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參老和尚:千萬莫上邪魔外道的當!

天津有個居士帶來五、六個女孩子,那個天津女居士跟我說:「老和尚,你老了,你想不想年輕?」我說:「我想年輕,下輩子吧!」她說:「不是,我有辦法能讓你年輕。」我說:「你有什麼辦法?」她說:「你跟我到天津去,咱們自己成立個精舍,我讓這些個女孩子陪著你,我這些女孩子有神通的。」同時她讓我聽有個小女孩,她說:「你聽聽,肚裡有個小孩在那說話,童真說話。」

我一聽,這簡直妖魔鬼怪來了,這就跟這個天魔入體一樣的,邪魔外道。我說:「我不想年輕,你們走開吧!我們這個廟不會接受你們這些個胡說八道的。」還記得吧?有那麼個,帶來幾個女孩子。我就住那個屋,隔壁那個是我念佛堂。帶這個女孩子,她說什麼呢?跟我講收人精氣。就是讓那女孩子跟別人行邪淫,收人精氣。收完了干啥呢?補,補她。她說:「你要去了,也補你。」我說:「我不要補了,我補不起了。」

所以天魔不是經本上,人間就多。天津、北京有時槍斃的——我所知道的,害了多少女孩子!像那鄉下女孩子,什麼採陰補陽、還精補腦,就是這種邪魔外道、天魔外道!千萬莫上當,老老實實修行。

不是經本上,現在社會上這類事很多。我們東北,到哈爾濱去講經,就是四、五年前了,一個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向我講得很多,跟我們出家人做不淨行。我說:「你下地獄不曉得下多少次,下了就出不來了。」這類事我想我們諸位道友都知道,千萬宣揚正法。


淨界法師: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

我們看佛陀對末法時代的一個預言。下一段。

預記末法: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詃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

佛陀的正法、像法時代,正氣強,這些妖邪不敢出來活動。但末法時代因為眾生的共業,正氣薄弱,所以就提供了這些妖邪活動的空間,他的子孫就慢慢出來活動了。

他們是用什麼方式活動呢?「潛匿奸欺,稱善知識。」他把自己這種精靈、妖魅、邪人的本位掩蓋起來,他以過去生的善業力,變現出一個出家相,可能是比丘、比丘尼的這種清淨三寶的形相。他說什麼事呢?他說自己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力、神通力。

基本上他做兩件事:第一個,顯現感應神通。他可能會經常告訴你一些事情,結果都是應驗的;第二個,妄論吉凶禍福。用神通感應來判斷你的吉凶禍福。他的目的是「詃惑無識,恐令失心」。

他當然會講一些好的事,他一定也會講你未來一些災禍的事。他用這種神通力來迷惑沒有正知正見的凡夫眾生,使令他失去了正念。譬如說你未來有什麼災難,你就必須拿錢出來消災。所以他所過之處,很多人就被騙取了財物,而財物耗散。

也就是說佛教的修學改變生命的痛苦,它本來是從內因緣改變的;結果它不是從內因緣改變你,它從外因緣去改變。

我們前面說過,外因緣它是一個既成的事實,沒有人從生命的結果去改變的。它已經長成一個水果了,你怎麼改變呢?你要改變從種子就改變了,你要改變你的因地。人生要改變要先發願。那麼這個「善知識」,剛好是錯誤的操作,他的操作方式跟佛陀操作方式完全不同。

佛法是要我們先從內心懺悔、皈依、發願去改變你的生命,是從內因緣去帶動你的外因緣;結果這個人剛好相反,他沒有要你從內心中去修懺悔、皈依、發願,他要你拿錢出來,他用不可思議的方法直接改變你的結果,嚴重違背佛法的因緣觀,從結果改變。

當然最後的結果是沒辦法改變,因為這根本不合乎緣起法。這個是錯誤的操作方式。

這個問題不是只有你被騙錢而已,它的問題更嚴重是在哪裡呢?後面會說到。你親近這種「善知識」,當然你的錢就花光了,但這個問題還不大,更可怕的是你養成一種錯誤的因緣觀念。你會以為人生的改變是先從改變外因緣,然後再改變內因緣,他會給你一種錯誤的認知。這個糟糕了!他這個因緣法的操作,剛好顛倒。

佛法是要我們先改變內心。因為你外面的結果是過去的業力,你先求認命;認命以後你重新發願,由內心慢慢去引導外境。結果他剛好相反,他直接改變外境——你這個人你該放逸繼續放逸,沒事,我來幫你處理。這是一種錯誤的因緣操作方法——直接改變外因緣,那當然結果就是沒有效果。

這是佛陀預言末法時期,這種逆向操作因緣法的惡知識很多。


祈竹仁波切:佛弟子請不要神神叨叨

問:有些人自稱能魂游淨土,也能帶別人靈游淨土,這是否真的?

祈竹仁波切 : 這當然不是真的。有些有很深證量的行者或許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凡夫卻絕不可能在淨土中自由來去。佛教中絕對沒有這樣的說法,它可能是外道信仰或民間術士的說法吧,在一些原始信仰中,術士能以各種方法,例如由「非人」協助,令人誤以為到了某些地方或見到某些情景,這只是幻術或「非人」的神變能力而已,就如幻術士能夠變出老虎及大象等在你面前一樣,這不是你真的到了佛陀的淨土。佛的淨土只能以修持而達至,不是靠凡夫帶領或念幾句咒就能自由往來的。以上說法顯然只是民間的迷信及騙人的勾當,並不符合佛法之觀點。

問:有些人能見到佛與菩薩等,甚至能與之溝通或得他們之放光加持。為甚麼我誠心禮佛多年,卻從未見過佛陀呢?

祈竹仁波切:這些情況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凡夫並無能力見到佛陀等聖眾,因為我們的眼睛被業力所覆蓋染污了。有沒有真的「見佛」或「得佛加持」很容易判斷,如果你的悲心、慈心及智慧等突然增長了,或嗔心及煩惱等自然消退了,就是得到了加持。否則的話,不論你見到甚麼放光,若你的心沒有改變,則肯定並非「見佛」或得到加持。佛法修的是內道。修行有沒有成績取決於你的心是否改變向上,並不取決於靈異現像。如果你的心改變了,即使沒見到甚麼,也可說是已得加持及「見佛」。如果你的心並未改變,即使天天見似是佛光的現象,又有何意義呢?這些現象並無真實性,你亦不需追求「見佛」或「得佛放光加持」。修持的人若不修內心而只懂追求外在的異像,是本末倒置了。


寬見法師:神神叨叨的事兒千萬別信

問:頂禮法師。我的同學修道教,可以從地府冥界請來判官給斷案,把冤親債主請來,冤親債主提出要求(要多少錢、讀多少經等),而且他們很快就能修到,能夠拿到令牌讓自己的魂魄去地獄,給地獄眾生講法。請問這些是否如法?據我瞭解佛教裡面只有菩薩才能到地獄,地藏菩薩才能把母親超度到善道。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可以去地獄,這麼容易就成為菩薩,還可以花錢把去世的人超度到三禪天?覺得不可思議。請師父開示,感恩。

寬見法師:不如法。「據我瞭解佛教裡面只有菩薩才能到地獄,地藏菩薩才能把母親超度到善道」,那也不一定,要麼是佛菩薩的加持,要麼是自己的業力。地獄眾生多了,要麼是自己的業力,造了很大的罪業下了地獄;要麼是佛菩薩的加持,像地藏菩薩這樣「承佛威神」,才能到地獄里去。

「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可以去地獄」,是自己的想象。你想象自己是個國王,你以為你就是國王了?想象,一切唯心造,千萬別當真,當真你就上當了,他自己也上自己的當。我們經常上自己的當。上別人的當也罷,但上自己的當,最可惜。

我們上自己當還對自己很愛惜,我們心甘情願上自己的當,就開始想:假如我有很多很多的錢,我就怎麼怎麼樣,美滋滋的。要是別人有錢,就恨死了。自己上自己的當,可快活著呢,但這是最傻的行為。

這個不如法,沒有正知正見,其實就是跟那種巫婆神漢一個層次。所以我就不要去解讀他們說的那些話,但是你要信了,你也夠嗆。現在這個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呀,各種大仙兒、網上的各種因果道場老師講得神乎乎的,經常講:唐太宗的魂魄現在在這禮佛,給他度了!我的天哪,多牛啊,唐太宗都讓你給度了,多大的成就感!也就是騙騙自己、騙騙別人。但就是因為這個世界上有的人沒有智慧,所以往往會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

千萬別信。有人跟你講神叨叨的事,你就一笑,你知道他自己上當了,就OK了。還不可思議,你這麼容易就信了?「這麼容易就成菩薩了,還可以花錢把去世的人超度到三禪天,覺得不可思議。」是啊,真神吶,不可思議。但是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因為神叨叨的東西總是吸引人,這個時代往往是好東西沒人注意,歪門邪道的東西特別吸引人。比如說你擺出一股仙氣來,太容易吸引人注意了,你非常地平平淡淡、誠誠懇懇,那種大智若愚,我跟你講,真正的善知識往往都是這樣子的,別人根本注意不到他。當然這也跟福報有關係。

這個娑婆世界,末法時代,邪知邪見、亂七八糟的東西最容易有影響力。你看現在網上什麼東西最火?不一定是最好的東西最火,有很多很差勁的東西很火。你不信,誰到大街上一裸奔,馬上就火了!這個時代的凡夫眾生有一種劣根性,好的東西、真的東西不容易看見,不容易相信,也不容易面對。但是假的東西、邪的東西特別吸引人。不信你看,外面有人打架,多少人關注,「嘿,打架了!」有人要跳樓了,「哎呀!可見著這個了,不用買票了!」有人做好事,非常善良,有人關注嗎?不說風涼話就不錯了。

但是這是娑婆世界的正常現象,我們不贊同,但可以理解,因為這是娑婆世界。我們不能對別人要求太多,我們不嗔恨他,但是你要分得清對錯,分得清真假。學佛千萬不要走入誤區,沒有正知正見容易走入誤區,學成傻子、瘋子、騙子、油子,都有可能。


真正的神通其實是智慧,別整那些神神叨叨的玩意了

老陽按:很多人學佛,多追求神通,其實這個大錯特錯的,學佛應該學習的是智慧,其實我們能看能聽能寫的東西,就是最大的神通。本文為南懷瑾老師開示,我覺得很有意思。

說到神通,世間學佛學道的人大概希求的都是這個,真正曉得從道之根本起修的就很少。神通沒有什麼不對,但它只是道的枝節末葉而已。永嘉禪師在他的曠古名作「證道歌」中說得乾脆:「但得本,莫愁末」,又說:「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我們皈依佛門,甚至圓頂出家,為的是求證究竟菩提,其他一切方法工夫乃至種種殊勝境界,嚴格而言,都是修行過程中的海市蜃樓,大修行人絕不貪著,也不可能為它迷惑,只有菩提心不夠真切,般若智慧不夠透徹的小根小器,才會對自己身心變化必然的現象大驚小怪,被意識層層變現的境相唬得一楞一楞,終而跳不出「楞嚴經」五十種陰魔的陷阱。

神通並不稀罕,它其實一點也未超乎自然法則之理。只是平常人的見聞覺知拘限於某一層次固定的模式,不知其生發的原理而已。宇宙萬象諸法的演化,春來冬往,風雨雷電,皆是奇妙神通,而人習以為常,反不為奇。而人類自己的生理、心理機能,那更是一項妙不可言的神通構造,研究醫學與心理學的人,應最能感受到這部包含意識、神經、循環、呼吸、內分泌等多重有機系統的精密機器,是如何的不可思議。要談神通,這些事項倒是不可輕忽,光是執認打坐中所呈現的光影現象為神通妙道,未免令人有捨本逐末、因小失大之憾。

比如我們吃飯,肉菜羹湯傾咽下肚,到了胃部、大腸、小腸,經過一番消化與養分的吸收,剩下的殘渣稀哩嘩啦經由肛門排出體外,成了糞便,人見人厭,卻又能滋長大地的花草穀物,以應人類和飛禽走獸之需,這不是神通是什麼?古德云:搬柴運水皆是神通」,究竟有幾人如實體會?難道見光見影、放光動地,其神奇性就超越得了這大自然動植物庶品的生態循環作用嗎?要麼,那也得發明心地,證到宇宙生命的根元而起大機大用才行。

真正的神通是智慧,智慧是神通的元力,大家既然嚮往神通,又何不從此下手,全心全意鍥而不捨地修學這無以倫比的最大智慧神能之力,由此自然能進入「速疾周遍神通力,普門遍入大乘力,智行普修功德力,無著無依智慧力」等等不思議境。

「速疾周遍神通力」,目前科技機器,以最新一代的超級電腦來說,它的反應再快,比得上我們心念的轉移嗎?像現在美國太空梭飛航的速度可達二十五倍音速,已經是快得不得了,然而我們的念頭一動,早已到了月球,那有多快!連大約每秒一八六二八二哩的光速,都比不上。我幾十年前在「禪海蠡測」一書中便提到光速不快,念速最快。為什麼呢?光速還有行進的過程,念速則無。像現在我講一聲?「高雄」,你一想,同時就到了,當下成辦,不假方便。這之間毫無空隙,想到哪兒便到哪兒,隨想隨到。佛經常以「剎那」、「一念頃」或「壯士伸臂」形容時間的迅速,還是因應婆婆眾生的思想觀念,不得已所作的比喻。其實心念之動,超越時間空間,沒有過程,動而不動,大家不妨在自己的舉心動念間仔細參究參究。這便是真神通,這便是「速疾周遍神通力」,人人本具,誰家沒有?只待智慧善加開發,則這些念頭的起伏,終不止於平常人意識中的一種空想而已。

現代有些喜玩神通看因果的,或蒙起雙目,或睜著兩個發紅的眼珠,看了半天,什麼神啊鬼啊一大堆,縱有小驗,終非究竟。要玩神通就玩大的,向本師釋迦牟尼佛看齊,學學他老人家在三藏十二部經典中的榜樣。你們能嗎?快快發起普賢菩薩的大願大行吧!這就是最大最不思議的「神通藏」,諸位盍興乎來!?

真正的大神通,「速疾周遍」無所不在。神通的「神」即精神的「神」,你能將精神長養保任得充充實實、明明歷歷嗎?人身體有病,一點力氣都沒有。精神就壞了,這個神一不振作,便轉到險境界裡去--昏沉啦!看到什麼東西都沒興趣,雙眼混飩,垂頭喪氣,意識不清,像要死了一樣,灰濛濛的,這也是一種神--陰神。陰神則像日出一般,金輝透發,光明遍照,萬里無雲,處處精彩,神通自在其中矣!一個開悟得道的修行人,心光炯耀,晝夜長明,不但不思睡,其他財、色、名、食也都斷除了。比如名利一項,皇帝的九五寶座,在得道者眼中根本一文不值,你將整個地球的財富送給他,他也不屑一顧,這是一種陽神的自在境界,不會被外在的名聞利養羈絆,更高明的話,甚至也不為各種禪定妙境所迷惑。

神通一切眾生都有,佛菩薩做得到的,你我也必然做得到,問題在於我們未把神通的功能變成「力」的作用,這種力的作用能夠發揮,便是前面所提到十波羅蜜中的第九「力波羅蜜」得到相當的成就。我們平常人一輩子活得庸庸碌碌,與世浮沉,事功德業兩空,乃由於未能奮發己志,起不了大願大行之力,說得通俗點,就是沒有氣概,做人做事缺乏魄力。比如這個四大假合的色殼子,病痛難免,有時你倒霉遇上了,說:「格老子,有什麼了不起,我就不理你。」剛開始還蠻有點氣派的樣子,但過不了多久,唉唷!唉唷!我的媽,受不了了,最後還是它厲害。你的力量扛不住它,對不對?但是有些「粗人」卻扛得起,像一些學武的漢子,血氣方剛,在大眾面前為爭一口氣之勇,任刀子砍在他身上,他哼都不哼一聲,連眉頭也不皺一下,這份「力」的表現,雖然用處值得商榷,卻也頗有可觀。我們這些時常標榜「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乘種性,未必就有這等能耐啊!你說:「我要觀想就觀想,要得定就得定。」真有這份力量嗎?

不要誤認得個千里眼、順風耳,能夠聽聞遠地的事物,或者了知宿世因果,靜坐飛升,這些才是神通,那便因小失大,得不償失。現在大家最好奇的種種超能力,還只是小神通而已,真正大神通要向佛和大菩薩們看齊,並且,一個人能夠少私少欲,天天煮飯擔柴或做其他事物,服務他人,這即是難能可貴的大神通。老實說,生命本身正是一個大神通藏,心跳是神通,呼吸是神通,揚眉瞬目皆是神通。佛菩薩有多大的神通智慧,一切眾生也有多大的神通智慧。學佛為的是窮究這生命大神通藏的究竟奧密,將它弄個清楚透徹,不為任何生命的神通現象所迷惑,若不如此,而以小神小通為尚,樂而不疲,那不就太沒出息了嗎?

現在這一段經文所強調的主要在一個「力」字。比如打拳,架勢招式練得再怎麼出神人化,若是花拳繡腿,真遇到對手打起來,那准不堪一擊,當眾要出醜的。學佛修道也是一樣,既然持戒,就要發揮動心忍性、百折不隳的力量;修定不修則已,一修定要做到八風吹不動、排山倒海也不能移的境界;至於般若智慧,不論人在何時何地,不論身處何種狀況,順境也好,逆境也好,當下一個覺照,明明了了,不為事惑,不為物迷,自自然然把握得住自己,這便是慧力有效的表現。只要戒定慧這三無漏學之力培養足夠,即是悟道成佛之時。

「無著無依智慧力」,有智慧的人是不會死心眼執著任何事物的,凡事提得起、放得下,自由自在,無所障礙。並且光是「無著」還不行,更要一切「無依」,不依賴人家,也不需藉助任何方便,完完全全的獨立自主、圓滿無缺。佛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其理在此。我們學佛是要做眾生的依怙,並非反過來去依賴眾生或者佛菩薩。我常告訴學佛的青年朋友:「人貴自立」,可惜大多數都覺得這句話稀鬆平常,輕易放過。要知道啊!「人貴自立」,真正自立,就成佛了。

再說「定慧方便威神力,普能積集菩提力」,你學佛費了這麼多時間功夫,為什麼一直不能得定?為什麼智慧透發不出?--不懂方便之故。我常說你們常識不夠,學識不足,文字修養也不行,身心狀況又不太健康,並非在取笑你們,而是因為你們身心受到這些限制難以得定發慧,真為你們著急啊!畢竟智慧與定力的獲得,那非得要在千差萬別,林林總總的事相上去體會、磨練才行,這宇宙間的萬象萬物都有待你去溯本追源,摸索個淋漓透徹,如此考驗出來的定慧方才稱得上「威神力」。當然小乘法門自了漢式的戒定慧三學,能修得好也頗為難得,但是大乘菩薩道在這方面要能成就,則絕非只是退隱山林、閉門造車所能了得。所以下旬接著說「普能積集菩提力」,大家想想看,要明心見性、開悟成佛,有那麼容易嗎?為求菩提道果所應累積的福智諸行,少一點都不成啊!大家天天誦唱「法門無量誓願學」,到底學了幾樣?又說「未生善法今令生,未盡惡業今使盡」,到底生了多少、盡了多少?我們想要大徹大悟,非得世世代代積功累德不行,說難並不難,說易也不易,這一切主要在於自己有沒有這份積集智慧功德之心,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取巧不得。

「速疾周遍神通力,普門遍入大乘力」,大乘菩薩道,法門無量誓願學,以救度一切眾生而實無眾生得度者之心,修學一切法門,不管正道也好,魔道也好,都深入參研探究;不管恩親好友也好,冤家債主也好,都全心全力幫助。「普門遍入大乘力」這個「遍」字至關緊要,遍則無一漏失之處,功德圓滿之意。我經常感嘆,現代天主教、基督教在最苦惱的地方較常看得到他們的神職人員在奉獻出心力,佛教並不是沒有,只是差得多,根本談不上「普門遍入大乘力」,只想自己盤腿修行成道者多,願為救度眾生入苦海者少;結果儘管修了一輩子,功德難以圓滿。目前佛教不振,歸結就在於我們佛教徒未能「普門遍入」,功德不圓滿之故。

尤其有一個怪現象,許多人不學佛還好,一學佛包你變得神經兮兮,怪模怪樣,原本做得好好的生意都會垮掉,搞得雞飛狗跳。為什麼呢?因為不解佛法真諦,只執迷於盤腿打坐為是,一會兒要空啊!一會要放下啊,根本沒有時間精神照顧事業。真正學佛,只要見地和方法正確,益處絕對多多,若是學佛反招不順,除了因果報應或魔考的理由外,也要檢查自己的觀念行為是否偏差。佛法是活活潑潑積極入世的,要「普門遍入」,要修大乘之力。大乘之力來自大願大行,普賢行願品講的正是這個。釋迦牟尼佛在「法華經」中以牛車喻大乘;鹿車、羊車次之,喻中、小乘,此些教誨難道還不夠明白嗎?禪宗祖師們時常警策我們放下、放下,放下個什麼?--「我執」而已。你若看不清問題的癥結所在,以此當做逃避現實的藉口,什麼事都不管了,那也只好任你去自欺自誤,怨不得了誰!

所以學佛首要不可無智,須多生累劫深入各行各業遍學一切智慧,做到「智行普修功德力」,由智起行,大慈大悲利益法界有情,圓滿菩提功德。修功德千萬要靠智慧觀照,不要濫用慈悲,因為有時愛之適足於害之,同時也應以「金剛經」的「不住相布施」為善行的歸趨,並且更要注意,別又以怕犯了濫用慈悲之誤為藉口,來粉飾自己的自私自利。真正的智慧假若缺乏八萬四千細行所挖掘出來的妙功德水來長養,是生發不起來的。你們天天在這裡持咒觀想,念念期證菩提,何不問問自己,活了二三十歲、四五十歲,到底做了幾件好事?

「智行普修功德力,威神普覆大慈力」,修行如法,功德廣聚,自然能生不思議威神勢力。而慈悲則如父母之愛子女,子女錯了,父親大聲斥罵,罵得一針見血,罵得恰到好處,一下糾正了子女的錯誤。這齣於關愛之心的一罵,莊敬嚴正,威勢凜凜,即是一種「威神普覆大慈力」。另外,也有父母看見自己的孩子遭遇危難,心頭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奮不顧身沖往救助,突破常人體能的極限,這亦是大慈力的一種威神表現。慈悲等於太陽的光明和熱能一樣,它是修行人滋長慧根、法身的活命之源,心行身行與慈悲相應,方能如實感覺到自己身心中的菩提嫩芽,一日日地成長茁壯。

經由普賢願行的修習所產生的種種殊勝力量,接下來是「遍淨莊嚴勝福力,無著無依智慧力」,大家用功精進修了這麼久,心境清淨了嗎?煩惱化掉了嗎?我執、法執都在智慧的覺照下,消失得無影無蹤嗎?「心淨則國土淨」,煩惱轉化了,自然通身舒暢,心光煥發。至少道果未成,修了這麼些日子,也要達到像色界「遍淨天」第六意識的清淨境界才行。意識能夠清淨,行止自然莊嚴,清淨莊嚴,身心和諧,這非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可得,須是「勝福」之力方堪成就。


大安法師:對業力生死凡夫,不能談玄說妙!

若據平等法門,非垢非淨,則欣厭無地,折攝何施。但今生死凡夫,迷心逐境,備歷輪回,頭出頭沒,甘心忍受,曾無一念省發奮勵,求願出離。而復遮其欣厭,欲令直悟自心。是猶田蛙井鮒,不與之水,而反責以衝霄,只益沈淪,於事何濟。於是無苦樂中,示苦示樂。——《佛說阿彌陀經疏鈔》

這段疏文是對一種觀點的駁斥。這種觀點認為佛法是無分別、清淨平等、離開取捨的,你淨土法門又取又捨的這種欣厭之心就是執著,執著哪能瞭解清淨平等的心啊?

蓮池大師通過辨析這種觀點的錯誤之處來談理與事的關係、來談方便法。

如果從平等法門(就是指理)上來說,一切法皆空,一相、無相、平等。在這種平等的心性當中,沒有垢污,也沒有清淨,沒有聖人,也沒有凡夫,從理上來說可以這樣一切掃蕩。

「非垢非淨」,沒有垢染與清淨,哪有欣厭?沒有污穢,你厭離什麼呀?沒有清淨,你又欣求什麼?有清淨和污穢就是一個對待、就是一個執著。

如果厭離和欣求都沒有依託之處,你折伏和攝受的法門又從何去施設呢?它就沒有依託建立的理由了。

但現在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是業力凡夫,對這種根機是不能談玄說妙的!

「但今生死凡夫」,只是現在要知道,我們是生死輪回里的業力凡夫,還沒有水平安立在平等、不二、「非垢非淨」的境界上。

我們無量劫以來已經迷失心性了,迷得很深了,不瞭解諸法的空性了。如果我們能夠瞭解諸法一相,空、無作、無相,就從夢中醒過來了,就得解脫了。

可現在我們還在追逐夢中的境界,而且是夢里套夢,迷得很深。迷了以後,我們就追逐外面五欲六塵的境界,認為五欲六塵是真實的。

實際上我們不知道這只是業力心所變現出來的幻象,我們把這些幻象認作真實,在追逐慾望滿足的境界當中造作了種種惡業,這就是我們這些生死凡夫的相狀。

這樣就導致了我們無量劫以來「備歷輪回」的結果,一世又一世地在分段生死當中不能出來。

「頭出頭沒」,「頭出」是說我們在輪回里偶爾到了三善道;「頭沒」,我們又沈下去了,墮到了三惡道。我們就在六道中輪回,或者善道或者惡道,常常是「沒」的時間多,「出」的時間少。

古人有兩句話,「三途一報五千劫,再出頭來是幾時」,就是對這種狀況的真實寫照。

我們在輪回中待久了,就覺得整個的世界就是如此,就甘心忍受執著自己這一期的業報身是真實的。

就好像我們這一世成了人的身體,哎呀,對人的身體愛得不得了,保養得很好,好死不如歹活,哪怕多活一分鐘也不惜代價,對這個身體很執著。

如果下輩子變成狗的身體,我們也會執著地認為這個狗的身體很真實,也會愛惜得不得了。

所以無論是在人道,還是在畜生道里,我們都甘心忍受,接受這種狀態,只想著怎麼得到五欲的滿足。

這是諸佛菩薩對我們凡夫眾生深感悲憫的一點:眾生自性本是佛,你怎麼在輪回里還心甘情願地忍受,對生命本態生不起一念的反省?生不起一念的奮發出來的心?為何不願出離?

所以淨土法門的施設是緣於我們業力凡夫的根機!

現在有些人不瞭解這種方便,而用玄妙的、理上的說法來遮止我們凡夫眾生的解脫,說一切法平等,哪有什麼欣求、厭離啊?不需要取極樂世界、捨娑婆世界呀,說這些都是執著、都是住相、都是怎樣怎樣……

「遮」,就是阻止方便法門的建立,然後讓眾生「只要當下知道是心是佛,是心就是常寂光土」什麼的,讓他「直悟自心」。

「直悟自心」,如果是善根深厚者能言下頓悟,當然很好,但問題是生死凡夫沒有這個水平啊!這個高妙之法不對機呀!不對機就耽誤眾生解脫生死了!

這裡有兩個比喻:就好像你對田裡的青蛙去談大海的境界,它茫然哪!這一塊小小的田地就是它整個的世界呀,它在這個世界裡面待久了,你跟它去講浩瀚的大海,它是懵的呀!這就是莊子說的「井蛙不可語於海者,拘於虛也」。

你不可能跟青蛙去討論大海的境界,它不瞭解。它所處的環境決定了它心量、眼界的狹隘。

就好像我們這些生活在三維空間的人,很難瞭解四維、五維、六維空間的狀態。過去有一本書講平坦世界,就是說二維世界的生命體不瞭解三維世界立體的狀態,與「井蛙不可語於海者,拘於虛也」是一樣的。

「井鮒」,這個比喻來自《易經》井卦的九二爻—— 「井谷射鮒」,是指井中僅靠一點水活著的小鯽魚。

井卦是「巽下坎上」,「巽」代表風,風上有水。它的第一爻是初六——代表井裡面的泥,用「井泥」來表法,是說我們雖本具佛性(理即佛),但卻被泥巴所遮蓋。

井卦的九二爻「井谷射鮒」,就是說井中出現了一個能夠出一點水的出水口——井谷。但由於水很少,只能對井底的小鯽魚有一點滋潤,就是井谷之泉下注於鮒而已,不能上出。

就好像我們的佛性在「名字即佛」,有一點法水,但是很少。這代表我們修行當中剛剛有那麼一點功德,但是太少。

就好像當老師,你如果想要給別人一瓢水,自己得有一桶水,若自己只有一點點水,人家是舀不出來的。

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我們講經說法覺得很困難,一上台不知道講什麼,學了很長時間,講不到一節課就都講完了。就是因為你只有一點點水,一舀就舀乾了;如果你有一大桶水就不怕了。

對於田裡的青蛙以及井底的小鯽魚,為什麼這時候你不趕緊給它水,給它一點好處,反而責備它不像大鵬金翅鳥一樣地衝霄而飛呢?

你想要讓它們離開田、井,但它們沒有這個能力,飛不起來呀!同理,我們如果對一個人的修行要求得太高,他就會覺得「哎呀,這個事不是我乾的,乾脆我不修行了,回到五欲六塵去好了」。

這樣一來只是讓他加重了沈淪,在三道中輪轉不休,對於了生脫死這樁解脫的事情來說,有什麼好處呢?

所以對下等根機的人,不能用太高妙的法去要求他,他做不到。因為做不到,他就會乾脆說:「這不是我能幹的事情,算了算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法華經》中佛要施設化城。如果佛一開始就對我們說修行的目標在五百由旬的地方,可能很多人一聽就害怕了,「哎,這個我沒辦法」,乾脆就不向前走了。

那麼佛就在三百由旬的地方施設化城,我們一想,好像並不遠,彷彿隱隱約約能看得到,鉚鉚勁就能到,就開始走起來了。這種方便我們是不能不要的!

鑒於這種情況,佛才在無苦無樂、平等的心性當中,緣眾生的根機,示我們以苦、樂的對比,施設淨土法門的!


靜波法師:神神叨叨並非學佛人的成就而是障礙

核心提示:靜波法師,生於1963 年,哈爾濱極樂寺方丈。1986年在哈爾濱極樂寺依慈法法師剃度出家。1988年9月考入中國佛學院,1995年獲得佛學碩士學位,留校任教。2002年 8月1日回哈出任哈爾濱極樂寺住持、極樂寺佛學院院長。2003年卸任中國佛學院教職,回哈爾濱極樂寺弘法,常年講經不懈。現任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黑龍江省佛教協會會長。鳳凰佛教《般若講堂》欄目今日刊發靜波法師在《佛法的生命觀》一書中的開示節選。  

我們講第一個問題:世俗諦與真諦對生命問題的看法。什麼叫世俗諦? 就是世間人一般的看法,正常人一般的看法,這是世俗諦。真諦,就是站在佛法的角度去看問題,也就是站在事物本來面目的角度去看問題。那麼如果我們僅僅說, 你站在佛法的角度去看問題的時候,你迴避了一般人看問題的那種方式和方法,那是錯誤。因為如果你不能立足與當下,立足於現實的話,那你就無法解決人的問題。你老是站在地上說天上的話,那誰聽呢?沒人聽。

釋迦牟尼佛來到世上,四十九年說法, 說實話,他完全是根據人的習氣,毛病,煩惱,障礙,來對其說法。事實上,他是最好的老師。他是針對你的問題,解決你的問題,讓你從觀念的狹隘走出來,然後一下豁然開朗,自在,就解脫了,解脫就證果了。然後這個過程是很艱難的,因為人們總是按著世俗的,人性的角度來學佛,那麼你就沒有辦法來成佛。

如果你按真諦的角度學佛的話,也就是從佛性的角度學佛的話,那就應該說你就有因緣,你就有機遇,所以我們可以從這兩個角度去探討,佛的意義是開悟者,也就是醒來的人,或叫智者。大家也知道, 開悟的,就如同是從睡夢中突然醒來,就像書上說的,如睡夢覺,如蓮花開,突然間醒來。睡夢中,你突然醒來了,然後你才發現,你做的這個夢,都是不可靠的。 要不然的話,你原來認為夢中的一切都非常可靠。

至少現在的有的佛教徒,還在關心他的夢,這是一個錯誤。你從睡夢中醒來,如果你再相信你的夢,那麼就說明你白日做夢。你就不能再做夢了。醒來了,原來是夢,夢就是假的。所以佛教講,金剛經說: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哪個是實在的?不實在的,你就自在了。當你自在的時候,看別人不自在的時候,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佛教徒,絕對應該是自在的。那麼覺悟宇宙人生真理之後,對生命直觀的闡述。生命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所以說他不罣礙,不執著,煩惱不了他。

為什麼?他有定力呢,因為他有智慧。為什麼他有智慧呢,是因為他學了佛。有佛法,就有辦法對治自己的煩惱,情緒,生死。這就是辦法,這就是佛法。所以有佛法就有辦法,請問你有嗎?你說我也有,我唸佛,你念的是不是妄想佛呢?是不是分別心的佛呢?這都是個問題。

當你對生命有深入的認識之後,你才發現這個佛法是怎麼會用,才是最契機的,這才是最關鍵的。那麼有世俗諦和真諦兩種不同的角度,有世俗諦的認識,有真諦的認識,世俗諦就是詮釋也就是解釋世間的法,世俗就是世間一般人的認識,他正常,為什麼他正常?因為他看到這個紅的,他就說它是紅的。他看到那個綠的,就是綠的,這就是正常。你正常,你必須這 樣。

佛教徒也要正常,那是紅的,你就要說 那是紅的。那是綠的,你就要說那是綠的。那是男廁所,你就說那是男廁所。那是女廁所,你就說那是女廁所。你就是正常。世間人就是這樣的,你必須和世間人有最基本的交流,那就是說你也要認同這個遊戲規則。你不認同這個遊戲規則,你就不正常。

像我們某些佛教徒,但是是個別的,他老是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老是聽到別人聽不到的東西,他還自以為榮。那他已經業障了,實話實說。前幾天半夜有居士打電話,他睡不著覺。他為什麼睡不著覺?他說老有人跟他說話。我說有人跟你說話,你也不寂寞啊,挺好的啊。他說受不了了。他就自己瞎折騰,沒事找事。越敏感的人,就越煩。為什麼這樣講?業障太重。

人們在印尼海嘯中,或許能發現這樣的問題。動物沒有死亡,人類死了十五萬。事實上是這樣啊。有人說動物真好啊,那你變動物啊,因為動物非常靈敏,非常敏感。有風吹草動,它馬上跑了。人很遲鈍,他認為沒問題,但是是大問題。你說做人好,還是做動物好?我告訴你,做人好。動物很煩惱,你不是動物,你不瞭解動物。

動物就是很敏感的。再敏感,它沒有智慧,它逃脫不了人對它的掠奪,生命的掠奪。我看報紙,沒有動物的死亡。你說動物很了不起嘛,確實了不起。了不起是了不起,但你不要學它。有的佛教徒,看見對一隻大龜在唸佛,甚至去禮拜,那很荒唐。你怎麼辦啊,將來要做龜啊?你很佩服它,你就要注意了。就是那麼一回事,它很了不起,於是將來你就變成它。事實上是這樣啊。

當年佛陀在世的時候,有人持牛戒,持狗戒,持雞戒,為什麼持牛戒啊?它吃草,一看牛將來能升天,他就吃草了。狗升天了,他也是吃糞便。金雞獨立,他就在那裡立著,天天如此。有人甚至學向日葵,太陽從東面出來,他就朝那裡坐著,不斷折磨自己,結果怎麼樣啊?輪迴。所以佛告訴他,你要是學雞,你就變成雞,你要是學牛,你就變成牛。你要是學佛, 你將來必定成佛。


南懷瑾先生:不要迷信特異功能,神通與神經是雙胞胎

要是中國十三億人口都學特異功能,這個國家完蛋了。所以我說不要迷信特異功能,這是少數人的事。

現在一般人都去搞神秘了。靈感啊!神通啊!第六感啊!超越冥想啊!各種神秘名稱都加上去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大家要知道,神通與神經是雙胞胎,這一點真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如何修證佛法》

神通這個事,以三千年人類文化發展來說,是東西方人類都喜歡追尋的。不但東方如此,西方也是,歐洲如德國、法國、英國,以及後來歐洲其他的小國家,再然後美國,包括相信上帝的西方白種人,也是同樣迷戀。這是人類,不管反對還是相信,與生俱來的成分里都有的。

其實現在大家認為的特異功能是個小事,只是神通的一小部分,一點都不「特異」。這個生命的功能,究竟是什麼東西?到現在沒有人搞清楚啊!我們中國人講的成仙或者成佛、得道了的人,他已經搞清楚了;沒有成仙、成佛以前,搞不清楚的,不管你學問多好,神通多廣大,也搞不清楚,因為成仙、成佛不是神通廣大,而是智慧的成就,智慧成就才搞得清楚。……

神通是古代時中國人的翻譯,從梵文翻過來。你要讀古書,尤其在孔子以前道家的書。先不講道教,道教是後來才有的。中國的傳統文化經典《管子》裡面有四個字,「神其來捨」。打坐做工夫的人,到某一種程度——我現在沒有講佛,沒有講道,只講修養到某一程度,那個神會進來。不是說我們現在沒有神哦,人生來就有神,只是我們的神散在外面、散亂了。打坐做功夫修養好,神凝聚回來,叫「神其來捨」。這個身體是房子,神進來住在裡面,所以叫神仙。每一個人、每一個孩子生來都有精氣神,沒有經過修煉,神是向外散的,特異功能就是神向外散了。「神其來捨」,道家叫做結丹,也就是佛家的入定。……

神通的原理道理,心理關係怎麼變化,我都可以給大家講出來。但我沒有神通啊,我是非常普通的一個人,一輩子愛亂吹牛的一個糟老頭子,我只是講這個學理給你聽。真神通不容易,沒有了。我活了九十多歲,道家佛家的朋友太多了,到我前面,我只好一笑,他那一些本事到我這裡也使不出來,也沒有用了。以前我住在香港,有好多特異功能的人到我前面來。我說在這裡做表演啊。搞了半天,他說「你這裡磁場不同」,我只好笑了,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碰到空的地方,什麼本事都玩不出來。你喜歡他就玩得出來,格老子不喜歡,看你這一套我還不如睡覺,也不管你,也不理你,他就沒有辦法。這些所謂神通沒有一個是真的。……

現在這種事情拼命的研究,研究完了,你以為拿到世界上有用嗎?幫助人乾政治,幫人天下太平,做得到嗎?永遠做不到!譬如該有地震的時候,你手一指,把地震止得了嗎?這個劫數來了,有大瘟疫來的時候,吹一口氣讓瘟疫不生,做得到嗎?所以我常常告訴學佛學道的人,你看西方三聖,阿彌陀佛是主體,右邊是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左邊這個菩薩叫什麼?叫大勢至菩薩,那個大勢一來,所有神通都靠不住,都沒有用。……神通無用,所以我講神通無用論。……

我講過,要害美國很簡單,叫美國六、七億人口通通學打坐,三年就癱瘓了。要是中國十三億人口都學特異功能,這個國家完蛋了。所以我說不要迷信特異功能,這是少數人的事。

——《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一提到神通,大家就想到稀奇古怪的東西。中文翻譯得很好,是我們自己誤解了。神通是人神而通之,是人修到了精神超越物質、超越肉體時,他的精神與天地宇宙法界的觀念相通了,自然就起各種變化。所以不應該以凡夫境界的意識妄想,隨便妄求神通。

——《維摩詰的花雨滿天》

 

一旦遇到高級的魔,你就會迷失方向!你是否被魔找上了?

既然有護法神為何還會著魔?

你著魔了,不要不信!

有的人一見到佛菩薩像,就流淚想哭,這是怎麼回事?

淺談佛教的驅魔避邪方法

外魔與內魔--內魔不生,外魔不起

佛像突然碎了會不會有什麼災難呀?

常常見到佛菩薩示現,決定不是好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菩提煉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