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道之人,要見五蘊皆空,首先要灰心冷意,縱使炎天如烈火,難消冰雪冷心腸,才能與道相應(虛雲老和尚)

辦道這一法,說難也難,說易亦易,難與不難是對待法。古人真實用心,一點不為難,因為此事本來現成,有什麼難呢?信不及就為難了。若真正為求了生脫死而辦道,能把自身看輕,了身如幻,一切事情看得開,不被境轉,辦道就容易。

人沒有不想學好,誰也想成聖賢,誰都怕入地獄,但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很多人行起來就為難,何以呢?比如世人說好話,恭喜發財,富貴榮華,誰都喜歡;若說你家破人亡等不祥話,誰都不願意。可見人人都想好,但何以偏向壞處跑呢?這只由放不下罷了。

古來各城市都有城隍廟,簷下挂一個大算盤,是要和人算善惡帳的。有一匾額寫道:‘你又來了’。兩柱有一副對聯:‘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又: ‘天堂有路,人人不肯去;地獄無門,個個要進來。’凡人常動機謀弄巧妙,吃不得虧,事事都計較合算不合算。惡人誰也不敢接近,怕吃他的苦頭,讓他忍他散場 了。但因果報應,天是不怕惡人的。

我們坐禪念佛,本為了生死,由于無明貢高,不能忍辱,不除習氣,雖有修行善因,還免不了苦果,生死不了,隨業受報,所以說‘你又來了’。本來在地獄受苦已畢時,十殿閻王吩咐過,叫你不要再來,再來沒有好事。由于你放不下,所以依舊犯罪,去了又來。世人愚迷,作惡不行善,遂招苦果。

出家人是不是想出苦呢?如不想脫苦,何必入空門,入空門則了無一物可得,萬事皆休,還有什麼天堂地獄。但如不証得四大皆空,五陰非有,就不算得入空門。

要入空門,最好多多研讀《楞嚴經》。全經前前後後,所說不離五陰。其中開五陰而說六入,十二處,十八界,內而身心,外而器界,不出色受想行識五陰。經中說凡說聖,說悟說魔,都是闡明五陰非有,教我們照破五蘊皆空,最後說知有涅槃,不戀三界。

指出五陰魔邪,無一不是說五陰,色陰中淫色是生死根本,殺盜淫妄是地獄根本,五陰照空,即脫生死,不複輪回。如何照呢?照是覺照,時時刻刻,依經所說,用智慧觀照五陰,照得明明白白的,就見五蘊皆空了。在觀照之初,未能全無妄想,這不要緊。古人說,不怕念起,只怕覺遲。若妄念一起,你能覺照,就不隨妄轉。不能覺照的,坐香怕腿痛,禮佛怕腰酸,躲懶偷安,天堂路不通,自然要進地獄。

寒山大士詩雲:‘人間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釋,日出霧膝朧。似我何由居,與君心不同。君心若似我,還得到其中。’寒者寒冷,冷到夏天冰還未釋,日出還霧,我這一片冰心,與君不同;君若似我,就能到寒山中,否則寒山路不通。學道之人,要見五蘊皆空,首先要灰心冷意,縱使炎天如烈火,難消冰雪冷心腸, 才能與道相應。

昔閭丘胤出牧丹邱,臨途之日,乃縈頭痛,醫莫能治,乃遇一禪師名豐幹,言從天台山國清寺來,特此相訪,乃命救疾。師乃舒容而笑曰:‘身居四大,病從幻生,若欲除之,應須淨水。’時乃持淨水上師,師乃噀之,須臾祛殄,乃謂胤曰:‘台州海島嵐毒,到日必須保護。’胤乃問曰:‘未審彼地,當有何賢,堪為師仰?’ 師曰:‘見之不識,識之不見。若欲見之,不得取相,乃可見之。寒山文殊,遁跡國清,拾得普賢,狀如貧子,又似瘋狂,或去或來,在國清寺,庫院走使,廚中看火。’

師言訖辭去,胤乃進途,至任台州,不忘其事。到任三日後,親往寺院,躬問禪宿,果合師言。到國清寺,乃問寺眾,豐幹禪師院在何處?並拾得寒山子,現在何處?道翹答曰:‘豐幹禪師院在經藏後,即今無人住得,每有一虎,時來此吼,寒拾二人,現在廚中。’僧引胤至豐幹禪師院,開房唯見虎跡,遂至廚中灶前,見二人向火大笑,胤便禮拜,二人連聲喝胤,自相把手,呵呵大笑叫喚,乃雲:‘豐幹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僧徒奔集,遞相驚訝,何故尊官禮二貧士!時二人乃把手出寺,即歸寒岩,胤乃重問僧曰:‘此二人肯止此寺否?’乃令覓訪,喚歸寺安置。胤乃歸郡,遂置淨衣二對,香藥等物持送供養。時二人更不返寺,使乃就岩送上。寒山子高聲喝曰:‘賊!賊!’退入岩穴,乃雲:‘報汝諸人,各各努力!’入穴而去,其穴自合,莫可追之。拾得又跡沈無所。乃令僧道翹等,具往日行狀,唯于竹木石壁書詩,並村墅人家廳壁上所書文句三百余首,及拾得于土地堂壁上所書偈言,並篡集成卷,流通世上。

據寒山自己說:‘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三字三十一,都來六百首。一例書岩石,自誇雲好手,若能會我詩,真是如來母。’又雲:‘家有寒山詩,勝汝看經卷,書放屏風上,時時看一遍。’拾得詩雲:‘有偈有千萬,卒急述應難,若要相知者,但入天台山。岩中深處坐,說理及談玄,共我不相見,對面似千山。’

寒山拾得的詩,流傳到今,一向受人尊重,儒家亦多愛誦之。他兩大士出口成文,句句談玄說理,不要把他作韻語讀,若作韻語讀,則對面隔千山了。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
創作者介紹

菩提彼岸

菩提彼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