學習凈空老法師的實際修為,結果是誤導自己也誤會他人,間接損害了凈空老法師的形象。這是老法師的「護法委屈」。

凈空老法師講經弘法,大開圓解,於法門契機問題上,能講真實話;於普及佛法上,善能本土化和現代化。佛法是超科學的,人人皆應學習,因此普及佛陀教育不能把門檻定得太高,能普及佛法才是真慈悲。但普及佛法與個人深修在很多要求上是不等同的。一句佛號能滅恆沙罪,於「理」完全可能,於「事」乃在普勸念佛。普及佛陀教育,老法師勸人修十善業道,指導弟子多看他的講經碟;提升高端境界,凈空法師勸人一句佛號、一本經、一個老師,至誠感通,一門深入。

老法師說法面對億萬人,聽講的各個特定人要善於聽。修禪的人理當說禪修最高;修凈的人應該讚歎凈修最妙。佛祖講法莫不如此。凈空老法師平生多次遭受妒忌陷害,乃至人身攻擊,不得不周遊列國,漂泊無定。這是老法師的「普法委屈」。

說老法師委屈,僅是筆者的方便說,凈空法師對待讚歎與誹謗從來是平等處之。我說老法師委屈,是說凈空老法師並非委屈,是名凈空老法師委屈。來果禪師認為,敢說自己受委屈難受,是無知之言,稍微有點閱歷的人,不敢將委屈二字掛齒。為什麼這樣說呢?下至凡夫俗子,上齊諸佛祖師,沒有誰不曾受過極大委屈的。來果禪師這樣講述佛祖的委屈:

釋迦佛祖就曾受過「辱佛、餓佛、擊佛」三大委屈。

佛祖有一次正打坐講經,無數聽眾靜肅莊嚴在聆聽,忽然一個尼姑捧著大肚子,站到佛祖跟前說:你還在這裡講法啊,我快要生孩子了,為什麼不照顧我啊!六道的聽眾疑惑不知所措。多虧聽眾中的梵天諸王,暗遣一位天人化作一隻雄鷹,飛到尼姑身邊,啄斷了她衣服里的繩子,裝扮懷孕的葫蘆瓢隨之落地,廣大聽眾才放下狐疑。

有一天,釋迦佛率領眾弟子入城乞食,阿闍世王與提婆達多二人謀算佛陀,下令全城禁止給佛陀一行人施食。這道禁令持續了七天才因阿闍世王改悔取消了禁令。可憐釋迦佛祖及其眾弟子餓了七天。

又有一天,提婆達多指使幾個大力士,藏在佛陀要路過的懸崖之上,欲謀害佛陀。待佛陀經過懸崖下面時,力士們暗將巨石推下,扎傷了佛陀的腳趾並出佛身血。

樹大招風,是人世間常情。菩薩不在施予委屈方面做計較,菩薩平靜對待接受委屈。提婆達多幾次下手陷害佛祖,佛祖後來還是講經授記,提婆達多將來必定成佛。學佛修行,悟道證道,唯修行者自己明了,所謂是冷暖自知,迷悟自證,外人難以測度。何況凡夫相里有菩薩,聖賢常示現有罪過。

佛家怎麼對待委屈呢?來果禪師說,逆來則順受;瞋來則喜受。須知,受得一分委屈,消得一分業障,開得一分智慧。任憑委屈之事,堆積如山,終究消受得了。如此,可稱大丈夫、善知識。

凈空老法師即是如是者。誤會老法師是邪師的人,怎麼就沒有看到凈空老法師的聖賢本質呢?

 

索達吉堪布講解《弟子規》時對淨空老法師的評價 

佛教大德們眼中的淨空法師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